绳梯最上面那个纤瘦身影,速度不慢,很快爬上山顶,我们紧随其后,先后登顶。

  绳梯下面那些怪物一样的人群,咱们暂且称它们为“行尸”,犹如跗骨之蛆,依旧向上涌个不停。

  我最后一个爬上山顶,上到山顶没敢停顿,一转身,从腰里拔出老婆子送我的那把匕首,蹲下去划割绳梯。

  割了几下之后,我忽然觉得不对劲,不是别的不对劲,而是周围气氛不对,好像时间停止了一样,四下静的有些出乎异常,就好像整个山顶只剩下了我一个似的。

  我下意识低头看一眼,就见绳梯下方那些行尸依旧咆哮着,距离山顶仅剩二十几米,情况危急。

  我又转头向身后看了一眼,还好,并不是只有我一个,圆分和圆济这时背对着我,站在我身后,那条纤瘦身影在我们不远处,也背对着我,他们三个,此刻面相同一位置,好像正看向同一个地方。

  我顺着他们所看的地方打眼望了一眼,顿时心脏猛地一抽。

  在我们几个人不远处,竟然还站着一个人,他并没有背对着我,而是面对着我,也就十几米的距离,黑乎乎一个修长的人形轮廓。

  圆分他们三个,这时似乎正和那家伙僵持着。

  我迅速把手里的手电向那人照过去,手电光柱之下,出现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身材窈窕修长,肤色蜡黄,但整个身躯轮廓显得很模糊,看似没穿衣服,却怎么也看到身体细节,全都模糊成一团。

  看到这情形,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女尸煞!

  我们之前猜测的没错,她真的从古墓里跑了出来,之前山崖上那条断臂,应该就是她的杰作。

  我赶忙站起身,快步走到圆济跟前,没等他回头,拉过他左手,把匕首交给了他。圆济疑惑地看了我一眼,闷声说:“师兄,是那头女尸煞。”

  我眼睛死死盯着女尸煞,点头说:“我知道,你别管这个了,这家伙我来对付,你现在拿匕首快去把绳梯割断。”

  说着,我从自己包袱里掏出一个饮料瓶,里面装着满满一瓶童子尿。我又走到圆分跟前,把瓶子递给了圆分。

  圆分这时看到女尸煞有些发傻,想开口问我什么,我提前一步对他说:“你先别问那么多,拿着这个,帮圆济师弟守着,别让女尸煞接近绳梯。”

  圆分忙把嘴合上,鼻孔里嗯了一声,接过瓶子,几步走到圆济身后,把肥大身躯挡在了那里。

  等我交代完圆济和圆分之后,跑在我们前面的那个娇小身影,有了动作,她向女尸煞旁边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跑去,看样子,想从侧面绕过女尸煞离开山顶。

  女尸煞转头瞪了她一眼,身子向前一迎,把娇小身影的去路拦住,那娇小身影见状,立刻停下,不敢有所动作,再次和女尸煞陷入僵持。

  我这时来不及多想,快速向他跑过去,就在距离他三四米时,那身影听到我的脚步声,似乎非常害怕,他扭头向后看了我一眼。

  我趁他扭头之际,忙用手电在他脸上照了一下。接着手电光一看,我不免有点惊讶。

  这是一张很陌生的脸。我看的清清楚楚还是个女孩,年龄看也就十八九岁,脸很美,白皙粉嫩,个人感觉,几乎可以用完美无瑕来形容。我又像她身上一照,居然穿着一身黑色夜行衣,这打扮,只怕不是个寻常女孩,再说,普通女孩谁会没事大半夜跑到山顶上,而且她竟然还知道绳梯的位置。女孩这时的身份,在我看来,古怪到了极点。

  我这时,没功夫考虑那么多,边向她那边跑,边对她喊:“妹子……不是,女施主,请站到贫僧身后,由贫僧来收拾这孽畜。”

  这话喊出去,感觉自己这时有点“英雄救美”的味道。

  女孩再次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把头转回之后,身子开始慢慢向后倒退。

  很奇怪,我发现女孩向后退一步,女尸煞就向前跟进一步,似乎她的目标是这女孩。

  少顷,我跑到女孩身边,用身子挡在了她与女尸煞之间,然后从包袱里再次掏出一瓶子童子尿(这瓶是备用的)。

  女尸煞似乎根本没在意到我出现,双眼透过我,依旧盯着女孩,几乎把我当成了空气,又似乎和女孩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我此刻发现女尸煞好像不受黑夜影响,两只眼睛熠熠冒着恶毒的绿光,似乎能把周围环境看的清清楚楚。

  我把瓶子攥在手里,盖子拧开,一步步小心着向她接近。

  女尸煞也在先前缓缓移动,但是目标不是我,还是那女孩。

  女孩子这时在我身后,我看不到她在做什么,估计被吓得不轻,正在向后退却。

  时间,在这时好像凝结了一般,整个上峰充满了紧张气息。

  当我距离女尸煞只有五六米时,我刚要对女尸煞展开攻击,女尸煞却先我一步,突然发出一声咆哮,声音里似乎充满忿意,震慑山谷。

  我并没有被女尸煞的叫声吓到,几乎在同一时间,也暴出一声高喝,纵身向女尸煞冲去,手里的童子尿对准女尸煞,狠狠甩了出去。

  “噗”地一声,一瓶童子尿被我甩出去大半瓶,像小号喷泉似的,带着一股怪味儿直逼女尸煞前胸。

  女尸煞似乎不知道童子尿的厉害,直接无视,并且把身子迎上来去撞那些尿液。

  霎那间,童子尿几乎全部沾在女尸煞身上,女尸煞身子顿时为之一停,她似乎感到了什么,低下头惊愕地看向自己的胸脯。

  就在这时,被尿液淋中的地方“丝丝”冒起了白烟,女尸煞整个前胸就像被泼上一层滚油,随即发出油炸死耗子的难闻气味儿,霎时间气味儿飘满整个山峰,既诡谲又呛人。

  女尸煞随后惨叫一声,连连向后倒退数步,接着用手疯狂去擦前胸尿液,不擦还好,这一擦,连双手也跟着一起冒了烟,导致她传来连连惨叫。

  我见童子尿有效果,心里大喜,几步冲上去,把剩下的小半瓶也滋了出去。

  女尸煞见尿液泼来,绿油油的眼睛里,终于露出一丝怯意,慌忙向旁边闪身,导致我那小半瓶童子尿全泼在山石上。

  女尸煞借闪身之机,纵身绕过我,向我身后扑去。

  我忙转过身,甩手把空瓶子向她掷了过去,空瓶子带着呜呜风声,不偏不倚,砸在她后脑上。当然,一个空瓶子对她完全造不成伤害,但是里面多少还有那么一点尿液,全淋他光秃秃的脑袋上,女尸的煞脑袋立刻热气蒸腾,就像冬季在室外做剧烈运动头顶产生的热气一般。

  瓶子里尿液有限,并没有起到杀伤效果,只是略微阻挡了一下女尸煞的行动速度,女尸煞停顿片刻之后,再次提速不减,向不远处的女孩扑去。

  女孩非常机灵,她见我用童子尿滋女尸煞起到效果,又见圆分手里也拿着一瓶,忙向圆分他们靠拢。

  我这时从身上摸出一张镇尸符,从后面追了上去。

  就在女尸煞即将追到圆分他们近前时,她竟然停了下来,我在后面看不到她在做什么,可能是看圆分手里的童子尿,产生了畏惧心理。

  1最B*新章:节上酷匠5r网

  紧接着,就听女尸煞再次传来咆哮。这一声,似乎是在呼救,也或者是在召唤同类。

  声音听的我一阵心惊,忍不住放慢速度用手电向四下照了照,生怕再从什么地方钻出一头。

  女尸煞啸声落毕,竟从山下传来无数声回应,绳梯上那些行尸,纷纷发出怪叫,好像在朝拜一样。

  一时间,怪叫声此起彼伏,回荡在山巅之上,让人恍惚间感觉身陷九幽地狱一般。

  我立刻明白过来,这些行尸应该把女尸煞当成了首领之类的存在。我忙对圆济大喊道:“圆济,怎么样了,绳子割断没有?”

  随后传来圆济焦急的声音:“大师兄,这绳子是特制的,不好割,里面裹着钢丝……”

  我一听,心里一阵拔凉,完了,这些行尸看样子是挡不住了,如果让他们和女尸煞汇合一处,那绝对是一场毁灭性灾难。

  就这这时,女尸煞浑身冒着白烟冲到圆分他们近前,向圆分他们发起了攻击。

  我见状大急,脚下再次发力,同时大叫一声:“圆分,用童子尿淋她!”

  圆分见女尸煞扑来,有些不知所措,听我提醒他,忙“哎”地应了一声,随后低下头,双手攥着瓶身……之后,竟不见了动作。

  我一看这怎么回事,不是让他用童子尿泼女尸煞么,咋在这紧要关头,攥着瓶子不动弹了呢?于是大声问他:“怎么了?”

  圆分立刻抬起头,带着哭腔回答:“瓶子……瓶子盖拧的太紧,打不开……啊?”

  圆分话还没说完,女尸煞已经冲到他们近前,吓得他啊地一声惊叫,手里的瓶子差点撒手扔地上。

  这时,就见旁边女孩向女尸煞冲了过去,抬起秀腿在女尸煞前胸蹬了一脚,动作麻利,想来也练过。

  我知道她是想阻止女尸煞一下,为圆分和圆济赢得时间。

  女尸煞见女孩主动攻击她,立刻放弃圆分他们,向女孩扑去。

  女孩和女尸煞纠缠几秒钟之后,我赶到了她们两个近前,我当下毫不停留,从后面飞起一脚甩在了女尸煞脖颈上。

  咕咚一声,女尸煞被我一脚整个甩翻在地,不过,我也没好不到哪儿去,就像踢在一根石桩子上一样,脚踝差点没给震碎。

  女孩见女尸煞倒地,赶忙向后倒退,而后转身想趁机向山下跑。

  就在这时,女尸煞腾地一下,从地上立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