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鸳鸯劫(完)

  听着女尸煞愤怒的咆哮,我心里一阵发毛,同时觉得这女尸煞也挺可怜可敬的,算是个痴情女人,不过这种女人一旦发起飙来,后果是不敢想象的。

  幸亏女尸煞速度不是很快,想要追上我们不太现实。就凭她这时愤怒劲儿,如果真追上我们,我们一个也别想好过。

  在隧道里大约跑了十几分钟,前方出现一抹亮光。老婆子话里带着一丝兴奋,叫着说:“那就是出口,到外面我们就安全了!”

  几个人闻听,全都振奋精神,再次加快脚步。

  一时间,女尸煞被我们远远甩在身后,咆哮声也渐渐远离。几个人安全地先后冲出隧道,我又是最后一个,因为我又在断后,和老婆子一起断后。

  当我把老婆子先自己一步推出隧道,自己随后冲出隧道口那一霎那,眼前突然一片刺眼,强烈的阳光几乎照的双眼发花、头晕目眩,我来不及看四下状况,第一时间停下脚,把眼睛闭了起来。

  霎那间,只感觉衣裳被山风吹掠,柔和惬意,口鼻中的空气清新美妙,浑身上下被阳光照射的异常舒适温暖。

  此刻,一切的一切,不知道要比阴森漆黑的古墓里好上多少倍,恍若再生。

  就在这时,我听到隧道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料想是那头女尸煞追了过来,心里猛然一紧,就像把眼睛睁开回头看上一眼。这时就听老婆子说话了:“没事,不用管它,它不敢出来的。”

  听老婆子这么说,我很快镇定下来,依旧闭着眼睛。

  隧道里的声音很快停下,又过了一会儿,脚步声在隧道里渐渐远去,老婆子的话,果然没错,看来女尸煞惧怕阳光,放弃了我们,退回了古墓。

  追兵已退,危险解除,我们几个长长松了口气。

  站在隧道外,迎着阳光站了一会,感觉眼睛能够适应强光之后,缓缓把眼睛睁开。我首先左右一看,老婆子他们和圆济就站在我身边,这时他们依旧闭着眼睛,似乎还没能适应阳光。我举目再打眼向四周一看,倒抽了一口凉气,头皮立刻犯麻。在我脚下三四步远的地方,竟然是无底悬崖,如果出了隧道我再向前跑几步,非一脚踏空栽下去不可。

  我们这时处在悬崖峭壁之上,所处的位置,在半山腰。半山腰突出一块平台,平台上方是陡直的山体,下方则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从崖底卷上来的山风,凉飕飕的,让人心底发寒。

  再放眼扫看四周,山峦起伏,重重障障,一眼望不到头。

  眼前群山我还是比较熟悉的,只是过去看它们的位置不同,过去都是在大山顶部俯看,这时身处半山腰,因为角度低了,这些山看上去也比平常巍峨高大了许多。

  我这时猛然意识到,我们这时所处的位置,应该在山背面,也就是我们村子北边那座山的更北边。我心想,原来我们村子北边这座山上,竟还有这么一座大型唐代古墓,入口竟在半山腰,怪不得这么多年没给人发现。

  我又一想,之前老婆子带我们进入山体内部的那条山洞,应该是他们后来自己开凿的,应该临近山下位置,但是具体是大山的哪个方位,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因为那里土质比较松,也就是石头里夹着土层,施工时又没把山洞加固牢稳,所以导致了塌方,逼不得已才从这原装的入口处出来。

  这时,我忽然觉得身边有了动静,还没等我回头,就感觉有人拉我衣袖。扭头一看,是老婆子,老婆子冲我一笑:“走啦,他们都已经上去了,你还在发什么呆呢。”

  我回头一看,隧洞旁竟然顺着山体放着一道绳梯,直通山顶。两个女孩已经顺着绳梯开始向上爬,圆济则站在绳梯底下看着我们。

  我旋即也冲老婆子一笑,说:“你们先上,我还断后。”

  半山腰这个小平台,也就七八平方,距离山顶不算远,大约也就一百多米,绳梯是用手腕粗细的尼龙绳编扎的,非常结实,别说承受我们五个人的重量,就是再多五个也没问题,只是这种绳梯太软,不吃力,搞不好就会拧个个儿。

  很快的,我们忘记了先前女尸煞的威胁。依旧两个女孩在前,圆济居中,老婆子在我上面,我在最后。

  爬了能有十几米,老婆子在上面开口问我:“之前在古墓里,你们两个是怎么通过那个八卦阵的?”

  我一听,心说,这不能告诉她实话,要不然就会暴露我道士身份,老婆子机警过人,可没圆济那么好糊弄。我当即不答反问,说:“啥、啥八卦阵?”

  老婆子说:“就是那个回廊,回廊里有八道门。”

  “哦”我立刻装作一副想起来的样子,说:“原来那是八卦阵呀,我说那地方咋那么圆呢。”

  老婆子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可能在笑我白痴吧,她继续问:“你们是怎么过去的?”

  我一想,这该回答呢,后来想到先前那个小门上的血手印,回答说:“门口有血迹,我们顺着血迹过去的。”

  “哦”老婆子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旋即,我也问了她一句:“你们不是一起五个人嘛,不是还有两个男的,隧道里我们见到一个,肚子被抓开了,另一个呢?”

  老婆子叹了口气,回答说:“在八卦阵时,他为了把尸煞引进‘死’门,跑进了‘死’门里……”说着,老婆子话里带出一丝懊恼:“可惜,那对鸳鸯煞好像知道八卦阵的厉害,根本就没上当,白白浪费了一条人命。”

  爬山是件费力气而又无聊的事情,更何况一百多米。这时话匣子一打开,我感觉就这些停不下来,我就问老婆子,当然我没敢问那些敏感问题,例如,你怎么知道这里是出口,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怎么会有绳梯等等等等。我问了一些,我眼下很想知道的私人问题。

  我问老婆子:“老奶奶,您今年多大岁数了?”

  老婆子闻言咯咯一笑,逗我说:“你猜。”

  我说:“俺可不傻,我看的出来,你不是位老婆婆,你应该是为漂亮的妙龄少女,你的那张脸一定做了啥易容术,对吧?”

  老婆子闻言,身子一顿,她的骤停,差点导致我脑袋拱到她鞋后跟儿上,被迫也挺了下来。

  过了一会,老婆子继续向上爬,并且又咯咯笑了起来:“我知道你心里现在在想什么,你很奇怪我这么老一张脸,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声音,还有我的手……”老婆子说到这儿,又停了下来,似乎想起我拉她手的情形。

  我见状忙解释:“我当时情急之下,我不是有意拉你手的……”

  “没关系,我不怪你,如果换成平常,你的手可能已经被人砍下来了。”

  我闻听一咋舌,老婆子到底什么来历,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动不动就砍别人的手,黑社会么?

  我没说话,就听老婆子继续说:“小和尚,你是不是对我很好奇?不错,我这张脸只是一张高仿面具,你……是不是很想看看我的庐山真面目?”

  我一听,脸上觉得有点发烫,说真的,我还真想看看,哪怕一眼也行。不过,我没说想也没说不想。

  老婆子继续说:“小和尚,别忘了,你可是出家人哦,最好别动凡心,要不然你会死的很惨。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的年龄呢,其实和你差不多,可能比你还要小一点,如果你想看我的真面目,除非你还俗,或者……给我做保镖,我让你看个够!”

  我一听,违心地说:“那还是算了吧,我好奇心……不强。”

  “呵呵,假话!”老婆子随后把话锋一转,说:“我希望你们这次回去之后,能够对这里的事守口如瓶,如果要是说出去,可能会给你们惹来大麻烦。”

  我忙说:“这个你尽管放心,我就当做了一场噩梦。”

  “那就好!”

  几个人很快爬到山顶。站在山巅,我举目放眼向四下看了看,暗自记下这时的方位,因为这地方,我很快就会再来,玉刻还在洞里,那玩意,绝不能让它留在这里。

  我的心思,似乎被老婆子察觉到了。她几步走到我身边,低声说:“小和尚,别看了,我们的人很快会把这里守起来,不可能再让你从这里进入古墓。”

  我一听,立马着急起来,一转头,就见老婆子已经招呼两个女孩离开。

  我眼睁睁看着他们走了几步之后,老婆子突然抬起手,头也没回把手举起来晃了晃。我定睛一看,一阵哭笑不得,个死老婆子居然敢骗我。

  在她手里,分明捏着我那块玉刻。我抬脚就追,不料老婆子背后像长着眼睛似的,回身向我甩出一件物品。

  那东西快速向我飞来,我一惊,随后定睛一看,那东西正是在古墓时老婆子手里拎的那把匕首,这时匕首在阳光照射下,发出一道笔直的寒光,直冲我胸口射来,速度之快,犹若闪电。

  我大骇,身形陡然停下,就在匕首距离我胸口不到三寸位置,眼看就要钻进我身体时,向旁边一侧身,与此同时抬起两个手指头,匕首还未从我身边掠过之前,用两根手指生生夹住了它。

  4更@d新最%h快上酷l9匠网

  随后,远处传来老婆子爽朗的笑声:“小和尚,伸手果然不错哦。姐不白拿你的东西,那匕首送你了,记住,看到它,千万别想起我哦,咯咯咯咯……”

  我想追老婆子她们,不过已经被她们走远。看着手里的匕首,一阵发呆。心说,看到它,我不想你我想谁?女人就是爱说反话,再说,送人东西有这么送的吗?我动作稍慢一点,直接就要了我的命。

  这时,耳旁突然响起圆济沉闷的声音:“南无阿弥陀佛,业障业障,鸳鸯煞乎?鸳鸯情劫也……”

  当时,我不明白圆济这话什么意思,很久以后,我才幡然醒悟……

  鸳鸯情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