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生”门之后,又是一条狭长隧道,不过这条隧道呈四方形,两侧条石铺就,顶部和地面则是人工开凿的山体,条石与上下山体紧密契合在一起,看上去浑然天成。

  卜一入隧道,我叮嘱圆济小心一些,如果我们选错了门,这条隧道里无疑机关重重。

  走在隧道里,因为害怕暗藏机关,我们几乎一步一顿,不但留意脚下,更提防着两侧石壁,就怕触发机关,冷不丁窜出暗矛冷箭之类的玩意儿。前进速度无形中受到极大限制。

  在隧道里摸索了能有大半个小时,我猛地看到前方远处有道光束一闪而逝,像是手电光束,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随后听到女人的叱喝声,声音不大,却很急促。

  我整个人立时为之一顿,不用想,前面一定是老婆子他们,看来我们这条路选对了,听声音,他们好像遇上了麻烦,或许正被尸煞纠缠着。

  当下,我不再顾忌什么,招呼圆济说,老婆子他们就在前面,这条隧道应该没问题,加快速度。

  圆济点头。

  旋即,我们两人在隧道里撒开脚疯跑起来。

  我心里这时挺着急,也隐隐有着一丝矛盾,生怕自己跑到近前,看到自己不愿看到的场面。

  大约跑了能有十几米,又是一个隧道尽头。等我冲出隧道,打着手电一照,还是一座大殿,规模不算小,只是这座殿中间没柱子,与前面几个相较,显得空落了许多。

  在大殿一个角落,我看到两道微微颤动的明亮光柱,我确定那是手电光柱。

  迎着光柱,站着两个人,从我这里,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

  酷匠}b网永m久n免&费看~X小说~i

  两人在手电光照射下,影子长长延伸到我脚下地面上,影子把两个人衬托的看上就像两头可怕的恶魔。

  从两人身形和高度来看,应该是一男一女,不过我敢确定并不是老婆子他们,两条人影把那两道手电光死死逼缩在墙角,看样子随时可能发难。

  我顾不上多想,冲光柱方向大喊了一声:“老奶奶,是你们吗?”

  寂静的大殿里顿时回荡起我的声音。话音落毕,就听从光柱方向传来老婆子的回应,声音里明显带着诧异:“你,你怎么也从这里出来了……你别过来,这里很危险,大殿左侧有道石门,你从那里逃走吧。”

  听到老婆子的声音,我心里一颗石头总算落了地,之前的担心即刻荡然无存。我没理会老婆子说什么“左侧石门”,转头把手电递给身边的圆济:“你拿手电先走,我过去找他们,随后就来。”

  说完,抬脚向大殿角落跑了过去。圆济接过手电没说话,却紧紧跟在了我身后。这让我挺感激他的,毕竟他也听到了老婆子话,他完全可以不用顾忌我,直接由大殿左侧石门自己逃出去。我去找老婆子是因为……他好像不用这么做的。

  等跑到近前,我这才发现,光柱照射下的一男一女,竟没穿衣服,光溜溜的,全身肌肤泛着蜡黄色,在手电光照射下,竟然莹莹反光,好像身上抹了层蜡质胶膜,很是奇怪。

  女的身材修长窈窕,男的身材高大壮硕,他们正一步步缓缓逼近角落里的人,行为举止,显得有些僵硬机械。

  两男女的诡异,让我心里一凛,暗想,难道这就是古墓里的“尸煞”?怎么会有两个呢?

  来不及多想,我几步跑到那对男女身边,见两人并没有回头,就好像没察觉我已经到了他们背后似的。接下来我二话不说,直接纵身跃起,抬腿在那男人后背蹬了一脚。

  噗通一声,我感觉自己好像蹬在了一块石板上,脚底板旋即传来一阵裂痛,不过,那男的也被我一脚蹬翻,直挺挺脸朝下摔在地面上,看样子摔的不轻,料想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

  这时,和男人同行的那女人,陡然把脸转向了我。我稳住身形和她对视一眼,差点没吓得叫出来。

  电影电视上,都见过头戴黄色丝袜抢银行的吧?这女的,形象就跟那一样,整个面部好像被罩上一层覆膜,模糊一片,脸上只能看出一个大致轮廓,分不出鼻子眼睛,更看不到耳朵。脑袋上光秃秃的没有头发,整个儿看上去像个椭圆型的肉球,显得荒诞诡谲。

  看过女人那张脸,我下意识向女人身上看了一眼,竟然也是如此,只能看出大致形态,胸部高挺,有两团突出,腰腹纤细,臀翘腿长,身体玲珑有致,只是看上去感觉就像隔着一层毛玻璃,细节一点都看不到,几乎模糊成了一团蜡黄。

  眼前这些,充分证明这女人根本不是人,或者说,过去是人。据我估计,他们之前可能穿着衣服,只是因为时间太久,全都腐烂掉了。

  “师兄,这女的也是尸煞!”身后圆济冷不丁喊了一声。

  我没回头,回道:“我知道,我来拖住他们,你去撒些尿来,童子尿可以克制尸煞。”

  “啊?”

  圆济听我这么说明显窒了一下,随后声音有些不自然地对我喊道:“师兄……我,我不是童子……”

  我靠,闻言我差点没栽地上,出家和尚不是童子,这不是讽刺么。

  这时顾不上矫情这个,那女尸煞把脸转向我之后,根本就没停顿,直接欺身抬手,一爪子向我胸口抓来,手电光下,我见她五指森森,势若钢钩,锋利尖指甲上沾着殷殷血迹,料想之前那人的肚皮,就是被她抓破的,小门上的血手印,也可能是她留下的。

  女尸煞动作不是很快,却透着那么一股不可抵御的凌厉,无形中带着刚劲,一看气势就知道不好招惹。

  见五指抓来,我没敢和她正面硬碰,侧身让过五指,向她身后掠去,同时脚下使了个绊子,勾住了她双脚脚踝,那感觉,就像勾在了一根坚硬石桩子上似的。

  我嘴里猛喝一声,腿上叫力,接着反手回推在她后背上,借助她自身前冲的力量,连勾带推,直接把她摔翻在地。

  就在这时,旁边的男尸煞腾一下从地上立了起来,我没敢停滞,回身抬起左脚,一脚蹬在他胸腔上。男尸煞被我蹬的连连倒退几步,咕咚一声,后背狠狠撞在墙上,接着身子被墙面反弹,又向前摔倒在地上,又摔得不轻。

  我这一脚,看似占了便宜,实则吃了大亏,整条左腿都被男尸煞坚硬的身体震麻了,脚底板钻心的疼。心里暗暗叫苦,看来尸煞这玩意真的不好招惹,除非现在有童子尿。

  暂时击倒尸煞,我颠簸着脚窜到老婆子他们近前。就见这时只剩老婆子和两个女孩,另外那个男的不知去向。

  老婆子她们显然被吓的不轻,个个看上去面带惶恐,劈头乱发,十分狼狈。当然,老婆子要比两个女孩好上一些,但也显得有些慌乱。

  两个女孩每人手里拿着一支手电,因为手在哆嗦,导致手电光柱也随之抖个不停。老婆子手里倒提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看样子她们之前一定和两个尸煞做过一番搏斗,可能因为武力不及对方,这才被逼到死角。如果我没及时赶到,她们这可能会在下一秒,肠穿肚烂,凄惨而亡。

  走到她们跟前,我没说话,情急之下,抬手拉住老婆子的一只小手,本想拉着她一起离开。

  不料这时,她身旁一个女孩冲我大叫一声:“大胆和尚,我姐的手你也敢拉!”

  被女孩这么一喊,老婆子竟有所悟似的,猛地把手抽回,眼睛不敢看我,脸上隐隐约约泛起一丝羞涩。

  我一愣,自知失态,赶忙掩饰说:“赶紧走吧,尸煞不好对付,等他们从地上站起来,咱们就麻烦了。”

  然而,我话音还没落,老婆子身边的两个女孩,同时把眼睛惊悚地看向我身后,旋即,同时“啊”地发出一声尖叫,登时吓了我一跳。

  我忙顺着她们的目光,回头一看……

  (今天两更,虽然成绩不咋地,至少咱也签、约了,保证更新速度,保证完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