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鸳鸯劫(1)

  “出台僧圆济,无视山门清规,违反佛门戒律,亵渎良家妇女,犯下色戒,三罪归一,重杖五十,逐出山门!”

  随着圆分他爹本尘一声令下,从远处配殿快速跑来四个身材壮硕的和尚,凶神恶煞一般。我打眼一看,这就是金灯寺里所谓的执法僧?之前吃饭时我在斋堂见过他们,但是当时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他们来到黑和尚身前,其中两个执法僧一边儿一个,左右架起地上的黑和尚,不由分说,拖起来就走。四人几步绕过众人,来到大殿台阶下一片条石板铺就的空地上,随后,另外两个执法僧连同先前那两个,四人齐动手,把黑和尚摁翻在地。

  众人随着他们走下台阶,围拢在了空地四周。我也好事的沿台阶走了下去,不过在下台阶时,身子冷不丁被人碰了一下,我转头一看,竟是那个拄拐杖的老婆子,也就是刚才情绪挺激动,拿拐杖磕地那位。

  老婆子看上去能有八九十岁,下台阶颤微微的,身子摇摆幅度很大,似乎随时有可能一头从台阶上栽下去。她这时眼皮耷拉着,好像没发现自己撞到了我,拄着拐杖,一摇三晃,一步一步顺台阶走了下去。

  我看了看她,也没在意,快步走下台阶夹进人群当中,幸灾乐祸地看起了热闹。

  那些闹事的俗人这时已经不再吵闹,不过他们脸上个个露着愤慨,也不知道他们和那俩女孩啥关系,估计直系亲属的可能性大点儿。不过我觉得那俩女孩的长相打扮,看上去不像山里人,和这群土狍子似的山里人站一块儿,就像两个世界的人,俩女孩明显是城里人。我从小在山里长大,山里人那种独有的纯朴气质,我一看就能看出来,这俩女孩骨子里明显没有那种气质,只是不知道她们为啥跑到我们这穷山沟里,还被一个发情的黑和尚给她们那个啥了。

  两个女孩这时不再抽泣,只是微微哽咽着,那个拄拐杖老婆子,把她们拉在人群稍远的地方,正在她们耳边低声说着什么,可能在安慰她们。

  只是,我不经意间发现她们三人的眼神都很怪,眼神里除了委屈,感觉似有似无露出那么一丝笑意,就好像那些委屈是装出来的,那丝笑意才是真的,很是诡异。

  这或许,是我眼睛的错觉吧,我这样想着。

  这时的和尚群里,有些人露出不忍,有些露出不解,极少数也跟我一样,显得有些幸灾乐祸。老方丈和圆分他爹,则是无悲无喜,一脸庄严,站在大殿门口并没有跟下来。寺里出现这么个有辱山门的货,料想他们心里这时一定不是个滋味儿,只是没在脸上带出来。

  四个执法僧,其中两个手里拎着白腊杆子,杆子大拇指粗细,另外两个空着手。四个人把黑和尚摁翻在地之后,空手那两个,一人抓住黑和尚一条胳膊,向外一拧扯,把黑和尚的两条胳膊拉直,然后他们身体呈单腿跪立姿势,分别用一条腿跪在黑和尚两侧肩胛骨上,把他上半身死死抵在了地面。我知道,他们这么做是为了防止黑和尚受刑时吃痛挣扎。

  另外两个手拿白腊杆的和尚,在黑和尚屁股与大腿根部位置,拉开一定距离,左右对脸站定,看样子要用手里的白腊杆子,在黑和尚屁股上抽打行刑,也就是所谓的“杖责”。

  虽然现在国家规定寺院道观不允许人身伤害、动用私行,但是在我们这儿,山高皇帝远的小山沟里,国家那些明文规定显得有些苍白,寺庙道观里动私行经常有的,只是现在毕竟是法制社会,不敢弄得动静太大,与过去相较,刑罚相对减轻了很多。像这种用拇指粗细的白腊杆子杖责,在过去用的都是胳膊粗细的枣木棍,那砸上去,别说五十下,十下就够躺十天半个月的。

  这时的刑罚,和过去相比,简直就是象征性的,最后打完,送公安局才是动真格的。

  两个执法僧把白腊杆子,高高举起,刚要行刑,黑和尚这时突然挣扎起来,大叫道:“师、师傅,我、我冤、冤枉啊!”

  看了这么大会儿功夫,我还第一次听黑和尚吱声儿。黑和尚声音沉闷嘶哑,还有些磕巴,看样子是个不善言辞的家伙。这种语言表达能力不强的人,在交际方面最容易吃亏。

  听黑和尚这么一喊,我忙向那十来个和尚堆儿里扫了一眼,我很好奇,心想,这黑和尚的师傅是谁呀,真是教出个好徒弟,脸丢都要给他丢尽了。

  刚想罢,出乎意料的,就见方丈老和尚,眼皮一垂,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孽障,别再叫我师傅,今后你我师徒恩断义绝。”

  我一听,差点没笑出来,原来是方丈老和尚的高徒,这下方丈的老脸算是丢尽了。

  黑和尚大叫:“师、师傅,我、我真的冤枉,我、我没干!”

  老方丈闻言,失望地看了黑和尚一眼:“孽障,还不知悔改!人证俱在,两位女施主岂能自毁清誉,诬陷于你?”最后,老方丈叹了口气:“圆济,他太让为师失望了……”说完,老方丈竟把袍袖一甩,转头返回了大殿。

  我见老和尚离开的背影,颇显伤感。黑和尚这收徒弟的,算是给他老脸上“争光”了。和尚们最大的忌讳就是“色”,金灯寺方丈徒弟犯了色戒,传出去,都能让人笑掉大牙了。

  “师傅,师傅,您、您要相信我,我没犯色戒……”黑和尚见方丈离开,不但声音激动起来,眼睛里似有似无还起了层水雾,看着挺可怜,好像真的很冤枉似的。

  我在一旁露出冷笑,摇了摇头,心说,这黑秃子装的跟真的似的,你没犯色戒,人家咋找上了你呢?她们咋不找别人呢?她们咋不找我呢?做了错事就要认罪伏法,狡辩矫情只能让别人更看不起你!

  黑和尚见方丈不理他,在地上奋力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大喊冤枉,下一秒,眼泪竟然流了下来,他好像真的比窦娥还冤似的。

  看的我心里又是一阵摇头,感觉看别人的笑话,真乃人生一大幸事。

  黑和尚力气挺大,那两个执法僧眼看都快摁不住他了,另外两个拿杆子的执法僧见状,赶忙把杆子扔地上,四个人一起摁住了他。

  看到这情形,我竟鬼使神差地向那俩受害者看了一眼。这一眼看过去……你们猜,我这一眼看过去,看到了啥?

  我一眼看过去,就见那俩小美女,正直勾勾盯着我,眼神里说不出的妖异魅惑,发现我扭头看她们,竟然不约而同冲我抛了极具挑逗性的媚眼,那风骚的姿态,着实万种妩媚、勾魂摄魄,勾的我这假和尚一愣神儿。

  站她们旁边的那个老婆子,更是冲我露出一抹诡异地怪笑,我瞥见她嘴里牙齿白森森的一颗不缺,根本不像老人应该有的牙口儿。

  我靠,这时个什么情况?我整个人一僵!那俩小妞儿咋这么看我呢,还给我抛眉眼儿?还有这老婆子,牙齿咋那么白,笑的咋那么贱!

  真是诡异到家了!

  就冲这俩小妞儿的眼神,只怕这黑和尚真是冤枉的!

  想到这儿,我不自觉地在打了一个激灵,好像周身温度瞬间下降了许多,一种不祥的预感悄然逼上了心头!

  就在这时,圆分他爹本尘冲黑和尚吼了一句:“圆济,你要做什么?老老实实受刑赎罪,免得罪孽加深,坠入万劫不复之地!”

  黑和尚闻言,看了本尘一眼:“师叔,我、我真的冤枉。”

  本尘闻言,把双手合十,眼皮微垂,一副得到高僧模样:“是否冤枉,警察自会查明,你若是真冤,自会还一个公道。圆济,眼下诸位施主,和两位女施主心中怨气难平,若不将你执行寺规,如何平复他们?你想我们金灯寺一直被他们闹下去么?”

  黑和尚听本尘这么说,愣了一下,似乎觉得本尘在提醒他什么,随后不再挣扎,把头一歪,侧脸贴住地面,手脚放平,冲那四个执法僧喊了一句:“打吧!”看着还挺硬气。

  本尘见状一挥手,冲四名执法僧缓缓道:“还不行刑,等待何时!”

  四名执法僧重新像先前那样摁住黑和尚,其中两名执法僧从地上捡起白腊杆子,站好位置后,两人交换了下眼神,随后,抡起白腊杆就砸。

  然而,没等白腊杆落在黑和尚屁股蛋子上,就听那两个受害女孩同时大叫一声:“等等,还有一个!”

  在场众人闻听,全是一愣,我更是一愣,并且,心里又是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了上来。什么叫还有一个,这话听着咋这么瘆得慌?

  在场众人纷纷把目光转向两个女孩,其中一个个头儿稍微高点儿、年龄看上去稍微大点儿的女孩,美眸怯生生一扫众人,说道:“除了这个黑和尚,还有一个和尚欺负过我们……”

  “还有一个?”

  在场众人,包括那十几个和尚,纷纷交头接耳骚动起来。

  “还有哪个和尚?说出来,乡亲们会给你们做主的!”刚才和两个女孩小声嘀咕的那拄拐棍老婆子,这时哑着嗓子大叫了一声。

  ◇C酷匠网:*首发

  被老婆子这么一煽乎,那几十号俗人情绪再次激昂。

  “孩子别怕,说吧,另一个和尚是谁,逮住他和这个黑和尚一起打……”

  “俺们给你做主,看这些和尚还敢不敢耍流氓……”

  “打死他们!”

  女孩似乎在群众们同仇敌忾的高昂欢呼声中,来了勇气,旋即落下眼泪,看着楚楚动人,惹人怜惜,她冲众人默默点了点之后,满脸愤意地抬起了一根手指头,指向了……

  个死丫头,往哪儿指呢你!

  我忙向自己身后看了看,身后没人,而且我身边的人刷一下全躲开了,我赶紧向自己右手边挪了两步,不料,那女孩手指也向右挪了一点,我又向左边挪了几步,那女孩手指又向左挪了一点……

  我靠,不是吧?我又向右挪,她也向右挪,向左挪,她也……

  我脸色顿时变的很难看,冷汗刷一下冒了出来!

  女孩带着哭腔,娇声叫道:“还有他!”

  (二十章了,成绩差的让我不敢相信,能收藏的朋友,麻烦收藏个吧,要不然这书只怕写不到十万字就要太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