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朋友说,看着无聊,所以本章修改,我奶奶去世了,最近几天挺忙的,脑子里也混乱的要命,写出来的东西确实有失水准。)

  赵家这孩子,准确点儿说,是个半大小子,也就是骂人话里常说的,裤裆里毛还没长齐那种,年纪大概在十四五岁,短发,圆脸,身材微胖。这时身上衣服被扒的精光,整个看上去像条剥了皮的死鱼。

  我颔首扫了一眼孩子的身躯,和死人无异,浑身泛着一层毫无血色的仆白。唯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像这样年龄的孩子,丢魂几乎是不可能的(丢魂儿年龄的孩子一般都不超过十岁)。

  在我看来,这孩子恐怕不是丢魂那么简单,他的魂魄很可能是被人从身体里恶意打出来的,然后被路过的野鬼发现,趁机占去。赵大宝家财大气粗,一定得罪过不少人,也或者遭到不少人嫉妒和眼红,暗地里对孩子下手脚,也是有可能的。有道是,树大招风,钱多招眼,仇富心理,人皆有之。

  不过,孩子身体里只要有魂魄在,无论是谁的魂魄,都不可能导致肉体死亡,从眼下情形来看,孩子身体里那只过路鬼已经也不见了,而且孩子魂魄回不到身体里,所以导致肉体死亡。

  我觉得很奇怪,既然过路鬼不见了,孩子魂魄为什么回不到身体里呢?难道孩子魂魄已经被鬼差抓去了?

  依着法僧头子的吩咐,我和圆分一人拿一瓶“净水”,拿一块干净毛巾,在毛巾上倒些净水。圆分由头开始向下擦,我从脚向上擦。

  没擦几下,我听到圆分小声嘀咕了一句,虽然没听清他说了句啥,但我觉得好像有情况,忙走到他身边低声问:“你刚才说啥?”

  圆分困惑地看了看我,又向孩子父母方向看了一眼之后,偷偷一指孩子脑瓜顶,“你看,这小子头顶像是长了根木棍儿,真是个怪胎。”

  我闻言顺他手指的方向一瞧,在孩子头顶浓密的短发里,真有一根牙签粗细的黑木棍,露出头顶大概能有一两公分的高度,并且刚好在头顶正中“泥丸宫”位置。

  由于木棍被头发遮住,而且同样是黑色,如果不是给这孩子擦身子,根本就发现不了。

  这孩子头顶怎么会有根木棍呢?

  我并不认为人身体里能长出木棍来,而且刚好在我们道家学说中,人体百神之会的泥丸宫位置。

  难道这才是导致孩子死亡的真正原因?我可在电视上看到过把铁钉子钉进头部,导致人体死亡的案例。不过,如果说要把这么细小的木棍钉进颅骨里,好像有点牵强,哪儿去找这么硬的木头呢?

  我伏下身子仔细瞧了瞧,就见木棍四周并没有血迹,而且和皮肉契合的很完美,真就像从脑袋里长出来的一样,我把眼睛瞪大,再仔细一看,木棍上面似乎刻着几道凹状的符纹,极是细微,如果不仔细看,几乎肉眼难辨。

  木棍上那几道符文,有一道我居然认识,是我们道家的控魂符,只是符文每条边线末端都与其它几道符文纠缠在一起,纵横交错,看上去繁琐而又杂乱无章。如果不是我深谙道家符箓,根本就看不出是个啥。

  看着那些符文,不由得让我把木棍和爷爷之前说过的“钉魂桩”联系在了一起,虽然我没见过钉魂桩,但凭我个人感觉,孩子头顶上应该就是那玩意儿。

  看着小木棍心里忍不住好奇,就在我想把木棍拔出来看看的时候,围在孩子尸身转圈念经的法僧头子,干咳了一声,他的意思很明显,让我们老老实实给孩子擦身,别开小差儿。

  我抬头看了法僧头子一眼,见他神色不善,只好作罢。

  拿着毛巾净水回到自己位置上,心里疑窦难解,一边给孩子擦身,一边扫眼向灵棚角落里偷觑。我看到缩在灵棚一角的赵大宝夫妇身边,隐约有股白气游荡飘动,心里更加疑惑。我又趁着给孩子擦身之际,使劲在孩子身上肌肉部分摁了几下,皮肉弹性十足。

  爷爷曾经说过,人死之后,因为血液凝固,皮肉会变的僵硬失去弹性,如果用外力使劲挤压,就会凹陷下去,许久才能恢复原状。孩子这时已经死去将近10个小时,身体里的血液也该凝固了,即便还没完全凝固,身体弹性也没这么好,几乎跟活人一样。

  游荡在赵大宝夫妇身边的,应该就是那孩子的魂魄,既然孩子魂魄还在,为什么进不到身体里呢?

  嗯,问题关键应该都在那根木棍上!

  法事大约进行了一个半小时,超度完之后,赵大宝让司仪每人给我们发了个大红包。离开灵棚时,圆分悄悄用手指捅了我一下,怪笑着冲我挤了挤眼,那意思是说,这下赚到了,给的钱真不少。我忙把手伸进装红包的口袋里,用手指头抠破红包,把里面的钱搓开数了数。

  五张!

  真的不少,一个多小时五百块钱,抵得上别人在工厂里当牛做马干半个月了。

  摸着钞票的悸动,使我忍不住暗自琢磨,如果就这样当假和尚给人家抓抓鬼、超超度,也不少挣,要是这么一直干下去,估计要不了两年,就能赚够修缮我们家那破道观的本钱,我也就不用再卖玉刻了,再说那玉刻很是奇异,卖了真有点可惜。

  随后,鉴于赵大宝家孩子的情况,我蠢蠢欲动冒出一个想法——救这孩子一命,赚上一大笔钱!

  离开赵大宝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路上,我趁几个法僧不注意,把圆分拉到一边,小声问他:“你想不想赚更多的钱?”

  圆分似乎对钱特别感兴趣,听我这么问他,立刻来精神,眼神里绰绰冒光,就像女人洗澡似的,他咽了口唾沫说:“当然想了,谁不想谁是王八蛋!”随后问我,“师兄,你有啥门路?”

  我点点头说:“有,红包里不过才五百块钱,你要是能听我的,今天晚上我保证能让咱们赚五万。”

  “五万!”圆分倒吸了一口气,把嘴巴张的老大,就像凝固了似的。五万在我们那个时候,都能盖座体面的二层小楼了。这是我们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很难想象的数字,可以说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数字。

  我抬手戳了一下圆分的肥肚子,提醒他回神,然后继续对他说:“不过咱们得想办法先和这几个法僧分开,让他们先回寺院,要不然不好动手。”

  圆分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大脑袋,问我:“你说的可是真的?真有一夜挣五万的好事儿?”

  我对他说:“信不信由你,你要是不信,我自己一个去。”

  圆分连忙一把拉住我:“别呀师兄,咱俩是搭伙的出台僧,一个人咋能成事儿呢,我听你的,你说,让咱干啥吧!”

  我一指走在前面的几个法僧,“刚才我已经说,想办法摆脱他们。”

  圆分冲我嘿嘿一笑:“这太简单啦,师兄您就瞧好儿吧。”

  说完,圆分把他那张大圆脸立马苦了下来,好像死了师傅似的,速度变化之快,让我都感到惊讶,随后他弓下腰捂着肚子大声哎呦上了。走在前面的几个法僧听到叫声,同时回头,问圆分怎么了。

  圆分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说,我肚子疼,得去看大夫。

  几个法僧对视一眼,这家伙事儿真多,刚才在赵家大吃大喝,让他们丢尽了脸面,现在又肚子疼,估计是吃多了撑的。

  法僧头子冲他一摆手,那就快去找大夫看看吧。

  圆分一指我,我要圆萧师兄陪我一起去。

  法僧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好好好,你们俩一起去,早去早回,我们会跟寺里说一声的。

  当几个法僧忍着圆分狼嚎一样惨叫声离开之后,圆分把手放开,腰板挺直,嘿嘿笑了起来,嘴里还说,这帮家伙真好骗。

  我摇了摇头,心说,拙劣的骗术。

  我和圆分又原路返回了赵家。来到赵家门口,我让圆分一个人先进去找赵大宝,让他说自己有起死回生的能力,能让他家孩子复活。圆分一听,立刻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他说,师兄你这不是害我么,人死了怎么可能复活,到里面这么说,指定被人当神经病打出来。

  我说,你放心,刚才我已经仔细看过了,这孩子根本就没死,只是魂魄进不到身体里,我绝对有办法让他复活,你先到里面跟他父母谈价钱,他家有钱,五万只是小数目,要的越多越好,我在外面找几样让孩子复活的玩意,随后就到。

  真的么?

  圆分听我这么说,将信将疑,怯生生走进了赵家。而我,在赵家附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巫祝术里的“通阴步”跳了一遍。其实,我说找复活物品只是借口,不想圆分看到我这些道家法术而已,毕竟我和他不是很熟,如果被他知道我以和尚身份,用道家法术,不知道会怎么想,如果给我捅出去,我在金灯寺可就没法儿呆了,以后还怎么挣钱重修太一观。

  当我跳完“通阴步”来到赵家大门时,没想到圆分带着赵大宝夫妇和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一大票人,正站在门口等着,近乎百人迎接的大场面,吓了我大一跳。

  我刚要问圆分怎么回事,圆分把手一指我,对赵大宝夫妇说,就是这位法师,他有能力让你家孩子起死回生。

  听圆分这说,我立刻明白了,这胖家伙怕挨揍,都推我身上了。

  酷5匠网TT正版首ri发J

  赵大宝夫妇一听,刚忙紧走几步。赵大宝一把拉住我的手,问我,大师,您真的能让我儿子复活么?一边问,手一边哆嗦,估计是激动的。

  我没说话,肯定地冲他点了点头。随即,赵大宝像见着干爹了似的,净说拜年话儿,就差没给我磕头作揖了。他老婆见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泣不成声,也上来拉住了我的一只手,鼻涕眼泪都流我手上了。

  也不知道圆分跟他们怎么说的,赵大宝夫妇竟然深信不疑,对我简直奉若神明,要知道,原则上来讲,这么说是很不科学的。

  我被众人众星捧月般拥进灵棚,当然,除了赵大宝夫妇外,我从其人脸上可以看出来,他们全都表示怀疑,或许,有些孩子亲属,已经准备好揍我了。毕竟死人复活这种事,谁听了都觉得不可能。

  我走到孩子尸身边上,回身淡淡一扫众人,对他们说:“你们全都出去,再找块黑布把灵棚口遮起来,小僧我作法时不能被你们这些俗人看到,要不然法术就不灵了。”

  众人听我这么说,议论纷纷走出灵棚。

  这时圆分凑到我跟前小声问我:“师兄,我要不要也出去?”

  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眼神里的颜色很复杂,似乎对我并不是太信任,估计他出去就有可能跑路,也或者找个没人的地方猫起来观察情况,如果我没能救活孩子,他抬脚就跑,如果我救活了孩子,他立马跳出来,牛逼哄哄嚷跟赵大宝夫妇要钱。

  我深吸了一口气,想了想说:“你可以出去,不过,我可警告你,你最好找个地方猫起来观察情况,你要是出门就跑路,一分钱你也拿不到。”

  圆分听我这么说,一怔的同时,大肥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料来是被我言中了,这家伙真有跑或者藏的打算。

  圆分旋即挠了挠头,嘿嘿一笑,冲我竖起大拇指说:“师兄,你真是个神人,以后小弟我再也不敢了,我哪儿都不去,就在灵棚里陪着你,要是你没救活这怪胎,兄弟我陪你一起挨揍。”

  我一摆手:“不用了,你也出去吧,只要你信任我就行。”

  “信任,绝对信任,我就站在灵棚门口儿,有啥事儿你就叫我。”圆分说完,挺胸抬头,一副慷慨赴义地走出了灵棚。唉,看那走姿,还是不信任。

  赵大宝夫妇一直没动地方,等众人走后,满眼期待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木板上的孩子,赵大宝想开口跟我说什么,张了张嘴,把话又咽了回去,然后拉着他老婆往外走。

  我这时撇头向他们身后看了一眼,就见他们屁股后头,跟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那孩子脚不着地,身体飘飘忽忽的,短发,圆脸。正是木板上躺的那死孩子,看样子他想随赵大宝夫妇一起出去,我赶忙大叫了一声:“哎,你不能走,回来!”

  或许声音有点大,也或许灵棚里原本就充满诡异气氛。孩子,包括赵大宝夫妇,全都被我喊得一激灵,他们回头看了看我,赵大宝疑惑地问:“大师,您是在喊我么?”

  我冲他一摆手:“不是喊你,我在喊你儿子。”

  “我儿子?”赵大宝夫妇一脸惊骇。

  我没理会他们,看着那孩子说:“你要是不想被鬼差抓去,就老老实实在灵棚里呆着,待会儿我就让你复活,要是你不听我的话,让鬼差把你抓进十八层地狱,然后放进油锅炸个稀烂!”

  我话音刚落,赵大宝的老婆吓得噗通坐地上了。走出灵棚的人听到声音,又纷纷涌了进来,惊诧地看着我们。

  赵大宝哆哆嗦嗦问:“大、大、大师,您在跟我儿子说话么?我儿子在哪儿啊?”说着向灵棚四周看了看,然后看了看木板上的死孩子,脸上神色难以形容。

  就在这时,那孩子张口嘴冲我“咯”了一声,魂语!这时,我已经跳过“通阴步”,能够听懂孩子的意思,他说的是,“好”。

  我冲他淡淡一笑:“听话就好,想复活你现在必须听我的,知道吗?”说完,我偷眼向涌进灵棚里的众人扫了一下,一个个的,都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我,因为只有神经病才有可能对着空气说话。

  我转头又对一脸愕然的赵大宝说:“你儿子魂魄一直在你们身边,只是你们看不到而已,我现在就给他做法,一会就能复活,你们现在可以出去了,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进来……”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让死人复活,原来没那么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