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喊我的,不用猜也知道,还是畜仙柔儿。她尾随我又返回了李瘸子家,或许她还对玉刻不死心吧。这时见李瘸子把玉刻送给了我,让她感到很意外,同时,也替我高兴。

  她翘着尾巴,得意地对我说,看看,这玉刻是属于你的吧,现在你有资格拿它了吧,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你不要也不行,哼哼。

  嗯!我冲她狠狠点了点头,然后说了几句拜年话感谢她。

  酷√匠I网o正版首|发/…

  揣着玉刻,想着爷爷如果知道了一定很开心,我像个孩子似的一蹦一跳回到了家。

  到家后一看,顿时小小失望,因为爷爷并没有在家,可能又到金灯寺门口转悠上了,真不知道他最近为啥老去金灯寺。

  等我从喜悦中冷静下来一想,不好,爷爷如果在金灯寺,肯定会知道我出家未遂,搞不好回来还会抽我一顿,还有玉刻的事儿,也不能和爷爷讲,讲出来我就解释不清了,总不能说去找李瘸子剃光头,是他送我的玉刻,这么说,无疑不打自招。爷爷最恨我撒谎骗人。

  思来想去,最好先不要爷爷知道玉刻的事,等我偷偷溜进城里找人卖了钱再说。

  打定主意,我抬头看了看客厅里的老座钟,已经六点多了,再看看外面的天色,太阳已经偏西,天边出现几片血红色晚霞,到做晚饭的时间了,我把玉刻藏好后,忙活起来。

  晚上七点半左右,爷爷背着双手,一脸阴沉地回到了家。这时我已经把玉米粥煮好。见爷爷进门,而且看样子不大高兴,忙从锅里盛出一碗饭,然后把咸菜馒头一并放在桌上。

  爷爷沉着脸瞥了我头顶一眼,问:“和尚收你了?”

  “嗯”我小声嗯了一下,眼睛不敢和爷爷对视,我怕他从我眼睛里看出什么。

  “那就好,吃饭吧,吃了饭早点睡,子时和我出去一趟。”

  我很奇怪,爷爷这时应该问我,既然出家了为什么不住在庙里,怎么又回来了,还有,为什么我没穿僧服,可他竟然连问都不问,太不合常理了。

  我忐忑地坐在了爷爷对面,小心问道:“爷爷,咱晚上出去干嘛?”

  爷爷这时刚好把一根咸菜夹起来,刚要往嘴里送,听我这么问他,又狠狠丢进了咸菜碗里,吓的我一颤,他不高兴道:“别问那么多,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

  吃过晚饭,洗了碗筷我就睡下了,不过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挺多,脑子里一直胡思乱想,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人推我,我猛地睁开眼睛,就见爷爷一脸严肃站在我床边。

  “时辰到了,穿上它跟我走。”爷爷说着,一扬手,把一件土黄色长袍扔在了我床上。

  “去哪里?”

  我忙拉过袍子穿上,下床后往身上一看,居然是件僧袍。

  “到了你就知道了。”

  外面黑漆漆的,天上铅云如墨,遮住星光。傍晚时出现过火烧云,预示着可能要变天,这时天阴下来,估计不久就要下雨了。四下里非常安静,偶尔能听到几声蛐蛐叫。

  离开家后,爷爷也不说话,把步子迈的很大,带着我一直往村子北边走。

  我们这个村,在清朝道光之前,叫山洼村,四面环山。后来为了纪念我们一位祖上,更名为道士坟村。

  具体的典故,听爷爷说,在清道光十七年,道光皇帝的宠妃彤贵妃(舒穆鲁氏,郎中玉彰之女),突发怪病,太医院众多太医束手无策。后来有位见多识广的大臣,向道光密奏,说彤贵妃得的可能不是病,或许是撞邪了,不如找位法力高深的道士进宫给贵妃看看,并且推荐了我们祖上,于是道光就把我们祖上秘密接进了皇宫。

  等祖上到彤贵妃病榻前一看,发现这位贵妃得的果然不是病,而是被人下了腐尸术(这或许牵扯到一些宫廷内斗,具体不详)。

  腐尸术,又叫老阳丧魂咒(老阳在易卦中为“九”),源于民间一个邪教,教众大多是被道家逐出师门的叛逆弟子,他们专以道术为基础,研究害人的邪术,老阳丧魂咒只是他们邪术中的一种,而且是非常恶毒的那种,其手法融合了道教控魂术和南洋降头术,非常难破。

  中咒者,三天全身起血泡,疼痛难忍;六天皮肤溃烂,浑身腥臭;等到第九天头儿上,全身皮肉由外至内,渐渐化成脓血,最后肠穿肚烂,等不到第十天天亮,整个人就会变成一堆白骨。

  我们祖上被接进皇宫时,已经是第七天,彤贵妃浑身烂的血肉模糊不成人样儿,不但床上、被褥上污秽不堪,而且整个卧室奇臭无比,三魂七魄中仅剩一魂一魄,犹如风中残烛,眼看就要香消玉殒。

  祖上向道光说明彤贵妃病因后,得到道光许可,在皇城施展巫祝术,首先找回彤贵妃的二魂六魄,随后又狠心耗尽阳寿,从地府请来一位大人物,从那位大人物口中得知下咒之人的姓名和地址,最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法,破了老阳丧魂咒,把彤贵妃从鬼门关硬生生拉了回来。

  妃子康复后,道光大喜,知道祖上喜欢抽旱烟,就御赐了祖上一根金烟袋,名为“长寿”,也就是爷爷现在手里拿的那杆烟袋锅。文革时,家里为了保住这根御赐金烟袋,用棺材漆抹成了黑色,直到现在那根烟袋还是黑的。

  我那位祖上得了名叫“长寿”的金烟袋后,并没有长寿,回到家里就因为阳寿衰竭,一命呜呼。

  祖上死后,道光皇帝特意派来两名一品大员,代替自己为祖上吊丧。

  后来,祖上的事迹在村子里传开了,村里人都觉得脸上有光。他们为了纪念我们这位祖上,又因为祖上的遗骸就埋在村子南边山上(那是我家祖坟的位置),就把村子的名字改成了道士坟村。

  后来我问爷爷,我们那位祖上为什么要耗尽阳寿救道光那个妃子。爷爷说,为了借助皇帝的势力,振兴咱们太一道。我又问,祖上的目的后来达到了吗?爷爷一脸沮丧说,当时佛教盛行,而且下咒之人,又是道家叛逆,所以道光骨子里对道教并不支持,特别是祖上死后,彤贵妃接着失宠,这件事,很快就被道光忘掉了。爷爷最后说,历朝历代的皇帝都是这样,他们只能记住你的恶,从不会记你的好。

  言归正传,爷爷带着我走了能有半里地,最后在一家院落不远处停下。

  这是一户穷苦人家,石头院墙,土墙老瓦房,房子看上去都不知道有多少年头儿,早就该划成危房,不能再住人了。可以说,比我们家那破道观有之过无不及。

  远远的,我看看到院子里灯火通明,人影绰绰,走来走去不知在忙活着什么。

  我问爷爷:“爷爷,您带我来这里干啥?”爷爷目光直视着那户人家,叹了口气:“这家人的孩子,在一天夜里路过村西边的乱葬坟,被一只恶鬼给觅上了,都闹了好几个月了,要是今天再不救他,就没得救了。”

  我奇怪地问:“为啥您不早来呢?”

  爷爷不答反问:“你知道这家姓啥不?”

  我摇摇头:“这家离咱家挺远的,虽说同村,我还真不知道他们家姓啥。”

  爷爷叹了口气,语气里充满沧桑,淡淡地说:“姓魏……”

  “魏?”我立刻把牙咬了咬,一股恨意涌上心头,愤愤地问爷爷:“就是过去带头批斗咱们家的那个,红卫兵头子魏老三的家?”

  爷爷没出声,远处院子里的灯光映在爷爷双眼里,凝成两个很亮的小点,因为院子里人影晃动,导致小点一闪一闪,似乎在述说着什么、又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许久后,爷爷缓缓点了点头:“五年前,魏老三死在了精神病院里,这些年他们家为了给他治病,借了不少外债,要不然,他们家现在也不会这么穷。”爷爷说着,又叹了口气:“他们家现在这个样子,都怪我当年一时气盛造,我对不住他们……”

  我不痛快地叫道:“爷爷,您这话说反了吧,是他们家对不住咱们才对,您不是说,我二爷就是被魏老三带人活活打死的嘛,他打死您的亲弟弟,您只叫他当了一辈子白痴,已经够便宜他了,要搁着是我,非弄死他们全家不可!”

  “胡说什么!”

  我话音没落,爷爷抬手用烟袋锅子敲了我脑袋一下,由于没了头发,这一下敲的比平常疼的多,眼泪好悬没下来,我抱着脑袋就蹲地上了。

  爷爷语重心长地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该死的人也已经死了,我不希望仇恨再延续到你们这代人身上,再说,你二爷当年的死,也不能全怪魏老三。当时那年月儿,乱的很,全国都是这样,像你二爷那样被人活活打死的,不知道有多少。”爷爷说着,顿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脚下,又说:“当年我就站在这儿,用咱们的巫祝术请来五鬼,附在魏老三身上,直到他阳寿尽了为止。不过,我在请五鬼时,被一个村里人看到,第二天魏老三就疯了,我在这里作法的事,也就在村里传开了。你不知道,直到现在,这十里八村的人,背地里还都在喊我妖道士,咱们太一观香火不旺,也跟我直接有关系。”

  “魏家这孩子被恶鬼缠上的第二天,我就去了他们家,可是……”

  爷爷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金灯寺的和尚正在院子里做法事,为那孩子驱鬼,他们那些什么佛珠佛经的,根本不成事。你去吧,这些年你一直在外面上学,村里没几个人认识你,再说你现在是和尚身份,他们家里人不会把你骂出来的。”

  爷爷最后这句,好像爷爷之前去他们家,是被他们家里人骂出来的。

  我狠狠摇摇头说:“不去,魏老三家里人被鬼觅上,那是报应,活该,凭什么该我去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