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

  我忙抬手往头上一摸,一阵刺痛传来,把手收回放眼前一看,还真是血。

  我随即明白过来,忍不住咬牙切齿,再次把魍魂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同时,我灵机一动,对李瘸子说:“李爷爷,您看看,我说对了吧,您那喷嚏流出来的鼻涕,是红的吧?”

  “是么?”李瘸子显得有些迷茫:“我咋记得先前不是这样呢?”

  我明显看到李瘸子脸上的不解和疑惑,没敢让他多想,忙转移话题:“您老人家现在没事了吧?要是没事了,还是赶紧帮我把头发理好吧。”

  十五分钟后,大功告成,李瘸子拿出一面小镜子,让我照照。

  我接过镜子,打眼往镜子里一看自己那颗脑袋,比灯泡还亮,真不愧经常给和尚刮秃瓢的老手儿,就好像我自打一出生就没长过头发似的,这要是站在太阳底下,估计都能反光。

  李瘸子等我看罢,自豪地笑着问我,还满意吧。

  我一听他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啥满不满意,要不是被爷爷逼到这一步,鬼才乐意刮秃瓢呢。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勉强冲李瘸子露出一个难看到极点的笑脸,很好,很好,俺很满意……

  李瘸子没跟我收钱,我却趁他不注意,悄悄把钱塞进了凳子的抽屉里。

  离开李瘸子家,我沿山路一边走,心里一边胡思乱想,我就是搞不明白那只魍魂到底是怎么没的,被人杀了还是自己跑了。跑的可能性应该不大,难道是被人杀了?可是当时房间里就我们两个呀,想不通。

  这时的时间,大约在下午四五点左右,夏天白天长,黑的晚,太阳还在天上挂的老高,光线里依旧带着温度,晒的没了头发的脑瓜顶有些发热。

  当我来到山梁下,准备一口气登上去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我名字。

  “喂,萧道然,怎么才过来呀,我都等你好半天了。”

  这是个非常好听的女孩声音,我闻声会意一笑,忙转头向身后看去。

  就见山道旁一团乱草细细瑟瑟乱抖了一阵,随后,从里面钻出一只毛皮油亮的红狐狸,个头儿比猫大上一号,却比猫不知道要漂亮多少倍。

  红狐狸步伐优雅地来到路中央,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了我。

  我冲她一笑:“原来你还在啊柔儿,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这只红狐狸,正是我之前说过的畜仙儿柔儿。她现在的修为,仅仅能够说人话,还没达到幻化人形的程度,不过智商和情商,已经和人没多大差别,并且具有丰富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在我心里,已经完全把她当人看了。

  柔儿把嘴一撇:“我可没你想象的那么不讲义气。”

  我点头说:“嗯,你是位好畜仙,刚才多谢你提醒我。”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柔儿说着,欢快地摇了下尾巴:“宝贝拿到手了吧?”

  “宝贝?”我被她问愣住了:“什么宝贝?”

  柔儿蹭蹭几步窜到我跟前,歪着脑袋露出一个古怪表情,看了看我,然后摇着它那条毛绒绒的大尾巴,围着我转了一圈,又用鼻子朝我身上嗅了嗅:“你们人类真虚伪,得了宝贝就不认朋友,宝贝现在就在你身上,我能闻到的,你就别藏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我给柔儿搞糊涂了:“我哪儿来的宝贝,就是我真有宝贝,我也不会不认你这个朋友呀。”

  柔儿听罢冲我呲了呲嘴,露出一嘴白森森的小尖牙:“真受不了你,忘恩负义,早知道刚才在那老头儿家里,我就不该提醒你拿宝贝。”

  柔儿的话,真把我听得莫名其妙了:“什么?提醒我拿宝贝?你不是提醒我魍魂索命么,哪儿来什么宝贝?”

  “切,什么魍魂索命?魍魂找的是那老头儿,找的又不是你,我干嘛提醒你。我吹你脖子,是想你拿他家那件宝贝,反正老头儿就要死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宝贝不拿白不拿,拿了也没人知道。”

  我愕然了:“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想让我趁火打劫,偷李瘸子家的东西?你……”

  柔儿没等我说完,立刻叫道:“你没偷吗?我亲眼看着你把宝贝从茶几底下拿出来,又装进上衣兜里的。”

  听柔儿这么说,我恍然大悟,忙从上衣兜里拿出玉刻给她看:“你说的是这个?”

  “嗯,就是它。”柔儿笑眯眯点了点头。

  我一咧嘴,心说,坏了,忘给李爷爷放回去了,不值钱也就算了,既然是个宝贝,我就得给人家送回去。

  想罢,我转身就往回走,不料没走两步,就被柔儿张嘴咬住了我的裤腿儿。

  她咬着裤腿儿,含糊不清地说“哎,你干嘛去!”

  我低头看了她一眼,把脸色一正说:“爷爷从小教育我,不告而取是为偷,我们修道之人,不但要修心,还要修身,这东西是我忘在身上的,这就给人家还回去。”

  柔儿咬着裤腿儿不放:“你傻呀你,这是一件古物,从它发出的气味我就能闻出来,不但值钱,还能辟邪,你不是一直想挣钱重修道观嘛,把这个卖了,够你盖十座的,你现在要是还回去就吃大亏了,好好想想!”

  听柔儿这么说,我顿了一下,心里暗想,真要是能盖上十座道观,估计爷爷高兴的都能年轻二十岁,肯定会夸我有本事,说不定他老人家一高兴,我就不用剃头当和尚了,怎么说道士也别当和尚强。

  ,酷W匠;网永_f久u免费&看小%说

  想到这儿,我怦然心动,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玉刻,虽然样子看上去没啥出奇的,甚至还有几分诡异,但这时觉得它好像真的很不平凡,而且还会变色发热,估计真值不少钱,如果拿到城里给它卖了……

  无量天尊,绝对不行!

  我很快冷静下来,不能这么干,好歹我也是太一道未来第三十七代掌教,偷人家东西,传出连老祖宗的脸都要丢尽了。

  我对柔儿说:“算了吧柔儿,不管多好的东西,只要不是我的,我决不会要,更何况是偷拿别人的。你放开我,让我给人家送回去。”

  “不行!我能闻出来,这是块奇世珍宝,老瘸子没资格拿它。”

  “他没资格我就更没资格了?你放开我。”

  不得不说,柔儿牙口儿真好,不但不听我说,竟还死死咬着我的裤管不放,我挣了好几挣,愣是没挣脱,最后一使劲儿,咝啦一声,裤管破了大洞,柔儿咕噜一下,滚在了地上,我见状抬脚就走。

  柔儿翻身跳起,“呸”一声吐出嘴里的碎布片,骂了一句:“可恶的地摊货,这么不结实,还没用力就咬破了。”

  说完,几步窜到了我脚前拦住去路:“萧道然,你可要想清楚,我这是为你好,这件宝贝的价值,恐怕你十辈子都赚不来。再说,那瘸子老头不识货,要不然他也不会把宝贝随随便便放在客厅里,要是今天你不拿走它,早晚会被人骗去,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冲柔儿淡淡一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东西是人家的,人家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无权干涉,你别再劝我了,还有,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叫我萧然或者小然子,不要叫我萧道然,我不喜欢中间那个道字……”

  说完,我留下一脸不解的小狐狸,毅然向李瘸子家走去。

  来到李瘸子家,喊开门,在李瘸子家门口我把玉刻恭恭敬敬递给了他:“李爷爷对不起,您昏迷的时候,在您家茶几下看到这个,我拿着玩了一会,不小心随手装进了衣兜里,走出老远才想起来,现在给您送来了,请您原谅。”

  李瘸子接过玉刻,看了看,随后满脸赞许地看着我:“你真是个好孩子,告诉我,你叫个啥名?”

  呃,啥名?还真不能告诉你。

  我眨了几下眼睛,给自己胡诌了一个:“我叫……赵二傻,先前跟您说了,俺家是隔壁赵庄的,俺们村里人都喊我二傻。”

  李瘸子呵呵笑了:“二傻?你哪儿点傻了,我看你这孩子人品挺好的。”

  李瘸子说着,把玉刻又塞给了我:“既然你喜欢,爷爷就把这玩意儿送给你了。”

  我受宠若惊,赶忙又推了回去:“李爷爷,这可使不得,这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我可不能要。”

  “啥?你说啥?”李瘸子把小眼睛瞪大了。

  看着李瘸子脸上惊愕的表情,我心说,坏了,怎么说漏嘴了呢,如果他接下来问我,你怎么知道的这是件宝贝,我该怎么说?

  李瘸子拿着玉刻看了看,又看了看我,竟哈哈笑了起来,笑的我莫名其妙。

  随后,他说:“啥宝贝,这是我打山沟沟里捡来的,就石块怪石头,你是真喜欢,都把它当宝贝了,好了,你拿去玩儿吧。”

  我忙把双手背到身后:“这个我不能要,它真是……”接下来的话我没敢再说,直接又咽了回去,我真怕老头问我那句“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瘸子见我扭捏,把手从我背后拉出来,把玉刻硬塞进我手里,郑重其事对我说:“你这么喜欢它,还能给我送回来,这说明你这孩子心底干净,做人就要这样,堂堂正正,这个小玩意儿,它就是真像你说的那个什么城,爷爷也要送给你,拿着,你要是再不要,爷爷可要生气了!”

  我心说,这不是在做梦吧我?咋会出现这样的情节?这叫好人有好报么?哦对了,刚才,我好像还救了李瘸子一命,算是做了件好事,要是加起来,就是做好人好事有好报么?算了,就当是我救他的酬金吧,大不了将来我拿玉刻换了钱,给他一些就是了。

  想到这儿,我心里稍稍得到些安慰,收下玉刻,随后腼腆地对李瘸子说了声,谢谢爷爷。

  再次离开李瘸子家,走在路上,我心里即兴奋又感慨。如果刚才我没把玉刻送回去,私吞了它,我可能这辈子都会在李瘸子面前抬不起头,可能老远见着他就会躲开。现在不用了,这东西光明正大属于我了,我可以拿他堂堂正正换钱,然后盖座气派的大道观!

  一边走,一边想,手里紧紧攥着玉刻,心里激动的恨不能冲上山头儿,仰天长吼几声。

  就在这时,我身后一个声音女孩娇滴滴的声音传来:“我说二傻,你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