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道曾与正一、全真、真大、静明,并称五大道派,由卫州(即今河南卫辉)人萧抱珍,创立于元朝金熙宗天眷初(公元1138年),其教因崇奉“太一神”,以“太一三元法箓之术”传世,故名“太一道”。

  八百多年后,太一道掌教传承三十六代,传到了我爷爷萧道宗手里,这时的太一道,早已末落到只剩我们祖孙俩的尴尬境地。

  正值夏末秋初,暑气渐祛,清爽之际。

  这天清晨,红日初生,万物复苏。

  太公泉镇,拍石头乡,道士坟村。一个略挽发髻,身穿道袍,二十岁左右、稍带学生气的小道士,迎着朝阳笑咪咪站在一间破旧道观门前。

  刚巧,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胖女人由道观门前小路经过。

  小道士赶忙向胖女人打了个稽首:“大婶儿,来俺观里上柱香吧,保佑您全家大吉大利,大富大贵!”

  胖女人听到声音,扭头瞥了小道士一眼,眼睛为之一亮。

  呦!这是谁家孩子,挺漂亮的,瓜子脸,浓眉毛,大眼睛,高鼻梁,白白净净,长的简直比山里大姑娘还秀气。

  不过,胖女人随后蛮不乐意地撇了撇嘴,扯起母鸭嗓冲小道士喊道:“小崽子,叫谁大婶儿呢,没大没小的!”

  “大姐,来俺们道观上柱香吧,俺们太一神有求必应,百求百灵!”小道士立刻机灵地改口道。

  “这还差不多……”

  似乎一声“大姐”让胖女人蛮受用的,在小路上停下,杵着皮球一样的身子,张圆了嘴仰望起小道士身后的破道观。

  这是一间,几乎已经不能再被称做房子的破道观,残墙漏风,败瓦漏雨,破门钻耗子,烂窗飞苍蝇,就是当做路边茅厕都没人敢进去拉屎,就怕一个不留神放个响屁,把房子崩塌掉。

  胖女人看罢,再次撇了撇嘴,鄙夷地看了小道士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像躲瘟神似的快步走掉了。说这里是间道观,打死她也不信,而且她觉得小道士的笑容很邪恶,似乎走进道观,小道士就会把门一关,在这间鸟不拉屎的破房子里把她那个啥了。

  小道士看着落荒而逃的胖女人,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继而,慢慢恢复正常,接着,充满愤意。

  他娘的,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们会求着我来观里上香的!

  小道士想罢,转身走进道观,重重关上了观门。门顶上方那块不知已经多少年月的牌匾被震的晃了一下,似乎摇摇欲坠。

  牌匾上三个已经看不出颜色的模糊大字,述说着不尽的沧桑与凄凉——太一观。

  这个小道士,就是我,我叫萧道然,太一道创始人萧抱珍的嫡传后裔,现如今的第三十六任掌教萧道宗,正是我亲爷爷。而我,是太一道未来的第三十七任掌教。

  爷爷说,我一生下来就注定是当道士的命,振兴太一道的重任,就在我身上。

  我是爷爷一手拉扯大的,从没见过父母,也不知道父母是谁。我六个月大时,十六岁离家出走的父亲,把襁褓中的我硬塞给爷爷,然后再次去向不明。

  从三岁起,我便被倔脾气爷爷逼着练功夫、修道术、跳巫祝、画符箓、背诵太一心经。但凡和太一道有关的,爷爷都要硬塞给我,无论我愿不愿意学,愿不愿意要。

  前些天,我高考落榜回到了家,爷爷显得还挺高兴,把一件破道袍塞给了我,要我站在观门口拉人,也就是请从道观门口经过的人,来观里上香。不过很可惜,几天下来,我一个人也没能拉着,自认为原因有二:一,道观位置偏僻,少有人经过。二,道观形象破旧,说这里是座道观,连狗都不信。

  返回道观,关上房门,我把后背倚在门上,觉着心里很不舒服,不知道因为胖女人临走时看我的眼神,还是觉得振兴太一道前途渺茫,莫名其妙心里很委屈,就想找个人唠唠,诉诉苦。

  于是,我在屋子正中点了一盏油灯,然后烧了几张黄纸,围着纸火,跳起了“巫祝术”中的“请神步”。

  “巫祝术”是一种类似于祭祀的道术,是我们太一道的秘传之术,据说练到最高境界可以意通真神,不过我的能力还达不到那种逆天水准,也就能请来几个小鬼儿、畜仙儿之类的,陪我聊聊天解解闷儿。

  我最喜欢和一个叫柔儿的小狐仙聊天,她不但长得漂亮,还知道许多我不知道的奇闻趣事,感觉和她聊天是天底下最大的享受。

  她最喜欢对我说的一句话是,小然子,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哦。掐指算来,我和她认识已经快十年了,从孩提到此时的青年。

  今天因为心里不痛快,趁爷爷不在家(也就是道观),用巫祝术又和柔儿聊了一上午,把门口拉人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直到该做晌午饭时,我和柔儿这才依依不舍地约定,等下午爷爷出门之后,继续聊!

  当我把屋里的“聊天工具”收拾好,把午饭做得,爷爷一脚就跨进了屋,我暗叫一声,真悬。

  爷爷进门后,我生怕他察觉出我又用巫祝术和柔儿聊天的事,忙从锅里盛了一碗饭,给爷爷放在桌上。

  爷爷是个瘦高挑的倔老头,今年七十四岁,一身落魄道士打扮,腰里插着根两尺多长的烟袋锅,一张爬满皱纹的瘦长脸上总是板着,常年不见笑容,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他什么似的。

  爷爷今天回家到后也不说话,我也不敢问他去哪儿了。他连看都没看我,拉条凳子坐到桌旁,端起饭就吃。我战战兢兢坐到了他对面。

  饭吃到一半,爷爷突然停下,把碗筷放回桌上,两只手拳状搁在碗两边的桌面上,用手指头“邦邦邦”轻声敲着桌面,好像在思考什么,一双如电的眼睛冷冷看着对面的我。

  我被他绰绰放光的眼神盯的心里一阵发毛。每当爷爷放出这种眼神,就代表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我当时认为,爷爷肯定发现了什么。

  我小心着试探性问了一句:“爷爷,怎、怎么了,是不是今天做的饭不好吃?”

  爷爷依旧冷冷看着我,我心里更虚了,感觉桌子下面的双腿都在打颤,因为爷爷越是这样,发起飙来越是惊天动地。从小到大,我可没少挨他腰里那根烟袋锅子。

  爷爷听我问他,竟微微叹了口气,出乎意料地问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爷爷问:“小然子,你觉得做道士好呢,还是做和尚好?”

  我被问的一愣,心想,爷爷今天怎么了,怎么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难道给他发现了啥?

  “做和尚、道士哪个好?要搁着我说,哪个都不好,做俗人最好!如果没生在道士世家,我现在恐怕是个无忧无虑、快乐的小青年。”

  这是我的心声,但是不能说,说出去就像踩到暗雷一样,百分百被炸得体无完肤。

  酷匠√7网g…正◎版g首2发l

  我忙回答说:“做道士好。”

  “怎么个好法?”爷爷继续问。

  我知道爷爷不喜欢和尚,其实我也不喜欢。我小心答道:“做道士可以吃肉、喝酒,还能娶媳妇儿,做和尚就惨了,规矩太多,整个儿就是在自虐。”

  爷爷似乎对我的答案相当满意,点了点头,这让我的紧张情绪得到部分缓解。

  紧接着,他又问我:“如果爷爷现在要你出家当和尚,你愿意不愿意?”

  “当和尚?”

  我心说,爷爷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连忙摇头说:“不去,我还要振兴咱太一道,将来还要娶媳妇,为咱萧家传宗接代。”

  爷爷听了,又冲我点了点头,估计我这话,他也比较受用,不过,他很快把手一挥,说:“你还年轻,振兴咱们太一道,还有传宗接代的事儿不用着急,不如先去做几年和尚……”

  我懵了,猜不透爷爷的心思,感觉还不如把话挑明,不就是用巫祝术和畜仙儿玩了一上午嘛,直接上烟袋杆儿敲我好了。

  我把心一横,仗着胆子问:“爷爷,您您这话……不是在逗我玩儿吧?”

  爷爷听我这么说,猛地把眼一瞪,吓了我一跳:“哪个逗你,看爷爷像在逗你吗?”

  我彻底被爷爷搞懵了,难道爷爷真要我去做和尚?这是为什么呀?难道爷爷因为金灯寺那群秃子,把自己搞成精神错乱了?自己的亲孙子,太一道未来的第三十七代掌教,现在要踹出去当和尚?

  于是我一脸困惑地问:“爷爷,您这是为啥呀,我好好一个道士传人,为啥要去做和尚呢?”

  “不为啥,要你做就做,别问那么多,待会儿吃完饭,立马到金灯寺出家去!”爷爷没给我解释,只是把脸一沉,语气愈发冰冷。

  “啥,吃过饭就去!”

  这一刻,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不敢相信爷爷真的让我丢下道士身份真的去当和尚!

  吃过饭,爷爷等不及我把锅碗瓢盆料理好,让我脱下道袍换上普通人衣服,然后用烟袋杆子连哄带敲,把我撵出了家。

  爷爷说,晚饭之前,我脑袋上要是还有一根毛儿,他以后就再也不认我这个孙子了。

  被赶出家后,站在门口看着被爷爷紧紧关上的观门,愣愣地发起了呆。我不明白爷爷这次到底抽的什么疯,好端端的,怎么说变天就变天,见风就是雨。我上午还是道士,下午就得做和尚,让我转换角色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儿吧,搞得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总得有个原因吧?

  面对眼下爷爷近乎精神错乱的做法,我一点辄都没有,在家门口踌躇了一阵之后,把心一横,您老让咱干啥咱干啥,不就是当和尚嘛,您老都不怕绝后,我怕啥!

  于是,硬着头皮赶往我们村子北边山上的金灯寺——出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