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过后,p县的夜市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后,有热闹了起来,盛世KTV也恢复了往日的繁荣。盛世KTV里,李志的办公室,李志和陆青山,王锋二人坐在茶几旁,王锋说道,“志爷,最近我们分散在p县的兄弟,发现p县进驻了大量的外地人,虽然他们的行踪隐秘,但是兄弟们还是发现了一些马脚,”李志端起茶杯,品了一口,看了眼二人“知不知道是哪里的人,他们来p县的目的是什么”“志爷,这批人平常都是不露头的,要不是有个兄弟发现有车队进入p县,我们也不会发现他们的”王锋对着李志解释道。

  “呵呵,p县要乱了,有人已经等不及了,这是挑战,也是机遇,”李志的脸上浮现笑容,眼神里透出一丝阴冷,“志爷,怎么说”陆青山看到李志这样,心里不免疑惑了起来。“没什么,叫兄弟们都小心点,没事别出来瞎逛了,这伙人不简单,我就不明白了,这么一个小县城,怎么就那么找人喜欢呢”李志笑着说道,“行了,你们先回去吧,这伙人不是那么好查的,别浪费心思了,让大伙好好休息休息”陆青山二人,点了点头,就出去了。李志站在办公室的窗户口,看着窗外,“快了,快了,成与不成就看这次了”

  南街的一个烧烤店里,几个从在地来的大汉,坐在烧烤店里,吃着烧烤,一个大汉埋怨道,“大哥,这p县也太差了,连个像样点的洗浴中心都没有,一个个小的要命,姑娘还都一个货色,这种生活还要多久啊”一个脖颈纹着蝎子的男子,瞪了大汉一眼,“你天天就琢磨这个,叫你干点什么事情就那么难”“大哥,我说的都是实话啊,你看这破地方,我们还要在这呆多久啊”“就是啊,大哥,这地方确实有点小,还天天不让我们出门,都快憋死了”边上的几个大汉也都对现在的生活很不满。脖颈上纹着蝎子的男子,神情严肃了起来,“都别说了!我说的话不管用是不是!”边上的几个大汉都被喝住了,也不说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满头银发的男子,拎着一瓶啤酒,“咚”的一声放在了男子所在的桌子上,搂着蝎纹身男子,看着他周围的几个大汉,声音里充满了敌意,“怎么!怎么不说了?继续说啊!我们p县怎么了!”说着,银发拍了拍男子的脸,“哟!脖颈上还纹着蝎子呢!大哥!你混哪的啊!我们p县小地方装不下你是不是啊!”银发讥讽道。“妈的!你谁啊!”一个大汉实在是忍不住了,指着银发就骂了起来。“我就是一个无名小卒!怎么!你们怕了?!”银发嚣张的说道,“兄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做人别太过分了!”蝎纹身男子咬牙说道。

  “妈的!老子今天就是过分了!怎么着!”说着,银发拎起酒瓶,“砰!”的一声,砸在了男子的头上。其实这事也是巧了,银发恰巧今天在这个店里吃烧烤,而且正好碰到了这群人,而银发这人就是直脑筋,就是喜欢跟人家钻牛角尖,听到这群人一个劲的损着p县,当时就不爽了,你丫从哪来的,这么嚣张。

  Qt酷x☆匠网=首发dE

  话说银发一个啤酒瓶子就砸到了男子的头上,男子也是真的怒了,还从来没人敢这么对他呢,男子架住银发的肩膀,另一只手的胳膊肘子就要往银发的胸口打去,银发伸出右手一挡,只觉胳膊一阵酥麻,看来今天是碰到硬茬子了,早知道就不来惹他们了,不过这时候说这些已经晚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这时候银发带来的那些人也都动手了,双方的人,抄起板凳就在烧烤店里干了起来。

  银发用手挡住了男子的一击,随即一膝盖就要往男子的肚子上去,男子反应也快,直接用脚踢在了银发的另一跳腿上,直接给银发踢倒在地,银发带来的人跟这几个大汉明显不是一个档次,虽然银发的人多出了几个,但还是被打的节节败退,“妈的!一群小逼崽子!再给爷爷嚣张啊!”一个大汉放倒了银发的一个小弟后,嚣张的喊道。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满头绿发的社会青年,手里拿着刀片,带着人赶到了烧烤店,“银发哥!我们来了!他妈的!敢在我们南街闹事!兄弟们!弄死他们!”绿毛男子也是非常的嚣张,毕竟人家人多。

  蝎纹身男子,一看情况不妙,今天真的是应该听大哥的话,不应该出来,结果一出来就惹了这么大个麻烦,“别打了,快跑!”蝎纹身男子,对着手下的人说道,说完,他就要往烧烤店外面跑,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银发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他本来是打算继续躺着的,可是一看援兵到了,也不用自己装了,银发抓着男子,“他妈的!打了老子还想跑!南街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绿毛带来的人已经把整个烧烤店给堵了起来,本来烧烤店就小现在想跑已经跑不了了。蝎纹身男子心一横,今天跑是跑不了了“拼了!给我干!”蝎纹身男子带来的人,也都是硬骨头,一点都不带犹豫的,说干就干,银发一个没注意,又被蝎纹身男子给打了一拳,眼眶直接青了,绿毛带来的人,一拥而上,根本就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人数相差实在太大了,没过几分钟,几个人就全部倒下了。

  银发捂着眼睛,“草泥马的猴子!你他妈不早上的!”原来绿毛叫猴子,绿毛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这个,大哥,我不是没有想到他们还敢动手吗”“算了,看你今天表现还算过得去的份上,就不怪罪你了”银发拨开围在蝎纹身男子身边的人,“妈的!都给我让开!”蝎纹身男子已经倒在了地上,头上还流着血,满脸的血迹,眼睛死死的盯着银发,银发照着男子的身上又是两脚,“他妈的!还敢盯着老子!”银发从一个小弟的手里接过棒子棍子,照着男子的身上又是几下,银发也不敢多大,毕竟已经起不来了,再打就该出人命了。

  银发看着倒在地上的几个大汉,吐了口唾沫,“妈的!都给我扔医院门口去!”说完,几个小弟很熟练的就架起这几个大汉,往出走,“今天我请大家吃烧烤!”银发说完这句话,一群小弟就把那些倒在地上的桌子椅子,收拾了一下,坐在桌子上,问着老板叫烧烤,老板也很乐意,他们在这消费,还把自己的桌椅板凳给收拾了一下,算起来,他还赚了,要是银发不赔钱,他也不能说什么,毕竟,这条街都是他抗的。

  银发拽了拽猴子头上的绿毛,“我日,绿毛,你怎么把你这头发搞成这样”绿毛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怎么样,大哥,不错吧,我也觉得挺骚的,看着你头上的银发,我也是心痒难耐”绿毛洋洋得意,“还行,我就是觉得,你还不如去戴个绿帽子呢,”银发刚说完,身边的小弟就直接笑喷了,绿毛的脸,一下就红了,他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立马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卧槽,猴子!你去哪啊”猴子也没回答,一溜烟就跑掉了。

  p县的县医院里,秦云飞跟秦远站在一个病房里,看着躺在床上身上缠着绷带的蝎纹身男子,“鬼蝎!我他妈有没有跟你说过!让你们老老实实呆着!我的话不管用了是不是!”秦远的表情非常愤怒,指着病床上的男子说道。鬼蝎也知道自己错了,“大哥,你别再责备我了,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鬼蝎态度很诚恳。

  “我就是要你们知道,这里不是z市!不是我们的地盘!一切都要小心!”秦远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人,“这就是教训!你们知道了吗?”秦远不怒自威,其他人纷纷点头,秦远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南麟!又是南麟!”秦云飞捏着拳头,一字一顿的说道。

  金碧辉煌里面,蒋天仁看着面前的崔俊,“这么说,最近p县又出来了一伙人喽”崔俊点头,“一开始我们还不知道,他们跟银发在南街打了起来,而且是外地人,这才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崔俊顿了顿,“而且,最近我们发现,这伙人跟四联社走的比较进”蒋天仁笑了笑,“呵呵,这秦云飞这段时间也没少花心思,不知道他又搞什么花样,看样子,p县也安宁不了多久了”“对了,劫我们货的那批人,有结果了吗?”蒋天仁问道“蒋爷,那伙人现在就像消失了一样,一点消息都没有”“哦?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蒋天仁两眼冒出冷冷的邪光,嘴角一抹阴笑“这盘棋越来越复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