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胃口特别好,一个全家桶,都被我给吃了,我打了个饱嗝,摸了摸肚子,真是爽啊,恒哥拍拍我的肩膀,“哇靠,你真能吃,你是不是饿死鬼投胎的”顺手给了我一瓶可乐,我接过可乐,就喝了起来。强哥喝了一口可乐,嚼着汉堡,“屎恒,你才知道啊,我见到他的第一天,就知道他是饿死鬼了”恒哥瞥了眼强哥,“你以为你自己能好到哪里去啊”强哥又跟恒哥耗上了,“我怎么啦”就见强哥嘴里的东西都喷在了恒哥身上,恒哥拍了拍衣服,一脸的愤怒,刚要发作,就听到远哥说,“别吵了,刘少诚出来了”

  强哥跟恒哥听到远哥这么说,也不闹就了,我看到刘少诚的边上,又多了几个人,有个人跟刘少龙长得还挺像,强哥看着向天夜总会门口的人,“那不是刘少龙和他的四金刚吗,”远哥哥点了点头,看到刘少龙他们都上车了,也把车子发动了,跟在他们后面,这次差点跟丢了,因为我们离得实在是远,被发现就死定了。就看到刘少龙带着刘少诚他们进了饭店,吃了饭以后又回到了夜总会,我们就这样跟着,始终没有发现有什么机会,像这种老大,哪个不是很惜命啊,到哪都很小心。

  远哥又把车开到了夜总会门口的那个地方,我们就在那蹲着,强哥和恒哥还是在后面打牌,不过多了一个人,我们商量好了,轮流在车里看着,正好三个人,可以凑一桌斗地主,这可把我乐开心了,我以前没事就在网上跟人玩斗地主,早就已经成了大神级别的人物,就算强哥再我面前也不顶用了,该赢多少赢多少。估计他们也不想跟我来了,我没玩几把,就让我去看着,到最后我也看不起他们,不就赢他们点钱吗,至于这样吗,我自己退出,不跟他们浪费时间了,专心当起了自己的狗仔。

  大概晚上九点钟的时候,我竖了个懒腰,远哥他们还在打牌,我揉了揉眼,正好看到刘少诚从夜总会里面出来了,“远哥,别打牌了,刘少诚出来了!”远哥他们把牌给收了起来,远哥看着外面,“跟抢他们,慢点,别被发现了”我把车子发动起来,“知道了,远哥,放心吧”说着,我就把车子发动了。

  我开着车,跟在刘少诚他们的后面,这么晚了,这也不是他回家那条路啊,他这是要去哪啊,不会是去找情妇把,要是那样,可过瘾了,想着,我就笑了起来,当然,没有被远哥他们发现。结果让我失望的是,他不是去找情妇,他把车停在了一个洗浴中心的门口,这个洗浴中心名字还挺不错,叫云水阁洗浴中心。没想到这老小子还好这口。我把车也停了下来远哥拍了拍我的肩膀,“旭儿,刘少诚他们不认识你,你进去看看,看看里面什么情况,说不定我们就可以从这里下手”我指了指自己,“不会吧,我去?”远哥也看着我,“没事,旭儿,你行的,不用怕,我们相信你”我尴尬的笑了笑,“不是啊,要我去搜集情报可以,可是费用誰付啊”远哥的表情一下就变了,“妈的,你小子是这样想的”说着,呼啦了一下我的头,“赶紧给我死进去”我连忙伸手,“你别弄我,我去还不行吗”就听到强哥跟恒哥在后面就哈哈笑,我把车门打开,就出去了。

  《最%#新!章N1节上nG酷,!匠网6W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到了云水阁洗浴中心里面,刚到里面,一个服务员就过来了,“小哥,第一次来吧”我走到了洗浴中心的柜台,“你怎么知道啊”前台递给了我一个牌子,我拿起了牌子,我也确实是没去过洗浴中心,以前都是去正规的澡堂洗澡的,就在我疑惑这牌子是用来干吗的,边上那个服务员又开始说了,”“这是开柜子的钥匙,也是我们这里的消费凭证,完事以后,凭这个到前台来结账”我点了点头,“那我知道了”那个服务员还跟着我,“小哥,你知道我们这里什么最出名吗?”我看了他一眼,“什么啊?”服务员特别自豪的跟我说,“我告诉你,我们这里的姑娘最出名了,那一个个的,功夫绝对好,而且个个都很漂亮,很性感”说着,还给我比划了一下。

  我这才知道,感情这是拉皮条的。我答应着,“我先去洗洗,有需要了,再跟你来找你”服务员赶紧答应着,“嗯,那行,有事叫我啊”我临走的时候,用目光扫了一眼大厅,刘少诚的两个手下,就坐在大厅,喝着茶,他们也看着我这边,笑了笑,似乎对这里拉皮条的已经习以为常了。我也笑了笑,转身就进了洗澡的地方。

  洗浴中心里的毛巾,都是里面发的,洗头膏之类的东西,都是免费的。我也领了一条毛巾,把衣服都脱了,放到柜子里,就进浴室里去了。说实话,洗浴中心跟普通的正规澡堂,还是有差距的,云水阁里的环境非常好,池子也很大,里面的雾气也不是很大,我观察了几眼,看到了刘少诚,就找了一个离刘少诚进点的地方坐下来了,刘少诚的边上还有三个人,也都是他的手下,就坐在刘少诚的身边,陪着他泡澡,他们身体都很健壮,都是一个表情,非常冷漠。

  刘少诚在里面泡了一阵,把身子整个沉到水里,然后站了起来,就从水池里出去了,他的几个手下,也跟着他出去了,我在池子里,继续假装泡了一会,也起来了,就找了个淋浴,开始洗头,一边洗头,一边注意着他们,刘少诚跟他的几个手下,也在那边洗头,他们比我早,洗完就出去了,我也不敢耽误,紧跟着也出去了,没想到,一着急,脚一滑,直接就往前面趴了过去,“卧槽!”就在我快要摔倒的时候,抓到了一个人,真是救命稻草啊,我抬头一看,卧槽,刘少诚的手下,我看着他,笑了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那人的表情也没有变化,“没事”我又说了几声对不起,就到了外面。

  就在我经过刘少诚边上的时候,刘少诚笑着对我说,“小兄弟,洗澡的时候注意点,一一下要是摔倒,不能把牙磕掉了啊”我也笑了笑,连忙点头“谢谢叔,我知道了”刘少诚拿了一件洗浴中心给的衣服,“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我心里一惊,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叔,你怎么知道的啊”刘少诚把衣服穿上,“我每天都来这里泡澡,十多年了,从来没变过,头一次看到你”我“奥”了一声,一脸的不好意思“我爸我妈去出差了,我是偷偷跑出来玩的,第一次来这种洗浴中心”刘少诚一副我懂的的样子,“你们这都是好孩子,哪像我们那时候啊,都没人管”我也没再说话,把洗浴中心发的衣服,也给穿上了。

  刘少诚用胳膊肘戳了我两下,给我吓得一哆嗦,“怎么啦,叔”刘少诚一脸的微笑,“小兄弟,我跟你讲,这里的足疗非常棒,你要不要试试啊”我犹豫了一下,刘少诚拍着我的肩膀,“小兄弟,我请你,走吧”卧槽,不是吧,开什么玩笑,刘少诚要请我做足疗?我也不敢不答应,反正也是要跟着他的,“呵呵,那谢谢叔了”说着,就跟着刘少诚去了二楼。刘少诚一脸享受地躺在沙发上,我就躺在他边上的一个沙发上,还真别说,这足疗真是不错,又酥又麻,主要这按摩女是真的漂亮,一身的职业装,乳沟都看到了,给我看的,这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刘少诚一副猥琐的表情,“喂,小兄弟,看什么呢”说着还朝我眨了眨眼。我连忙解释,“没,没看什么”,刘少诚“哈哈”的就笑了起来,“年轻人嘛,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下倒是给我弄得有些脸红了。做完足疗,刘少诚也没再要别的服务,问我用不用,他请我,我倒是想啊,可是没办法,就和刘少诚一起出去了,刘少诚帮我把帐还给结了。

  云水阁的门口,刘少诚搂着我,“小兄弟,我先走了,再见啊”我朝刘少诚挥了挥手“再见,叔”,刘少诚坐着霸道就走了。我走到了我们开来的那辆本田的边上,发现车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没理由啊,这时候手机响了,我掏出手机一看,远哥打来的,“喂,远哥,你们人呢”“我们在吃刷羊肉呢,就在真爽羊肉馆,二楼,就在马路边上,你看看,很显眼的”我是很生气的,“妈的,我去拼死拼活的,你们去吃刷羊肉?”远哥的语气里充满了鄙视,“行了吧,跟刘少诚都称兄道弟了,还拼死拼活”我这一下被远哥也讲的没话说了,就把电话挂了,找到了“真爽羊肉馆”这名字还真有才。

  我到羊肉馆找到了远哥他们,妈的,这一个个真不要脸,吃得真是开心。我到了他们边上,就坐了下来,原来从这边的窗户,可以直接看到云水阁的门口,我说远哥怎么能知道刘少诚是搂着我的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