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元哥,还有顺哥,坐着奥迪,到了一个小饭店,属于很不起眼的那种。元哥带着我们,进了饭店,到了一个包间,里面坐着四个人,一个个西装革履,看到元哥进来了,都站了起来,跟元哥握手,元哥拉过一个椅子,坐了下来,“旭儿,顺子,你们都坐下吧”听着元哥这么说,我和顺哥,也拉过椅子,做了下来,一个中年男子,戴着金丝眼镜,端起一杯酒,“来,元哥,恭喜你重回东决”,说完,其他几个人也都把酒杯拿了起来,“恭喜了,元哥”,元哥把酒杯倒满了就,端了起来,“客气了,我能重掌东决,还是靠在做诸位的支持,我先干为敬”说完,元哥就把酒给喝了,元哥喝完酒后,“顺子”顺哥点头,从兜里掏出了四张银行卡,放在桌子上,元哥转了转桌子,把银行卡转到了那四人的边上,“每张卡上是三百万,连着上次的两百万,一共五百玩,密码六个零”对面的四个男子,对望了一下,把卡收了起来,“元哥客气了”元哥笑了笑答道,“以后大家有的是合作机会,还请诸位,多多帮助李某”,说着,元哥又倒了一杯酒,“来,我再敬大家一杯,”对面的人,也都举杯了,元哥一口把酒喝了,然后站了起来,“我还有事情处理,你们慢慢吃,李某先告辞了”元哥又跟对面的人,客套了几句,就带着我们出去了。

  深秋了,快到冬天了,晚上还是挺凉的,尤其是一阵风吹过的时候,我摸了摸胳膊,跟着元哥,回到了奥迪车上,顺哥开着车,元哥和我坐在后面,“旭儿,你知道刚才那都是些什么人吗?”我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告诉你吧,他们呢,一个是市长,一个是副市长,一个是市委书记,还有一个呢,就是我们z市的公安局长了”元哥说到这,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在东方皇朝,那么大的动静,却没有一个警察出现,原来,元哥早就把关系打点好了,元哥抹了抹自己的脸,晃了晃脑袋,“旭儿,哥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金钱做不到的事情,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格,他们,也不例外”我点了点头,这个,我也懂,生活在这样一个金钱社会,我怎么能不知道钱的重要性,我要是有钱的话,我也不会让人看不起,也不会连自己喜欢的人,都无法去面对,想到这,我又想起了体辉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我伸手摸到了脖子上的项链,打开相框,车里太黑,也看不清,就又把相框合上了。

  酷5匠dv网Q正版☆%首…S发;√

  元哥看着我,”老看你摸这东西,这照片上的人,一定对你很重要吧”我点头,“嗯,很重要,比我的生命还重要”元哥摸了摸我的头,“旭儿,你不适合走这条路,”我看着元哥,“我知道,我只想报仇”元哥也没有在说什么,车子里很安静,我发现我们离市区越来越远了,马上就到郊区了,也不知道元哥这么晚,带着我们到底要去哪。又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样子,我们已经彻底离开了市区,到了郊外了,我透过车窗,看到前面停了好几辆车,都把车灯开着呢,车子边上有不少人,都是穿着红色衣服,很显眼,一看就是血煞的人,他们有的蹲在边上聊天,有的则是靠在车子边上,抽烟,顺哥把奥迪开到那几辆车的边上,就停了下来,我们几个下车以后,那些人,也都站了起来,一个大汉走了过来,“大哥,都准备好了”元哥摆了摆手,大汉跟在元哥的身边,我这才看到,车子前面,还跪着四个人,一个个满脸鲜血,看起来非常的凄惨。

  元哥走到他们面前,“你们几个,跟我多久了”,一个男子,一下抓住了元哥的腿,“元哥!元哥!我错了,我不该背叛你的!我错了!再给我次机会!饶了我!饶了我!”边上的几个人,跪在地上,“元哥!放了我们吧!我们跟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元哥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也是非常的激动,一脚把那人踢了过去,“你们他妈的跟我多久了!”,元哥有点疯狂了,他抓住一个人的肩膀,“阿山!你说,你跟我多久了,”阿山跪在地上,不停的给元哥磕头,“元哥,我错了!我错了!”元哥的眼睛已经红了,转过身,狠狠地说了一句“埋了”,元哥说完以后,那群人又开始叫唤了起来,血煞的人,已经开始挖坑了,我看着元哥,“真的要全部埋了?”元哥点了一根烟,拍着我的肩膀,“出来混,本来就是这样,他们既然背叛我东决,就早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人不狠站不稳,我不这么做,以后有几个人,会服我?”元哥抽了口烟,“我们混社会的,本来就是一只脚踩在棺材里,一只脚踩在牢房里,说不定,明天就是我了,”我看了眼元哥,“不会的”说完,我和元哥,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其实,元哥靠在奥迪车上,抽着烟,看着血煞的人,把阿山他们几个给埋了,我看到了,元哥的眼角有泪水滑落,谁都是有感情的,这些都是跟了他有些年头的人了,作为一个大哥,亲手埋了曾经和自己并肩作战,同甘共苦的小弟,元哥的内心,一定非常痛苦,我转头看了眼元哥,叹了口气。

  元哥打开了奥迪车的车门,“旭儿,走,哥哥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带你潇洒去”我一看又要走了,连忙坐到了驾驶的位置,“元哥,我来开”我笑嘻嘻的,“长这么大,还没开过奥迪呢”元哥拍了我一巴掌,“你小子!”然后就和顺哥坐在了车后面,还车别说啊,这奥迪跟强哥的马六就是不一样,这开着的感觉都不一样,妈的,真是货比货该扔!

  元哥给我指着路,半个小时那样,我们就回到了市区,这都半夜了,可是繁华的市区,依然有着不少人,逛着夜市。在元景大酒店的门口,我们把车停下了,元哥带着我们进了饭店,我就看到饭店里,所有桌子上的人,都站了起来,非常的有气势“恭喜元哥重掌东决!恭迎元哥回来!”元哥抱拳,“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各位请坐!”然后就到了一个桌子边,坐了下来,“旭儿,一晚上没吃东西了吧,来,吃”我用肘子抵了抵顺哥,“顺哥,这些都是什么人啊”顺哥拆开了一套餐具,“这些都是z市的小掌柜,手里都有些人,但都是小角色,都是依附我们东决的”我“哦”了一声,原来元哥是z市的黑道大哥,怪不得背后纹个关公,我看着元哥,其实元哥已经很大了,按照辈分,我应该叫元爷的,元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干吗呢,小兔崽子,一直盯着我看”我笑了笑,“元哥,你多大了”元哥一脸的不耐烦,“你问这个干吗”我撇了撇嘴,“我就在想,是不是要叫你元爷”元哥一把推到了我的头上,差点没把我推出去“叫元哥!”我扶着顺哥,“哦哦,叫元哥,元哥”顺哥在一边就笑了起来,“来旭儿,来喝酒,感谢这些日子你对大哥的照顾了”我也没客套,把元哥刚倒好的酒,拿过来就跟顺哥干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