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天成为了我的第一个小弟,和我们住在一起,当然,跟我睡一个房间,别想歪了,我们不搞基,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起来了,我打算给我的小弟买几件衣服穿穿,身上那件破校服,也不知道多久没换了,这要是出去,真是给我丢脸。远哥看见我起来了,“旭哥今天起来挺早啊”我笑了笑,“哪里,哪里”远哥拍了我一下,“过来,给你样东西”远哥从房里,给我拿了个小本子,我接过来,看了看,“驾照,这么快?”“行了,这社会,有钱做什么都快”我把驾照装了起来,“那我出去了啊”到了大厅里,正好看到强哥在看电视,一脸的谄媚,“强哥,你车子借我开开吧”强哥往边上坐了坐,“不借!”“强哥,你还是不是兄弟,不就一辆车吗,你都舍不得,大不了坏了我赔你呗”然后一脸鄙视的看着强哥,“强哥也有点觉得不好意思了,不是,不是,你有驾照吗?”我把驾照拿了出来,“这不是吗?”“那好吧”说着,强哥把钥匙给拿了出来,我接过钥匙,“谢了啊,强哥,”等我跟晓天走到门口的时候,强哥喊了一句,“小心点啊,你说撞坏了你要赔我的”我也没回头,“行了,看你那小气样,怎么做哥哥的”

  1.酷√$匠KA网q永D久、免费F…看N9小(Q说-

  我跟晓天,就从小区走到了盛世,也没多久,我把昨天晚上,海爷给的两万块钱拿出了一万,“晓天,这个给你,”晓天看了看我,没有接过去,我把他的手拉过来,“给你,你就拿着,海爷说过,我们混社会的,混的就是钱,我是你大哥,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行了,拿着吧”晓天也没说什么,把钱装了起来,“晓天,你没手机吧?”晓天点头,“那行,等会给你再买个手机,看你这样,就是个好学生,不像我们那会,”晓天终于说话了,“你以前上学怎么样啊”我把项链掏了出来,打开相框,“喏,你看,这个叫刘帅,正常倒数第一,这个叫体辉,倒数第三,这个叫蒋成,倒数第二,我呢,倒数第四,这个叫狗哥,倒数第五,反正班里前五,正常情况下,都是我们的”晓天笑了笑,“你们真行,大哥,这都是你的兄弟吧”我摇了摇头,又想起了成子他们“是啊,都是我兄弟!亲兄弟!”我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

  到了盛世,今天是赵天值班,我跟天哥打了个招呼,“天哥,这是我小弟,李霸天”天哥看了眼晓天,“怎么穿得这么破”太丢人了,“那个,天哥,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我这不是正要带他去买衣服吗”天哥摸了摸我的头,“哈哈,哈哈!我这不是不知道吗,那行,旭儿,你去吧,注意安全啊”“嗯,那我去了”开着强哥的马六,我们就离开了盛世。

  主要是我不敢开远哥的车,碰到哪里,我也赔不起,至于强哥的马六,我还是抗得住的,到底是新手,这一路开得,把我紧张死了差点真出了车祸,这一路上也没少被人骂,晓天坐在副驾驶,“大哥,你会开车吗?”我照着晓天的头,就是一巴掌,“说什么呢,敢怀疑你大哥,我这不是开着呢吗?”到了步行街,我把车给停了,还好没出什么事,带着晓天买了几身衣服,还真别说,这小子真是帅,搞得我都自卑了,然后又带着晓天去数码城买了个手机,一千多块钱,他也挺喜欢的,我看了他一眼,也真是苦了他了,小小年纪,一夜之间,家人都没了,也不知道这些日子,他是怎么过来的,我也没问,那是他心中永远的伤痛,是我们不该触碰的地方,行了,晓天,别玩手机了,带你走吃饭,你想吃什么啊,晓天想都没想,“我要吃肉”,我拍了拍晓天的头,“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啊,太丢你大哥我的脸了”“我都好久没吃过饱饭了。。。。”说着,眼睛又红了,“行了,走了,哥带你去吃肉”说完,就带他去了一家小饭店,点了一桌子的菜,什么鱼香肉丝,梅干扣肉,红烧鱼,红烧肉,糖醋排骨。。。我指了指桌子上的菜,“喏,都是肉,吃吧,真没出息”晓天感动的点了点头,“大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愣了一下,“因为我是你大哥,你是我兄弟,行了,吃你的吧”这小子也真能吃,怪不得长得那么结实。

  吃完饭,我又把晓天带去剪了个酷头,“晓天,你多久没剪头了,”晓天坐在椅子上,“好久了,”我摇了摇头,可怜的孩子。剪完了头,真是又精神,又帅子,妈的,这样的小弟,才能带出去。“晓天,我们走郊区吧,我去练练扯,你要学不?”晓天点头“好啊,我也喜欢车”就这样,我跟晓天到了郊区,我练了一会,觉得差不多了,就给晓天教晓天开车,晓天比我还厉害,一教就会,,“操!晓天,你学东西这么快”晓天也得意了,“还行吧”我就知道,这孩子不能夸。我们在郊区,又绕了几圈,准备回去了,还真别说,郊区的空气真是好,这时候,晓天晃了晃我,“大哥,你看那边”我朝着晓天指的方向,看了看,“那边怎么躺着个人啊,我们走看看”晓天撇了撇嘴,“大哥,还是不要了吧,荒郊野外的”我拍了他脑袋一下,“你傻啊,我们是黑社会!黑社会你知道吗?况且你看他还躺在地上”说完,我就把车开了过去,到了边上,我下车一看,这人浑身是血,背后都是刀伤,我把。他翻了过来,试了试鼻息,“妈的!没事,就是血流多了,死不了”说着,我就和晓天把大汉给抬上车了,“大哥,我们要干吗啊”我白了晓天一眼,“救他啊,一条人命呢”晓天也没说话。我把车停在了我们盛世的那个诊所,然后就把人抬了进去,“医生呢!救人”几个护士推着车子,跑了过来,“怎么伤成这样!”然后就把人给推走了。过了一会,那个年轻医生过来了,看见他就不爽,”那人不是盛世的吧?”“不是的,怎么啦?”“那你赶紧交钱去”我点了点头,也懒得跟他废话,“行”然后就把钱给交了,几千块钱又没了,昨天晚上那一票,算是白干了。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我安慰了自己一下。我问了下医生,“他什么时候醒啊?”“我怎么知道,睡够了,自己就醒了”这话顺跟没说一样,这个废物,我白了他一眼,“哎?你这什么眼神”我连忙换了个表情,“没什么,没什么,呵呵”医生望了望我,“这人哪来的”“干吗啊?”医生的声音也变小了,“你知道吗,他背后纹了一个大关公”“昂,怎么啦?”他一拍我脑袋,“什么怎么啦,就你还混社会,你知道吗,只有称霸一方的老大,才敢纹关公”我愣了一下,“不是吧!”然后又摇了摇头,“就算是,那照着也成这样了,行了,我走了,明天我再过来看看。”

  晚上回去的时候,我也把事情给远哥他们说了,他们也不关心,反正不是H市的,跟我们盛世也没关系,我就琢磨着明天去看看他,看他能不能醒过来,我对他还是挺好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