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以后,盛世娱乐城,海爷的办公室,盛世的核心人员都在,海爷坐在椅子上,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叠纸,“这是这几年,我们盛世放出去的钱,事情太多了,以前也一直没想起来去要,今天把大家都叫过来,就是要大家把这些分分,把帐都给收回来”海爷看了大家伙一眼,“都没意见吧,那行,你们自己来挑吧”远哥第一个走了过去,从上面就抽了两张,然后就带着我们出去了。

  盛世的车库里,远哥叼着烟,“上车!”我和强哥,恒哥,上了大金杯,“远哥,就我们几个啊?”远哥把车发动了,“去要帐,能不打就不打,我们四个,够了”第一单是肥狗,欠了公司七十万,利滚利,已经一百二十万了。我们把车停在了胜利棋牌室的门口,远哥把车子的后备箱打开,我从里面拿了一把砍刀,别在了裤腰上,就跟着远哥进了棋牌室。棋牌室的生意很好,很多人都在玩牌,远哥喊住了一个看场子的,“哥们,我们想找肥狗哥”那哥们打量了我们一下,“你们找肥狗哥干吗?”远哥笑了笑,从兜里掏了两百块钱,”我们找肥狗哥商量点事,还请兄弟帮帮忙”男子也笑了笑,“小事,小事,我这就去叫肥狗哥”男子笑呵呵的就走了。不一会,楼上就下来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挺着个大肚子,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弟,远哥朝着肥狗走了过去,伸出了手,“肥狗哥,”肥狗没有搭理远哥,“你们找我什么事,直接说吧”远哥也不废话了,“肥狗哥,你欠我们盛世的钱,是不是该还了呢”肥狗开始装糊涂,盯着远哥,“钱?我欠你盛世什么钱了?”远哥笑了笑,“这么说,肥狗哥是不打算还钱喽?”肥狗伸手指了指远哥,“我什么时候欠你们盛世的钱了?小崽子,赶紧给我滚,这里是我的地盘,以后别让我看见你们”远哥看了看我们,“好像我们的肥狗哥贵人多忘事啊”话音未落,远哥一肘子打到了肥狗的脸上,然后一脚把肥狗踹倒在了地上,远哥顺手从边上抄起了一个凳子,就往肥狗身上砸,我们一看远哥上手了,也都冲了上去,我拿起一个凳子就照着肥狗的小弟砸了过去,强哥上去就踹,棋牌室里一下就乱了,都不打牌了,都开始往出跑。恒哥大喊了一声,“旭儿!后面!”我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往边上一躲,后面那人,一刀砍空了,恒哥从背后把刀抽了出来,照着那人的后背就是一刀,我上去又是一脚,这时候,肥狗楼上的小弟开始下来了,“大哥!”远哥拎着一脸鲜血的肥狗,这时的肥狗,已经快要变成死狗了,“都给我住手!不然我弄死他!”说完,远哥望着肥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江湖规矩,肥狗你今天要是不还钱,我就要你两只手!”说着,远哥就从背后把砍刀给抽了出来,放在肥狗的脖子上。

  酷|(匠7C网T!首}、发

  肥狗也不嚣张了,声音很微弱,“我,我给钱,放,放开我”“叫你的小弟都散开!”肥狗看着他的小弟,“散,散开”说完,远哥拎着他,就往楼上走,强哥看着周围的小弟,手里拿着砍刀,“妈的!都散开!没听见啊!”远哥拎着肥狗,到了他的办公桌上,把肥狗扔在了椅子上,远哥坐在桌子上,“吭”的一声,把刀插在了桌子上,肥狗从抽屉拿出了一本支票,撕下了一张,远哥从兜里也把欠条拿了出来,扔在肥狗的桌子上,“一百二十万,一分都不能少!”肥狗没敢说话,把支票给签了,远哥拿过支票,仔细看了看,装进了兜里。然后又拎着肥狗,开始往出走,外面的小弟,一个个的面色凶狠,把门堵着,恒哥上去就是两脚,“妈的!干吗!你们要干吗!”这才让开了一条路,远哥拎着肥狗,“你们先上车!”强哥把车门打开,就上去了,我们也没废话,就上车了,远哥左手用胳膊夹着肥狗,右手拎着刀,到门口的时候,一脚把肥狗给踹了回去,然后转身就往车上跑,我们赶紧把车门关上,开车就跑了。

  回到盛世,远哥把支票给了海爷,海爷又给我们一人分了两万块钱,我留了两千在身上,剩下的都存银行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远哥叹了口气,“唉”我问远哥,“怎么啦,远哥,叹什么气啊”远哥也不说话,吃了口菜,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放在了桌子上,强哥拿起来看了看,“卧槽!丧彪!”我好奇的问强哥,“怎么啦,强哥,谁是丧彪啊?”我从强哥手里接过欠条,“卧槽!两百三十万!”我咽了口口水,恒哥冷不丁地开口,“远子,你说你什么手气啊,净抽几百万的,这次还是丧彪,让不让人活了”远哥尴尬的笑了笑。“强哥,丧彪到底是谁啊,听名字挺恶心的啊”强哥夹了个花生米,放到嘴里,“你算说对了,他确实很恶心,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强哥把筷子撂下了,“他这个人,心狠手辣,而且非常好色,还喜欢吸毒,这毒吸多了,就会精神错乱,总是做出让人发指的事情,就比如说去年吧,他在饭店看上了一个服务员,就把人家给抓了去,玩了一夜,直接就把那女的给玩死了,然后直接给埋了,”强哥叹了口气,“最后给人发现了,不过那都好久以后了,后来人家报警了,警察也没证据,没有办法抓他,家里人闹到了丧彪的迪厅,当天夜里,一家人都被砍死了,不过,听说还有个孩子,因为在住校,活了下来”听到强哥说的这些,觉得人生真的好像命中注定一样,这就是命,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你反抗不了,也不知道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一夜之间,家破人亡,真是够可怜的了。“强哥,丧彪再厉害,能有我们盛世厉害吗,你们怕什么啊?”强哥挠了挠头,“那倒不是,丧彪比起我们盛世差远了,他就是个小掌柜,只是他的行为是我们常人难以理解的,不好对付”远哥,“行了,吃饭吧,明天去收帐的时候,多带点弟兄,我就不信他丧彪能耍出什么花样来。”远哥这话也对,我们听着,也不怎么担心了,就都踏踏实实的吃饭了。

  吃完饭,我问远哥,“远哥,你能不能给我搞个驾驶证啊,我想开车”远哥瞅了我一眼,“你会开车吗?就要驾驶证”“会啊,怎么不会了,不信你问强哥”我用肘子戳了强哥一下,强哥连忙点头,“是的,是的,旭儿开车挺好的,一学就会”远哥也不废话,“那行,改天我找海爷,花点钱,托关系,给你弄一个”我连忙点头,这以后得努力攒钱了,买辆车开开。

  第二天的晚上,我们又到盛世的车库集合了,为了保险起见,这次去了不少兄弟,得有十五六个,大牛哥他们也都来了。我问远哥,为啥非得晚上去,远哥说了,这次很有可能打起来,晚上去,好办事。我们来了两辆大金杯,然后就出发了,不得不说,大城市就是大城市,夜色真是不错,灯火辉煌的,到了皇朝迪厅的门口,把家伙都准备好,我们就都下了车,还真别说,我们这一伙人,还真有气势。迪厅里面灯光闪烁,非常嘈杂,一群男男女女,在里面非常地嗨,还有很多人看起来年龄挺小的,头发花花绿绿的,一看就是不良少年,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