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唱了大半夜,也都困了,我们就打算不通宵了,就都回去睡觉了,这一觉睡得也真是爽,醒来都早上十点多了,醒醒困,玩了会手机,又到饭点了,就去楼下吃饭了。

  最%%新|章节☆~上酷\匠!_网O

  早饭午饭一起吃,这个带劲,吃的那叫一个猛啊,谁也都不理谁,眼里只有菜和饭。中途,成子又接了一个电话,不过这次没有出去接,“嗯,到了,那过来吧。”我们都很好奇,谁来了啊?还都到了。帅子又憋不住了,“蒋成,谁啊,谁到了?”成子卖了个关子“等会就知道了,我说了,今天有惊喜。”

  过了一会,一个男子进了饭馆,走到我的边上,顺手从另一个桌子边上拎了个凳子,就坐了下来。我当时就不淡定了,“大哥,坐错地方了吧,这有人了”男子摸了摸蒋成的头,“成成,想哥哥没?”我操,我当时就要吐了,尼玛的,程程,成成?上海滩?帅子一下没憋住,“噗”的吐了出来,一脸的歉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继续。”体辉左手摸着自己的脖子,“旭,水!水!卡到了,卡到了!”我连忙从边上的饮水机给体辉到了杯水。成子看了一眼男子,“我都说了,别叫我成成,还有,别摸我头。”然后继续低头吃饭,男子很尴尬的摸了摸脑袋,“哈哈!”。我看着成子,“这就是惊喜?”成子点头,继续吃饭。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男子,一脸的玩世不恭,眯着眼,吊儿郎当的,不过看着挺壮实的,尤其穿着一个短袖,胳膊上的肌肉,显露无遗,只是左手小臂上,纹了一个小企鹅,我郁闷了,这尼玛什么情况。。。。

  我也没说什么,赶紧填饱肚子才是正事。过了一会,我们都吃好了,男子也把烟给掐灭了,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成成,什么时候走啊?”“先回我家等等吧,现在学生应该还没上学呢,还有,明哥,别叫我成成。”我是很疑惑啊,不过我刚想问,帅子这家伙就问了“去哪啊,还有,这跟学校有什么关系?”成子又开始装逼了,“惊喜!”,我看了看明哥,思考了一下,我懂了,我和体辉对视了一眼,是的,我们都懂了,只有刘帅这个孩子不懂了。

  帅子他们加上明哥,正好在那打牌,我也不喜欢打牌,就在一边看电视。到了差不多一点的时候,成子把牌一扔,“行了,明哥,不打了,时间到了,叫上人,去学校了。”帅子不爽了,“去学校干吗啊,我这牌多好啊,打完,打完的,你们怎么这样。”我拍了拍帅子的肩膀,“走报仇了,你不去就在这自己玩吧!”帅子一听报仇,立马精神了,牌也不要了,“报仇?卧槽,真的假的”“假的!”说完,我们就都往出走了,也不管刘帅这个傻逼。

  到了楼下,明哥跟成子说,”等等的,我叫他们过来。”然后就打了个电话。等了十多分钟吧,一辆金杯车就开了过来,停在了我们面前。驾驶员把车窗摇了下来,“明哥,上车吧。”说完,我们几个就都上了车,车上连着开车的,一共三个人,一看就是混社会的那种,我们几个上去,就显得比较挤了。“晓天,开车吧,一中门口停下”说完,明哥又跟成子说,“成子,还没介绍呢,你这几个兄弟。”成子伸手一指,“张旭,宋体辉,刘帅,都我兄弟。”说着又望了眼明哥,“他叫萧明,叫他小明就好”,萧明照着成子头上就是一巴掌,“说什么呢!”成子望了望萧明,“谁让你叫我成成的!”哈哈哈哈,说完,一车人都笑了。

  车子停在了学校门口,明哥看着我们,“等等吧,我找人观察过这个李猛,过会应该就会来了”我带着崇拜的眼神望着萧明,“明哥,做的真到位!”萧明笑了笑,“没什么,小意思,小意思。”成子看了眼萧明,“看把你得瑟的,你就那点出息。”“你说什么!”说着,伸手又要打成子。体辉伸手一指窗外,“明哥!李猛!”萧明也不找成子了,“晓天,开过去”然后大金杯立马开到了李猛的边上,吓了李猛一跳,“妈的!怎么开车的!”车门被一下打开了,萧明一脚就踹李猛肚子上了,李猛捂着肚子,萧明站了招手,车上下去了两个人,拿着麻袋就套到了李猛头上,“妈的!你们干吗!干吗!绑架啊!”,那两哥们上去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妈的,给老子老实点”,说完就把李猛扔到了后备箱里,李猛也乖了,也不吵了。晓天把车开到了郊区。然后我们就都下了车。

  萧明把后备箱打开,把李猛从后备箱拉了出来,把麻袋也给拿开了,李猛一眼就看到了我们,“你们!是你们!宋体辉!快放了我!你们敢抓我!你们会付出代价的!快放了我!”成子从后备箱里抽出一根棍子,照着李猛的头上就是一棍子,“去你妈的!你他妈是天王老子,我今天也能弄死你!”李猛捂着头,在地上就滚了起来,“啊!你们会付出代价的!我爸是副县长!”成子上去又是一脚,“我去你妈的!欺负我兄弟,我管你是谁!老子弄死你!”说完,成子望着我们,“该干啥干啥,别弄死了”说完我们也不废话,就都上手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打了一会,我们也都解气了,成子把李猛手机掏出来了,“把你那个康哥叫出来,怎么说,不用我教你吧!”

  李猛也是抗打,这么久了,还能讲出话来,他拨通了那个康哥的号码,“喂,康哥,我在郊外呢,我们几个骑的摩托车坏了,你来带我们一下,”“嗯,就是那,我等你。”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成子从兜里把烟掏了出来,给我们都散上了,望了望萧明一伙人,“谢谢哥几个了。”萧明笑了笑,“没事,别把事情闹大就行,这李猛是副县长儿子,虽然我们跟副县长不对路子,但也不能把人家逼急了。”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我们看到一辆捷达轿车开了过来,萧明对着跟他来的几个人说,“快,跟上去,不要让他跑了”说完,萧明跑到了马路上,朝着捷达轿车招了招手,捷达车停了下来,“哥们,什么事啊”萧明一把拉住了那个康哥的脖子,另一只手,把车门打开了,萧明几个人就把他给拉了下来,那个康哥还想还手,萧明几个人也不惯着他,上去就是一顿打,那个康哥也萎了,和李猛被扔到了一起。那个康哥也看到了我们几个,狠狠地看了我们一眼,“原来是你们几个!这次我算栽了!不过你们放心,只要我不死,我会还回来的!”成子照着那个康哥头上也是一棍子,“妈的!跪下!给我兄弟跪下!还有你!李猛!”上去又给了李猛一脚。李猛立马就跪下了,那个康哥也是硬气,倒是没跪,看着李猛“没出息的家伙!”,“妈的!不跪!”成子拿着棍子,照着他身上就打。然后从兜里把折叠刀拿了出来,“体辉,给你,自己看着办!”体辉犹豫了一下,拿起了折叠刀,朝着李猛走了过去,李猛慌了,“别!别!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饶了我!饶了我!啊!啊!”体辉什么也没说,照着李猛的胳膊就是两刀。这时,成子接过了折叠刀,就要扎李猛,萧明一把拉住成子,“蒋成,够了!你今天过火了!”成子一把挣脱了萧明,“你别管,这刀是狗哥的!”说完,一刀扎到了李猛的腿上。李猛“啊!”的叫个不停。我终于明白了,成子那天为什么说都怪他了,他是有能力阻止一切的发生的,可是他没有。我看了一眼暴怒的成子,深呼吸了一口气。蒋成,你到底还有什么在瞒着我们。这个时候,那个康哥忽然笑了,“呵呵,你们不会有好日子的,李猛是副县长的儿子,我是龙氏的人,龙氏也不会放过你们的!”龙氏集团是P县两大巨头社团之一,我当时就懵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