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猛拿起匕首,就要扎体辉。我一下就慌了,挣扎了起来,跪在地上,“猛哥!猛哥!不要,不要,我们错了,你别这样,我们认错!我们认错!你冷静点!”帅子红着眼睛,喊了起来,“李猛!有什么冲我来!别找体辉,来啊!”,耗子照着帅子就是一脚,拽着帅子的衣领,“妈的!刚才还不够是不是?记好了,我妹妹再出什么事,我要你命!”

  李猛没有反应,照着体辉的胳膊,一刀就扎了上去,然后疯狂的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妈的,惹老子,还拿匕首吓唬老子!你算第一个!”说完,又是一刀,体辉一脸的平静,只是死死盯着李猛。“啊!妈的!我跟你拼了!”也不知道狗哥哪来的力气,一把抱住了李猛的腿,上去就咬,“妈的!属狗的!死一边去”李猛一脚就把狗哥踢到了一边,然后就走掉了。狗哥哭了,哭的很难看,他紧紧地抱着体辉。

  我看了眼成子,成子红着眼睛,双手攥得紧紧的,就在那发呆。我努力地站了起来,拉着体辉的手,“哥,起来,带你去医院。”然后拍了拍狗哥“狗哥,别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就这样,我架着体辉,一瘸一拐得上了车,成子一直在发呆,眼睛红红的,看着前方。我知道,这件事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不仅仅是对他,对我们每个人都是,我想起了那时的无助,兄弟就在自己的面前受苦,自己却无力保护的无助,我看着体辉,体辉正捂着胳膊,“走,哥哥,这就带你去医院。”

  还是那个诊所,我们几个推开们,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护士姐姐看到了我们,连忙跑了过来,“这是怎么了,怎么流这么多血,又跟人打架了?”说着,就扶着体辉进去了。护士姐姐在给体辉包扎,我和成子,就坐在边上。帅子跟狗哥出去抽烟了。我看着体辉胳膊上的伤口,护士姐姐的每一针都刺痛着我的心,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我抿了抿嘴唇,把眼泪给擦了,体辉看着我说“行了,别哭了,我还没死呢,要是哪天我死了,你给我使劲哭。”我冲着体辉笑了,笑的很难看。成子突然抓住了自己的头发,“都是我,都是我,都是我的错,事情本来不会这样的,都怪我!都怪我!”我一把抓住成子的手“成子,你怎么了,别这样,别这样”成子抬起头,看着我,“都怪我,都怪我”说着留下了眼泪,我看着成子那双通红的眼睛,我害怕了,我搂着成子,“不怪你,不怪你,怎么能怪你呢,我知道你难受,别折磨自己了,哭吧”

  护士姐姐把缝好的伤口缠上绷带,看了一眼我和成子,“没看出来,你们感情还挺深的,没什么事了”说着,又从药柜上拿出了一瓶药酒,“这个送你们了,回去自己擦擦吧”然后叹了口气,“唉,其实看着你们这样我也挺心疼的,我弟弟要是还在的话,也该有你们这么大了。”说着眼睛就红了,“以后别跟别人打架了,也不是小孩子了,行了,都回家吧。”我拿起了药酒“谢谢了,姐姐,我们回去了。”说完,我拉着成子,就往出走了,成子哭了以后,情绪好了很多。

  我们出了诊所,发现狗哥不在了,帅子说,太晚了,狗哥先回家了。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也不知道狗哥这次回家,该怎么办。干脆不去想了。

  回到成子的家里,帅子跟体辉擦了药酒,什么也没说,就回去睡觉了,也没洗澡,应该是真的累了。屋子里的气氛,十分的沉重。成子坐在沙发上,还是在发呆,一个字也没说,我摇了摇头,就去浴室洗了个澡,我从浴室出来以后,成子还在发呆,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舒缓了一下心情,“成子,来,我给你擦擦药酒吧”成子好像没听到一样,我到了成子边上,憋了一口气,大喊了一句“成!哥!”成子一下就站了起来,吓得我往边上一跳,“我日,不是吧,喊你成哥,你反应这么大,来,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擦药,然后你再给我擦“妈的!老子杀了你!”说着,就举起手,冲我过来了,我撒腿就跑,“妈呀,我又怎么了!”哪是跑啊,我一瘸一拐的在前面,成子一瘸一拐的在后面,成子看着我的样子,突然笑了“哈哈!你看你那矬样,就要让你这样,看你还怎么跑”,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自己不是啊,来啊,你来追我啊,我操!”太令我吃惊了,成子一下就朝我扑了过来,我抱着成子,我俩都躺在了地上,“啊!死逼蒋成,你捏我脸干吗,那有伤,疼啊!”,“卧槽,傻逼旭!别掐我腿!”闹了一会,我们两都累了。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狗哥怎么样了”,成子也叹了口气,随后又开始沉默了。

  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的醒了,看了一眼手机,卧槽,十点了,我思考了一下,算了,还是请个假,不去学校了吧,都这死样了,还怎么去学校啊。想了想,我拨通了班主任的号码,“喂,老师,我是张旭。”“哦,张旭啊,请假的吧,假条我已经写好了,还有蒋成和宋体辉的,我也给写好了,别让他们再打电话过来了,先是刘帅,再是你,我都累死了,我还得上课,你玩吧”,然后电话就挂了,我顿时迷茫了,我理由都还没说,这就好了?也对,我们去了,还影响别人学习,无奈地笑了笑,就打开了蒋成家里的电脑,登上了qq。

  刚登上去,就发现王佳颖的头像不停的在闪,我刚点开,就看到了一排排的消息,都是昨天晚上发的。

  “你怎么又去打架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堕落了,都怪我,都是我不对”

  “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你知道的,我爱你”

  “亲爱的,亲爱的,你理理我,好不好?”

  “亲爱的,别这样,别这样对我,好不好”

  看到这些消息,我的心不由的疼了一下。其实,说实话,我是很想和她在一起的,可是现实就是这样,我们不般配,这就是社会!

  “我们不适合”打完这几个字,我就把她给拉黑了。我揉了揉眼睛,差点没控制住。然后就点开了qq音乐,可能你会觉得很土,搜索胡彦斌的蝴蝶,然后,点击播放。“两相情愿的幸福,有什么错误,蛮不讲理的隔阻,比绑架还要残酷。门当户对世俗,害了多少无辜,有情人不能眷属,人世间那么多无助。。。。。”听着听着,我自己也哼了起来。

  然后,我点开了蒋成的qq炫舞,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玩的,不就上下左右吗,我也来玩玩。

  _酷f匠网}8首发Xc

  玩了一会,觉得,这还是有难度的,唉,我愧疚的把炫舞关了。“妈呀!你什么时候醒的,站我后面干吗?”我刚想溜,蒋成一把给我拽住了,“把我号完成那样还想跑?”说完,我们又闹了会。

  中午,我们去搂下面的小饭馆随便点了几个小炒,就开始吃了。我们都饿了,都在专心吃饭,帅子说了一句“也不知道狗哥怎么样了,打了好几个电话了,都关机。”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就埋头,继续吃饭,体辉和成子也一样,什么都没说,我们都想说些什么,但都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气氛,又变得压抑了。。。。

  过了有一个星期,我们就都开始上学了,听班主任的口气,还不希望我们去上学,说实话,我觉得这学,也是真的没有上下去的必要了,但我们主要是想看看狗哥,这一个星期,也跟他没有联系。

  早自习,班里也没老师,快到班级了,我想吓唬一下狗哥,就悄悄地从后门进去。我日,狗哥的位子怎么没了,我从班里四处望了望,然后愣住了。成子也进来了,拉了拉我,“怎么了?怎么不动了”,然后,他也沉默了。我们都知道,狗哥,他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