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也知道,狗哥挡着自己的脸,无非是怕自己被打了,给家里人知道。我们几个人,体辉跟成子家里父母在外工作,常年没人,我本来是住校的,后来也搬到成子家住了,体辉倒也直接,反正蒋成家里房间多,也搬了过来,我们三个大男人,吃喝拉撒都在一起,天天也都挺热闹的,也挺开心的。操他妈的,这一天天的,蒋成一大早就他妈起来洗头了,卫生间里一顿响,稀里哗啦的,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你妈的蒋成,操你大爷的,你能不能动静小一点,老子天天觉不够睡的,天天洗头,人丑多作怪,就你那矬样,真他妈浪费洗头膏”“是啊,蒋成,你脑残啊,能不能别吵我睡觉,老子还是病号呢,”想起来了,帅子昨晚还没回学校宿舍,让人给签了张假的假条,也就在这睡下了。成子的脸皮也不是吹出来的的,把头发吹干了以后,出卫生间,还甩了一下刘海,“清扬,无懈可击,欧耶!”

  这觉是睡不了了,我也把衣服穿好了,洗漱一下,准备去网吧再玩会,就去了体辉的房间,卧槽,体辉也真能睡,这都没醒,算了,不喊他了,被揍了就不值当了,“帅哥,你今天回学校不?”“这形象,不好意思回了,还有,你跟成子说一下,我要搬来这住,不住校了,今天就去雇个妇女,装装我妈,去跟老师说。”

  “说什么说啊,行了,我同意了,我走了,小妹妹,你坐床头。。。。”我哼着小曲,就去找傻逼蒋成了。

  “哎,怎么就你一人,体辉跟帅子呢?”

  “帅子说今天不回学校,还要去雇个妇女,跟老师说不住校,来这住呢,我不敢喊体辉,我怕他揍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刚醒的人很容易暴躁的,尤其他这种真男人。”

  “那好吧,咱走上会网吧,上课还不着急”

  “走着,走玩战地之王,你来不,让你二十个人头。”

  “真没文化,你也就玩玩那种暴力游戏,没品位”

  “操,你有品味,看你那死样,qq炫舞玩多了吧,真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了,是不?”

  我们的成哥微笑着对我说“你,自己玩去吧,哥不带你玩了”

  “成哥,我错了,带上我”说着,一屁股坐到了车上,开玩笑,妈的,把我弄醒了,还想把我丢下来跟一个病号还有一个暴力男在一起,没门。

  我这学上的,也真是无聊,天天也就睡睡,玩玩,就过去了,我也不知道高中毕业怎么办,索性也就不去想了,过一天是一天的,我正睡着觉呢,突然发现,我的桌子晃了起来,当时我就站了起来,喊了一句“我日,地震了!赶紧跑!”然后撒腿就往门口跑,怎么没动静呢?我回头一看,妈呀,全班人都在看着我,“哈哈哈哈,傻逼,真傻逼,地震了,哈哈!”蒋成直接就笑了出来,我愣了一下,凶狠的看了成子一眼,然后镇定的甩了个头“咳咳”,然后回到了座位上“你妈的臭傻逼,最好给我个理由,否则你会死得很惨”我揉了揉自己的拳头。

  “刚才,帅子不知从哪找了个妇女,真是厉害,比演员还专业,班主任回办公室跟她谈了,我就想告诉你一声”

  旭哥很生气,“就他妈为了这个,让我丢那么大的人,卧槽”说着我就站了起来,要揍这个欠揍的货。“咳咳,谁知道你会说是地震。。。”,成子戳了体辉两下,使了个眼色。体辉又开始鄙视的看着我了,卧槽,老子要疯了。“行,你厉害,两个老基友,妈的等你哪天落单了,看我不弄死你”这贱货又冲体辉使了个眼色。我看着体辉,“哥哥,我错了,你能不天天帮着这傻逼对付我吗?”“谁让你今天早上不喊我,还不让成子喊我的”这真男人终于说话了,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妈的,谁说的,谁说我不让他喊你了”说到一半,我也不说了,反正他两狼狈为奸这么久了,也不能相信我“行,你们行,我学习,我看书,妈的,老子考清华,考北大,再也不要看到你这两傻逼了”说着就把桌洞里的书往外掏,“噗!张旭啥时候改性子了,要考大学了,哈哈哈哈”蒋成前面那女的,叫陈佳的,也笑了起来“卧槽,连你两都鄙视我,真没人性,算了,不跟女人一般见识”然后,我就奔向了知识的海洋。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哎呦,我操,哪个不要脸的”说着我睁开了迷茫的双眼,又是傻逼蒋成,操他妈的,老子今天一定弄死他,估计他也感受到了我的愤怒“不是我,你看你右边”

  “老子看到你那装逼德行,就想揍你,怎么?你那什么眼神,找揍,是吗?”

  看到体辉,我不由得又往我的墙角,挪了挪,“我说,辉哥,辉爷,我又怎么啦,我招你惹你了?”

  体辉照着我的头上又是一巴掌,“妈的,哪那么多废话,走吃饭了”

  我们这学校,晚自习放学,才能出去,所以走读的只能在学校买饭吃了。

  教学楼后面的广场上也真是热闹,所有的走读生都在这买饭吃,我们几个臭屌丝正在啃包子,正当我努力的跟几个包子搏斗的时候,一个靓丽的身影从我身边飘了过去,没错,就是飘过去的,仙女啊。我擦了擦口水“逼成,体辉,你看那女的,真漂亮,身材真棒,光看侧面我就已经倾倒了,你说她的多漂亮”逼成喝了口汤,淡定的说道“看什么看,再看也不是你的,傻逼”“我操,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话说,爱美之心。。。。。。”

  我们喷的正起劲的时候,帅哥突然出现了。“我操,帅哥,你绷带呢,怎么成创可贴了?还有,你妈妈呢?”

  帅子望了我一眼“妈的,你傻逼啊,你去裹个绷带上学啊”然后,异常潇洒的,伸手一指头上的创可贴“这个,足矣”说完,还晃了晃脑袋。

  “我问你,你妈妈呢,听说可专业了”

  “行了,你别跟我贫了,不过说真的,那阿姨可真专业,最后还要李宁去家里做客,太到位了,还要我下次有这些事再找她”说着,又哀伤了起来“唉,我的一百块钱啊,不行,我饿了”然后伸手就要抢我的包子。

  “妈的,不行,我也饿着呢,你怎么不抢体辉的,还有逼成的,还有狗哥呢,去,去抢狗哥那个伪娘的”

  我话刚说完,成子,狗哥,体辉,三个人统一死死的盯着我,尤其是狗哥,手里的包子都扁了“说谁伪娘呢,妈的,你再说一遍试试”

  “行,你们都牛逼,都是大哥,那这样吧,帅哥,我也不为难你,看到那边没,女神,对,就那女的,漂亮不,你要是能追到她,我请你吃一个月的包子,怎么样”

  只见帅哥咬了咬呀,慢慢的向女神那边走去,不是吧,帅哥什么时候这么猛了?中途,帅哥还不忘回头盯我一眼,意思就是,老子今天拼了,你等着吧。唉,帅子啊,你这是何必呢,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很是期待啊,哈哈。

  “二十块钱,两分钟被撵滚蛋”“成子,我出二十,一分钟”“我挺帅哥,二十,四十秒”

  “我操,体辉,二狗子,成子,你们太不厚道了吧,拿自己兄弟的幸福开玩笑,妈的,我出三十,二十秒”

  我们的帅哥握紧了双手,一步步的,走到了女神的面前,毫无征兆的来了一句“我爱你”女神明显卒不及防“啊”的一身,手里的粥,“啪”的掉在了地上。

  我们都惊呆了,尤其是狗哥这个情圣“我操,帅哥也太猛了吧,这是要疯啊,我操,牛逼,牛逼!”这时候体辉也来了一句“佩服,佩服”而逼成怎么在一边猥琐的望着我,还面露微笑,我打了个冷颤“卧槽,老子身上有花啊,你盯着我干吗”

  “没事,我就在想,帅哥能吃你多少”

  :a看*正●O版章M节上&j酷e匠网A‘

  “你傻逼啊,一天一个包子,能要多少钱”

  我刚说完,他们三个统一的瞥了我一眼,就都把头都转了过去,我日,赤裸裸的鄙视啊,不过没关系,哥不在乎。

  就在我们都在猜想接下来会怎么样的时候,帅哥突然喊了一句,“我操”,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跑了。女神在原地愣了愣,然后蹲了下来,明显的哭了。我日,这叫什么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