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其实在逗你玩儿呢。”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只要你不断地得到植物们的允灵,那么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老人故意顿了一下。“我只知道纳灵分为十个等级,每到一个等级,你就会纳一个灵,还有,你能够听到植物们说话的声音,你可千万别吓得他们。”

  林彬涟:“……”他们不吓我,就已经很好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诫你一下,你是界灵之子的事情,绝对不能跟别人说,提都不能提,能够纳灵你也不能说,说了就表明你就是界灵之子。”老人严肃的表情,与刚才的和蔼不同,但是还是怎么看都是像是在闹着玩儿……

  我什么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别人说呀!林彬涟又是一种无语。

  “那,我如果我说了,会怎么样?”林彬涟好奇地问。

  老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林彬涟突然觉得寒气逼人。

  乖巧的点点头。“知道了。”

  “对了,这个给你。”半空中突然浮现出了一本书。

  “这是什么?”林彬涟伸拿过来。

  “这是一部功法,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不过,这是界灵临走之前交给我的,让我交给下一届的界灵之子。话说,你跟那个界灵还挺像的,你不会是她女儿吧?”

  林彬涟翻书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很无语的看着老人。“你在什么时候见过她的?”

  “唔,大约在一千年前。”

  “……”林彬涟白了他一眼。“我今年十四岁。”

  “哦!对哦!那这次我真走了,你慢慢看。”说完,便潇洒的转身离开了。

  “……”

  ……

  “事情就是这样。”林彬涟刻意省略了她是界灵之子和纳灵的事情。

  “那么,那本书呢?”欧阳风浩问。

  “不知道。”

  欧阳风浩:“……”

  “应该在你的神识中吧!”白沂抿了口茶。“你试着将它拿出来。”

  “哦。”过一会儿,林彬涟的手上就出现了一本油纸黄书。

  “给我看看。”白沂两眼放光的拿了过去。应该能卖不少钱吧,白沂心里想着。

  这才是白沂的真面目吧!果然,只有两只眼睛都装满了钱币,才是他的真面目,而且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他贪财的本质。

  白沂迫不及待地把书打开,欧阳风浩也好奇的转过头去看,密密麻麻的都是字,可惜全看不懂。

  “这是什么字,我怎么都看不懂?”白沂皱着眉头又翻了几页,还是不懂。

  “你们看不懂?”林彬涟颇有些惊讶,她还与以为是他们那个国家的文字。这么想着,便伸手拿了回来。“可我都看懂了耶!”这话倒是真的,林彬涟一开始还以为她自己是无师自通了呢!

  “那上面写了什么?”欧阳风浩开口道。

  “我看一下。”林彬涟认真的看了看,说:“这上面说了八个字。”

  “八个字?哪八个字?”白沂说。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白沂:“……”

  欧阳风浩:“……”

  “哈哈!”林彬涟突然捧腹大笑。

  白沂和欧阳风浩互相看了一眼,随即相对一笑。

  “你们俩好可爱呀!”林彬涟在一旁笑得开心,却不知道她摊上事儿了,她摊上大事儿了。

  欧阳风浩将手放在林彬涟的头上,有些阴沉的在林彬涟的耳畔边说道:“好玩吗?”

  林彬涟觉得后背发麻,朝欧阳风浩无辜的眨了眨眼。白沂将手搭在林彬涟的肩上。“玩够了吗?”这声音极其轻,似有似无。林彬涟全身都抖了一下,又转过头,无辜的看了看白沂。

  轻声开口道:“我不是故意的。”(心声:怎么可能)

  林彬涟对了对手指,使自己看起来无辜的像只小白兔。

  白沂:“……”

  欧阳风浩:“……”

  y3最!J新章?;节$◎上酷H匠网lr

  他们俩的心声,谁信啊!话虽如此,可他俩谁也没说出来。

  “对了。”欧阳风浩突然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给你。”说话间,已经递给了林彬涟。

  “谢……谢谢!”林彬涟伸手拿了过来。一个碧绿的木质盒子,花纹看起来十分精致。林彬涟看了看锦盒,突然转过身,呆愣的看了看欧阳风浩的胸前。

  他是怎么塞进去的?

  欧阳风浩可没理这些,反而有些得意的对着的白沂挤眉弄眼,白沂气的牙痒痒,但突然他鬼魅的笑了,这回轮到欧阳风浩愣了。

  这家伙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呢?

  林彬涟打开锦盒,是一个碧绿色的镯子,上面雕刻着一只精美的鸟儿,还有祥云点缀。

  “哇!好漂亮,这是什么鸟?”林彬涟惊奇的问道。

  “这是吉祥鸟,我送给你的,其实是一个储物镯。你想要装什么东西都可以弄进去。”欧阳风浩得意的说道。“快戴上去试试。”

  “哦。”林彬涟刚戴上去,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要送我这个?”

  欧阳风浩笑眯眯的答道:“就算是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可是……”林彬涟抬头,如实的回答道:“是白沂哥看似想要吃了你,我才会把你买回来的。你应该感谢的是白沂哥吧!”

  欧阳风浩一瞬间石化。

  你不说实话会死吗!

  白沂在一旁使劲的憋笑。

  林彬涟疑惑的看了白沂一眼,低头摆弄了一下左手上的镯子。“这个怎么用啊?”

  “这个其实很简单的,我教你。”白沂拿过手镯,认真的教起林彬涟,而欧阳风浩在一旁,无辜的蹲在地上画圈圈。

  ……

  “小涟。”

  林彬涟闻声抬头。

  “我给你制定了一个详细的晨练计划。”说着,白沂从储物袋中拿了一张纸出来。

  林彬涟茫然地眨眨眼。

  “由于你是刚刚才开始练,所以我给你定的量比较少。”白沂话虽是这么说,可林彬涟心中的不安全却越来越重。

  “我观察过,在院子的右边,有一座山峰。山顶上有一座庙,你只要从院子里出发,从山顶到山脚两个来回就好了。当然,这不是无节制的,你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白沂滔滔不绝的说道。

  一个时辰,相当于两个小时。林彬涟这么想着,走到窗边,抬头看了一下,在烟雨朦胧之中,林彬涟隐约能看到一团黄色的东西。

  这么高!

  林彬涟直冒冷汗。

  我恐怕还没到,就已经死翘翘了吧!

  林彬涟咽了口水,转头将希望压在欧阳风浩的身上,某人却没有感受到,依旧在画圈圈。

  林彬涟:“……”

  欧阳风浩没感受到,可白沂却感受到了,硬生生地扳过林彬涟的脸。“还有,没有跑完,就不能吃早饭。”

  “……”天亡我也!

  “你只能吃半个时辰的早饭,吃完后我会教你一些最基本的招式。

  然后就吃午饭,同样也是半个时辰。

  紧接着,整个下午都要帮你淬炼身体。

  吃完晚饭,你同我们一起吸收灵力。整个过程我都会陪你。

  大概这个计划就是这样。”白沂露出一抹不明深意的笑。

  天哪!林彬涟突然觉得欲哭无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莓冰说:

  蓝莓最近要许多的名字,有没有人想打酱油哒,留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