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林彬涟和白沂的突然回来,把美人鱼似乎也吓了一跳。

  “你、你好啊!”他笑着跟林彬涟打招呼,气氛诡异而尴尬。

  其实,这个美人鱼就是欧阳风浩。

  ……

  此刻的欧阳风浩正坐在荷塘边上,上半身是人身,下半身是金色的鱼尾。鱼鳞在余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长发湿润的贴在后背。最奇特的是,由于欧阳风浩披了一件古代的长袍,以至于林彬涟在一瞬间竟然分不清他是男还是女。

  当欧阳风浩跟林彬涟打招呼时,林彬涟一瞬间有点不知所措。犹豫了许久,才缓缓的开口道:“你……你好啊,美人鱼姐姐……”

  欧阳风浩一瞬间石化。

  “哈哈哈……”白沂只顾在一旁大笑,一点都不管林彬涟。

  林彬涟:“……”不高兴,满满的不高兴。

  “怎么了?”林彬涟极其无语的看着白沂。“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没有,哈哈,说的可好了,哈哈,笑死我了!”白沂笑的弯下腰,怎么也起不来。堂堂的欧阳家的大小少爷竟然被说成是“姐姐”,回去后一定要把这则重大的新闻,卖给八卦社,肯定能大赚一笔。

  林彬涟:“……”

  没有你还笑成这样……无语中

  “彬涟,看这里!”欧阳风浩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咙,表示自己有喉结,是个男的。然后满脸期待地看着林彬涟。本少爷是个男的,是个男哒!!

  “什么?”林彬涟向前走了几步,挠了挠头,好奇地问。

  “你看这里有什么?”期待。

  林彬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这里……”到底有什么呀?

  “嗯!”

  “什么也没有啊……”林彬涟轻声的说道,有点可怜兮兮,加极其无辜的样子。

  “哈哈!”林彬涟刚说完,白沂整个人笑的趴在地上打滚,小耳朵和尾巴又都露了出来。

  林彬涟:“……”

  “白沂哥,你干嘛?”语气很不高兴。

  而一旁石化的欧阳风浩,看到白沂在一旁笑,十分不爽。鱼尾一摆,一滩水准确无误的砸中了林彬涟身后的白沂。

  欧阳风浩看起来已经恼羞成怒了。“你听我的声音,像是一个女的吗?”

  他怎么一说,林彬涟才反应过来。

  这声音的确有点像是男生。

  看来这慢半拍的脑子是治不好了!!!

  林彬涟犹豫了一下,突然上前,用手戳了戳欧阳风浩的胸。

  “平的,原来你真的是男的。”恍然大悟。

  而白沂的衣服全沾上了灰尘,但此刻他还是笑的打滚。

  欧阳风浩被林彬涟的举动,弄得有些恼羞成怒。“我本来就是个男的,哼!”

  转身跳进荷花池里,变回了一条金鱼。

  林彬涟低头一看。“咦?池水怎么少了一大截?”

  “这你就得问刚才那条美人鱼了。哈哈。”白沂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站起来,此刻他面部抽筋,肚子也笑痛了,可是一想到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他还是忍不住。

  “白沂哥,你别闹了。”林彬涟转过身,似乎很不高兴。都怪他一开始不告诉她的,现在弄得这么尴尬。

  “哦!”白沂乖乖的点头,但嘴角还是忍不住会上扬。

  “我们帮他把池子填满。”林彬涟指了指池子里的金鱼。

  “可你不是很饿吗?”其实他也好饿哒。

  林彬涟转身回到屋里,等她再出来时,手里拿着两个面包,递给白沂一个。

  “我们先吃这个,等荷花池弄好之后,我再做晚饭。”林彬涟说完,便开吃了。

  白沂看了看林彬涟,又看了看手里的面包。叹了口气,开始吃起来。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这个给你。”林彬涟递给白沂一个蓝色的塑料水桶,而她自己则提着一个红色的。

  白沂拿过水桶,随手放在一旁。

  “你等我一下。”说完,后退了几步,开始运功。

  白沂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一层寒气,包裹着身体,他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很快寒气就变成了一层厚厚的冰。

  “白、白沂哥,你……”林彬涟还没说完,白沂突然双手张开,冰碎了,衣服也变得干净了。

  林彬涟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白沂走过来。

  “厉害吧!”白沂得意的笑了,双手叉腰。

  “恩!”林彬涟连忙点点头。

  “下次我教你。”

  “好啊好啊!”

  “切。”从荷花池里传来的声音,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就知道把妹。

  白沂偏头看了一眼,没有理他。“我们走吧!”

  “好。”

  在鬼院的左边,有几颗参天大树。在树底下,是一口年代久远的井。这井已经很多年都没有用了,所以在井的旁边长满了杂草和野花,而对面是公交车站。

  白沂和彬彬涟就从这里,把水送到院里的荷花池中。

  林彬涟吃力的把水拉上来,再倒到水桶里。

  白沂不悦的皱了皱眉。“我记得里面有个可以直接放水的地方,为什么不用那个?”

  林彬涟把木桶递给白沂。“那个是自来水,里面的化学成分较多,不如这个自然。”林彬涟平定了一下呼吸。“而且,他是金鱼,井水肯定比自来水好!”

  白沂无奈地摇了摇头。“那好吧!就当是给你的锻炼吧!对你日后修炼也好处。”

  等林彬涟和白沂抬完水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林彬涟坐在沙发上,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站起来,正准备去做饭。却被坐在她旁边的白沂给拉住了。

  “怎么了?”林彬涟好奇的转过头,却看见白沂把仰头把水给喝完了。

  “以后我来做饭。”白沂站了起来,看着林彬涟。“你先去洗个澡,洗完了出来吃饭。”说完,转身朝厨房走去。

  林彬涟连忙叫住白沂。“白沂哥,为什么?”

  为什么不让她做饭,是她做的不好吃吗?想到这里,林彬涟感到有些失望。

  “你想什么呢?”白沂转过身,用手摸了摸林彬涟的头。“我不让你做,是因为我要给你做一些天际大陆的药菜,去巩固你的身体,开通你的经脉,使你能使更多的灵力,打好基础。”

  林彬涟看着白沂,然后看很开心的笑了。“谢谢白沂哥。”

  “不用谢,这些菜都是要付钱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小朋友想多了,怎么可能免费给你吃。

  “啊!”白沂哥怎么这么小气……

  ●酷匠jj网|正G版7首n发x

  “啊什么啊,这些药材都是我从天际大陆带来的,你得付那边的货币。我自己在这边都舍不得吃,全给你了。你还一脸的不高兴。”委屈加无辜。

  “可我没有啊!”一股暖流似乎正轻轻的流进了林彬涟的心房中。

  “那就欠着呗。”白沂一副心疼的样子,似乎他亏大发了。

  “那我不吃了。”只要她不吃的话,那就不用花钱了,白沂哥也可以省下来。只是,真的有那么简单吗?果然……

  “不行!”白沂转过她的身体。“去洗澡去。”

  林彬涟哭丧着一张脸,这不是强买强卖吗?

  白沂当然看见了,他笑了笑,走出门,抬头看了看天空,伸了个懒腰。“我得想想,今天应该吃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莓冰说:

  欧阳风浩:像你这么小气的人,会做东西给她吃?打死我也不信。

  白沂:好吧,那我就告诉你真相。你可千万别跟他说啊。其实食材我放了很久了,快过期了……

  林彬涟:我就知道!(双手叉腰)

  白沂:你怎么在这儿?救命啊!

  (此场面,太过血腥,我就不说了)

  众人:「举牌」求宣传,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