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老妖满目狰狞,身上布满了鲜血。白沂的阵法着实厉害,天魔老妖花费了九个法器,才保住了自己一命,此刻他眼中只剩下了疯狂。

  看来要除掉这小杂种,就只能靠它了。

  白沂此刻却在心中暗暗叹息。他亲眼目睹了天魔老妖使用阵法的全过程。这是一种极大的浪费啊!

  这天魔老妖也太不懂节约了吧!这么好的东西被浪费成这样,败家子!

  就在白沂想着怎么把值钱的东西弄到手时,天魔老妖突然捧着一堆丹药,使劲往嘴里塞!

  哇卡卡,果然是有钱任性啊!等等,吃了这么多丹药他不会爆炸吗?他爆炸也就爆炸了,可千万别连累到我呀!

  “爆!”白沂快速的向后退。

  爆炸声过后,白沂的手里出现了一个储物袋,趁着烟雾还未完全消散,白沂快速的安置好。

  再等白沂回头看时,天魔老妖竟变成了两层楼高的巨人。

  “这是什么法术?下次我一定学学,吓唬吓唬人也好。”白沂喃喃道。但就在下一秒,一抹危机感浮现在他的心头,白沂的结界竟然又开始出现了破裂的状况。

  天空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四周的灵力正在被天魔老妖快速的吸收着。

  糟了,地球的灵力本来就不多,林彬涟又正在突破,缺少灵力。天魔老妖把灵力吸了,那么林彬涟该怎么办!看来必须得速战速决了。

  “爆!”白沂毫不犹豫地喊了出来,紧接着抽出自己的灵剑。

  “流光,叠影如形!”由于爆炸所产生的许多烟雾,白沂就趁这个机会,向天魔老妖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不过……却没什么用。

  “哼,我开启了秘术,虽然事后必须得休养一百年,但只要是杀了你这小杂种,也算是值了!”红眼白面,白沂皱了皱眉。

  “六阴鬼掌。”天魔老妖这次根本就没打算要跟白沂客气,一上来就出了绝招。

  “阴雷,电光闪烁。”

  白沂的修为比天魔老妖的修为本来就要低,虽然白沂越级杀了不少人。但是,天魔老妖毕竟是千年的老怪物,想要杀了他,十分困难。

  白沂的脸上没有一丝畏惧,此刻的他与平常判若两人。废话,现在可是打架,一个不小心就要去见上帝了!

  但白沂毕竟经历了许多的困难,所以越是在危机时刻,他就越是淡定。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一掌一剑在空中不断的碰撞出火花,一时之间竟难从见分。可是渐渐的,白沂的嘴角不知从何开始流出了鲜血。

  ‘砰’的一声,白沂被打到了身后的大树上,在草地上滚了几圈后。“噗!”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糟了!

  “哼,竟然还没有死,果然有几分本事。”天魔老妖冷笑道,似乎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手正在暗暗发抖。

  白沂勉强支撑着身体,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用手背狠狠地擦掉嘴角的血。从储物袋中拿了几颗疗伤的丹药,仰头一口吞掉。手朝剑的方向轻轻招引,剑又回到了手中。

  天魔老妖果然有许多保命的手段,我还是小看了他。看来,得出大招了。

  白沂定了定神,深吸了几口气,举起剑,手心轻轻划过剑刃,血迹快速融入到剑中,散发出生红色的光。白沂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哼,不自量力!”天魔老妖冷笑道。“七阴绝!”

  在半空中,快速凝聚了一个气拳。“去死吧!”

  气拳所到之处,草木枯萎变黄,天空黯淡。

  就在气拳离白沂只有十几公分之时,白沂突然睁开了双眼,剑的周围出现了大量冷气,剑身也快速凝结出了一层薄冰。

  “冰裂,冰封万里!”

  这一斩,运用了白沂的全部精力和灵力,如果这一斩不成功,白沂就只能够任人宰割。白沂赌的很大,所以接下来只能听天由命。

  白沂的一斩,轻松就破掉了天魔老妖的一拳,朝天魔老妖斩去。

  而天魔老妖压根儿就没想到,白沂居然能够破掉他的招数。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刺了一箭。

  “噗!”天魔老妖被震得向后飞,一瞬间,又变回了正常的尺寸,倒在地上吐血。

  当然了,白沂和他一样。不过不幸的是,由于他俩的打架动静太大,所以……结界破了,林彬涟的保护罩也破了。

  看到林彬涟,白沂和天魔老妖都呆了呆。

  而林彬涟此刻毫无意识,就像陷入了沉睡之中,一切事情都好像出于本能。

  当白沂反应过来时,硬撑着身体站起来,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林彬涟。他虽然贪财,但也懂得知图报。

  可是当他站起来,没多久又倒了下去。当然了,比起天魔老妖,白沂还是好了很多倍,因为天魔老妖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勉强支撑着自己不昏倒。于是这俩人就在那边,大眼瞪小眼。

  林彬涟可毫不受影响,继续吸她的灵力,为属于自己的本命之兽打基础。

  渐渐地,林彬涟似乎又恢复了,意识开始清醒。清醒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处在一个无边无际的空间里,林彬涟朝四周看了看,发现只有她一个人。

  “这、这是哪呀?”林彬涟一脸茫然的到处乱撞,在这片空间里不停地走,不停地走。

  e酷1匠网永0久A免$费看☆?小7说

  “白沂哥,白沂哥,你在哪呀?”林彬涟无助的叫喊道。

  但是在这儿,林彬涟并没有感到危险和不安,反而觉得这里很温暖,很安全。

  林彬涟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看见远处有一抹亮光,等林彬涟走近一看时,才发现这是一扇大门。

  这大门居然是绿色的,还有滕蔓在上面缠绕。上面刻着某种不知名的文字,大门两旁各挂了一盏大红灯笼。真是怪异。

  “你好,有人吗?”林彬涟轻轻敲了敲门,‘吱——’的一声,大门便自动打开了。不过林彬涟的手指上全是灰尘,可见这里已经很许久没有人来了。

  里面黑漆漆的一团,什么也看不清,林彬涟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腿进去了。

  她的脚刚踏进去,头顶的灯突然亮了起来,不止一盏。在林彬涟的面前是一条的走廊,上面每三米一盏灯,在林彬涟的视线范围内,灯光全亮了。

  林彬涟却被突如其来的灯光吓了一跳,过了一会儿,眼睛才适应。但当看清四周的东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边的走廊上,竟是各种各样的动物,有她见过的,要她没见过的。各种动物似乎被关在里面,正在休息。

  就在林彬涟被眼前的景物所震惊,‘吱——’的一声,大门又关上了,林彬涟想出去也不行,门怎么也打不开了。

  林彬涟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始沿着走廊走。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林彬涟边走边看,一路上都只是抱着纯粹的观赏态度。却不知从何开始,似乎有一股牵引力,正拉着她,不断地向前进!

  就在这,林彬涟看见了一只兔子。便在那里盯着兔子看,雪白色的皮毛,毛茸茸的。林彬涟突然很想摸一下。却不料,这兔子睁开了眼睛,一双红宝石的双眼冷淡的盯着她。

  “你找错人了!”

  天呐,兔子会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