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式,鬼妖魔斩!”

  白沂轻轻向上一跳,轻松的躲开了第一式。果然是修为上升了,这些就都不是事了。

  “流光,叠影如行!”看似轻轻的一斩,却像是千万道剑光,与数千鬼魅撞击在一起,还有叠叠光影朝天魔老妖飞去。

  “哼,雕虫小技!”两道剑光在空中激烈的碰撞,产生一阵阵白烟。

  白沂趁着这个机会,快速的向前掠去。只看到两个黑影在空中碰撞,紧接着便听见兵器撞击的声音。

  白沂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开始了不要命的打法。一刻钟后,白沂和天魔老妖又站回来原位,两人同时吐出一口鲜血。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天魔老妖的血迹竟然托的十分长!

  天魔老妖的脸一瞬间变得十分阴沉。“你竟然布置法阵,还用法器隐去了法阵的气息!”

  “呵呵,真不愧是活了千年的老怪物!”白沂狠狠的擦掉自己嘴角的血迹。“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白沂话音刚落,天魔老妖的周围本就隐隐闪光的阵文此刻大放光彩,幽灵的蓝光瞬间浸没了天魔老妖。

  “嗜血阵,你、你竟然会这么古老的阵法!难道上次那天尊墓你进去过?”

  “宾果,答对了,可是没有奖品!那座天尊墓我的确进去过,而且比你们任何人都要早!正是因为我在中的传承,才使得你们发现做古墓的踪迹。不然,你以为我靠什么才进入仙境的?本来,我以为在仙境里肯定有许多的奇珍异宝。结果只有两个破珠子,低能的法器,还有些功能低下的丹药。”白沂故意把体内的流云珠吐出来,对着阳光看了看。

  真是漂亮!

  “既然如此,那你还是把那天尊墓里的东西全部拿走,连张石碑都不放过!”天魔老妖觉得十分憋屈,因为当他到达那里时,只要是有用的东西全都已经被人拿走了!就连门前的石碑也没了!世间竟然有人贪财贪到如此!

  “不仅如此,连在仙境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只要是有点用的东西,都被你搜刮走了,你……”

  “我乐意,你管着吗?”白沂的话一出,天魔老妖就没再说下去,白沂一口吞了流云珠!果然地球上的电视剧很牛!话语太犀利了,连这老头都说不出话来,下次有机会一定多看看!

  白沂又一口吞了流云珠。

  “我记得你也弄了不少东西出来吧!来,乖,把这些东西交出来!我就饶你一命,并且让你做我的仆人,怎么样?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哦!”一脸的小人得志。

  “呸,你这不要脸的害虫,看老夫如何破你的阵法!”

  白沂冷笑着,并没有再说话,他当然知道,天魔老妖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但白沂又何尝不是呢?看天魔老妖的样子,好像已经完全陷入了阵法之中去了。

  噬血阵的解法其实很简单,只要在嗜血阵灵爆发最强一击之前,将其摧毁就可,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天魔老妖在它的周围设置一个保护罩,用来抵御外面的攻击,而自己则盘腿坐在中间,静静地恢复着法力,蓄势待发,气氛在让一瞬间变凝重了起来。

  他们都在赌,赌天魔老妖能否破掉他白沂的阵法。

  白沂瞥了一眼林彬涟所在的位置,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因为他感到了林彬涟竟已经开始在反抗他的法器保护。

  白沂深深呼出一口气,天魔老妖必死!

  眼中闪过一丝坚定,随即便露出了一抹冷笑,右手朝天魔老妖的方向一抓,手中便出现了一个血团,竟然是天魔老妖的鲜血。

  天魔老妖也有所察觉,皱着眉头瞪着他,眼睁睁的看着白沂把自己刚吐的鲜血拿走,一时之间完全不知道白沂的葫芦里卖什么药。

  而白沂却笑得十分开心,将血团细细分成十几份,再看天魔老妖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阴沉,毕竟他也活了几千年了,他已经猜出了白沂要干什么了。

  “丫丫了个呸的,你到底设了几个法阵!”终于忍不住爆粗了。

  “不多不多,才十六个而已!”白沂把笑容拉得大大的,一脸单纯的模样。毕竟花费了他那么多的灵石。

  他知道,他越是这个样子,天魔老妖就越是忍不住要揍他,那么他的计划就离成功又进了一步。

  贱人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而已!天魔老妖死死的盯住白沂,双眼中布满了血丝,此刻他什么都不想,只想把白沂除之而后快!不对,他要生生的把白沂折磨到死!

  D%看G4正版}k章节}d上O1酷z匠网

  “该死的小杂种!”

  破解法阵也是需要大量的法力,而白沂的做法无疑是想让天魔老妖耗尽自己的法力而死,并且这也是在为林彬涟争取时间,而自己则坐收渔翁之利即可。

  在此时法阵散出幽蓝色的阵光,天魔老妖的眼中闪过一抹狠毒,随即便消失在了法阵中。

  白沂,也懒得去理他,一脸随他去,然后惬意地打了个哈欠。好戏登场了!

  这下有的玩儿了!

  白沂刚躺下去没多久,就又立刻绷紧了身子,朝林彬涟的方向跑去。因为白沂觉察到林彬涟居然在吸收法器的灵力,只不过是三息的时间,灵力竟然一滴都不剩。

  “额嘀神啊,她是怎么吸收的!”败家,绝对的败家!白沂此刻的心里是崩溃的!我的钱啊!就这么没了!

  他呆愣的盯着林彬涟,而林彬涟此刻已经完全暴露在空中。以她为中心,灵力逐渐形成一个大气旋。红霞珠在她头顶的正上方,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其实大部分的灵力是被红霞珠给吸走了。

  白沂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算盘,啪啪啪的打得直响,他在算他的损失,林彬涟必须得还!

  渐渐的,白沂的身体竟然慢慢向前移。

  “你这丫头,我又不是灵力,你吸我干嘛呀?”白沂转过身想往回跑,结果却看见他的法阵好像要被吸走了。

  白沂这回总算是明白了,只要是带点灵力的,林彬涟都能吸为已用。

  “真麻烦!”白沂再次转过身,轻轻向上一跃。

  “妄虚之鼎!”

  林彬涟的身边立刻显现出三个大鼎,形成了一个三角形。

  “封!”白沂这次学乖了,把自己所有的灵石都拿了出来,一颗颗蓝色灵石悬浮在林彬涟的身边,异常好看。

  紧接着,他开始计算灵石颗数。“以后我一定要双倍要回来!”白沂心疼的看着一颗颗灵石消失。双眼泪汪汪啊。

  等他说完之后,大手又一挥,一切如旧。

  白沂刚躺在树枝上,天魔老妖的身影又惊现在最初的法阵之中。

  “噗!”刚出来,一口鲜血吐就吐的出来。

  天魔老妖双眼布满了血丝,在苍白的面孔上显得异常恐怖。

  这只是一个初级阵法,我竟然耗费了一半的功力才破解掉,该死的!

  “这根本就不是噬血阵,而是太极星空阵!”天魔老妖沉着险,现在他只想一刀宰了这小兔崽子。

  “哈哈!”白沂笑的十分开心。“真没想到连你这活了千年的老怪物,也不知道这阵法的名称,不过你不知道也算是正常。”

  白沂挺直了腰板,漫不经心的玩着阵法牌。“这根本就不是太极星空阵,这只是我在太极星空阵的基础上改动了一下,加上了噬血阵的优点,所以当你看到这法阵第一眼时,便狂妄自大的认定这是噬血阵,我想你应该知道太极星空阵的特点,酝酿越久,这威力也就越大!”

  天魔老妖的血,在地面上快速消散,被白沂的阵法吸得一丝不剩。

  “我还给这个阵法取了一个新名字,噬血星空阵!”

  人们常说一忍再忍,无需还忍,天魔老妖就是这样,直接拔出一把魔刀,想一刀劈了这法阵,结果……

  “爆。”白沂笑眯眯的看着天魔老妖的疯狂举动,悠闲的看着下一个阵法出现在他身边。

  每到一个新阵法出现,白沂都会立即说“爆。”

  看着别人狂吐血,白沂莫名的感到高兴!

  当然了,他高兴也是需要资本的,现在只剩下两个法阵可以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