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彬涟倒在白沂的怀里,“放心吧,白沂哥,我没事,只是玩的有点过,一瞬间不适应,休……休息一下就会没事儿了!”说完,轻轻的闭上了眼休息。头晕的感觉可真不好。

  白沂抬手就给了她一个暴粟。“你这个笨丫头!”白沂抱着林彬涟走到一棵大树底下,席地而坐。

  树上的合欢花,随风飘洒在地面,绿草茵茵,浮云悠悠的在从天空滑过,树上的知了还在不停的叫唤,这种惬意,白沂已经许久没有体验过了。常年的厮杀,令他也有些疲惫了。

  也不知道母亲怎么样了。

  最新%T章Y节!上D酷匠网$m

  白沂的指尖轻轻划过林彬涟白皙的脸颊,突然间,白沂露出一抹令人意味无穷的笑。他轻轻把林彬涟的头发解开,如同黑色的瀑布一样,顺流而下。

  林彬涟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缓缓的睁开了眼。“白沂哥,你干嘛?”

  “笨丫头,你感觉怎么样?”白沂心痛的摸了摸她的头。

  “有点晕。”她只觉身上没有力气,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你这笨丫头,明明恐高,还要去飞,你找死啊你!”白沂狠狠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作为惩罚。

  “好痛啊!”

  “痛死你活该!”

  “对不起啊,白沂哥!”林彬涟的眼角闪烁着点点泪光,用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我玩儿的时候没想到我还有恐高症,抱歉,让你担心了!”

  白沂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呀,总是这么笨!来,把手给我。”白沂帮林彬涟盘好腿,两人的掌心相对。“丫头,闭眼!”

  “啊?哦!”

  当林彬涟乖乖闭眼后,白沂便开始朝林彬输送真气。

  林彬涟只感到一股暖流流进她的身体,使自己的身体变暖和,大脑也清醒了不少。

  合欢花依旧随风飘落。白沂和林彬涟慢慢上升,悬浮在空中,他们的头发随白沂的真气波动而飘扬,合欢花在一旁飞舞着,远远看去,显得十分诡异,却又是出奇的和谐。

  一段时间之后,林彬涟和白沂的身体便降落下来。

  林彬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她现在感觉精力充沛,可一睁眼便看见白沂苍白的脸庞。

  “白沂哥!你、你没事吧?”林彬涟连忙上去扶他虚弱的身体。

  “我没事,我需要吸收一点灵力,你离我远一点。”白沂颇为复杂的看了林彬涟一眼,他本来只想输一点真气给林彬涟去恢复,却没想到林彬涟的身体就好像一个无底洞一样。竟耗费了他一半多的真气才使得她完全恢复。

  “哦!”

  林彬涟远远的站在一旁,好奇地盯着白沂修炼。

  白沂双目紧闭,手快速的做出几个复杂的手势,开始吸收周围的灵力。

  林彬涟就这么傻傻的看着。“这个动作好像在哪里见过!”说完手便不自觉的做起来,眼睛不久也闭了起来,腿也开始盘起来。

  结界外,在森林的某一处。水从洞顶滴下来,‘滴嗒’‘滴嗒’无情的敲打着长满绿色苔藓的岩石上。在洞里的深处,一个黑袍老者突然张开双眼,一双森绿的双眼,充满了死气与无情的杀戮。

  此人,便是天魔老妖。他的舌尖轻轻的舔过嘴角还未凝固的心血,脸上露出一抹享受。在他的身边存在着许多的白骨。有动物的,还有人类的。

  “这是结界的气息,最近布置结界的气息,还真是多呢!能够布置结界的人并不多,难道是欧阳风浩那小子?”思考片刻,天魔老妖便决定去看看。他最近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他必须要想办法回到天际大陆。

  一抹灰色的身影,快速的在森林间掠过,直奔白沂的方向。洞中的白骨随着他的经过,而纷纷泯灭,无声的消散在这片天地中。

  不知过了多久,白沂缓缓的睁开了眼,当他感受一股危险的气息,正朝他快速掠来时。白沂便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紧接着便露出一抹冷笑。

  既然有客人来了,那当然得好好招待招待!

  白沂快速的做出几个复杂的手势。“灵石!”

  “聚!”几百颗灵石瞬间聚为一体,成了一颗上品灵石。

  白沂的大手一挥,几百颗灵石又漂浮在空中。刚才的那颗上品灵石,就作为阵核。

  白沂立刻双眼紧闭,手却又开始做手势。‘砰’的一声所有的灵石一同消散,只剩下一块铜制的阵法牌,上面竟然是用银丝勒的阵法纹。

  虽然舍不得这些灵石,但这阵法也够他好好的喝一壶了。既然敢追杀过来,现在可真是一个报仇的好机会。有胆量做事情,就要有胆量承担后果。

  白沂即使不知道来者是谁,但他知道这一定是他的敌人。从天际大陆来到地球的,全部都是他白沂的敌人。现在除了欧阳风浩以外。

  当布置完所有的阵法,白沂稍微的调息后,便开始准备作战。接下来的,将会是一场恶战!

  白沂满脸复杂的看着林彬涟,无奈的叹了口气,林彬涟只看他做了一遍,就会这最基本的修行之法,这天赋高的让白沂想吐血。果然是有特殊之处啊。

  白沂一抬手,一个初级法器飞到林彬涟的身前,瞬间消失在空中。林彬涟的气息,除了白沂谁也察觉不到。

  白沂刚刚做完这一切,他的‘鱼儿’就已经上钩了。

  天魔老妖一路走来,离目标也越来越近,但是这气味却似乎并不是欧阳风浩,反而像是白沂。

  天魔老妖的双目闪过一丝凶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你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残忍,两颗古珠都是我的!”

  天魔老妖到达地球后,修为由修帝中期降到修尊巅峰。但他又吸食了不少鲜血,所以此刻是修王中期,但怎么也升不上去了,因为他违背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只要我拿到了这两颗珠子,那时我便能够回到天际大陆,光耀门楣。

  “哼,小小的结界也想拦住我!笑话!”天魔老妖正想破结界而入时,没想到结界光罩自动开了一扇门。

  白沂双手垫着头,整个人躺在树上。“我和你之间的战斗,不需要让地球人知道吧!”白沂露出一抹笑。

  天魔老妖心里吃惊。才一个月不见,白沂居然到了修尊初期。他当然知道白沂的本事,在修君便能够力战修尊,处于不败之地。更能躲过修王的追杀。所以当看到白沂的笑脸时,天魔老妖便觉得有诈。所以天魔老妖并没有向前走,反而向后退了一步,细细的检查的四周。

  白沂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讽。他早就知道,这天魔老妖生性多疑,所以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如果这天魔老妖发现了这些阵法,那么他就是活该被这老头杀死。

  当天魔老妖觉得四周并没有任何陷阱时,肉心便暗暗的松了口气。但到他看到白沂脸上讥讽的笑容时,立刻火冒三丈。

  原来这家伙,至始至终都在看他的好戏。他早就知道了,自己会迟疑。

  再没有丝毫的犹豫,天魔老妖立刻进入了结界。

  “你这小辈,休要与我耍这些无聊手段!老夫只问你一句,这两颗古珠你到是底是交还是不交?你若是交了,我便饶你一命,准你做我的随从。你若是不交,那么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白沂无聊的打了个哈欠,静静的听他说完。

  “你说完了吧,这种话我在天际大陆听了几万遍了!可是结果是,他们不是死了就是残了,还有一部分人正在闭关疗伤。你觉得这话对我来说有什么用呢?在我看来,只是用来掩盖你们的心虚罢了!”

  白沂从树上跳下来,召唤出了流光剑。剑尖指着天魔老妖。“废话少说,开打吧!”

  “哼,既然你不识好歹,那么老夫也就不客气了!”

  天魔老妖的大手一挥。“黑妖灵剑!”

  “第一式,魅妖缠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