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火双灵心是什么,爷爷?”诸葛月儿听到诸葛量的话很是疑惑。

  诸葛量解释道:“在这里世界上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实也是存在着修真的,而我们这些人就属于修真者,要想修真不但要有很高的毅力,最重要的是先天的天赋,而天赋是来自灵心,而你的灵心就是风和水,而正常的一个人只有一种灵心的,除非超级天才才有两种以上的灵心,而这种天才千百年来才出现一个,而且有时候还不被别人发现就此没落了,我本以为只有我们的月儿是千百年来的天才,没想到竟然又出现了一个,而且还是攻击最高的雷火双属性。这是太不可思议了。”

  诸葛月儿笑笑说道:“这有什么了,既然他是我以后的夫婿,如果不拿出一点本事,岂不是配不上我。”

  诸葛量也哈哈大笑道:“那是,如果要是没本事的估计会被月儿收拾的很惨吧,估计天天受气,还不带反抗的。”

  诸葛月儿脸色一变说道:“爷爷,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我很欺负人了,人家那么可爱,那么温柔,那里会欺负人。”

  看着诸葛月儿不悦的脸色,诸葛量也是干笑道:“是是是,我们月儿最可爱了,最温柔了,怎么会欺负人呢!”

  听到诸葛量的话,诸葛月儿的脸色才慢慢缓和。

  %!最T新J章√!节=上P酷¤匠T网0

  而杨杰站在刚刚被他劈开的树木旁边,心里也很是激动,自己终于发出了这种力量,虽然不知道来源,但是好歹自己也是做出来了。

  为了自己的晚饭,杨杰继续拿起斧头准备下一斧,对准木头再次劈了一次,结果发现并没有上次出现的效果,杨杰很是苦恼,自己究竟刚刚是怎么做出来的呢?

  杨杰回想了刚刚的情景,但是怎么都想不到,心里大骂:这丫的也太坑人了吧,怎么时灵时不灵的,我也成了半吊子了。自己刚刚究竟是怎么做的呢,自己一开始是因为脚疼而靠在墙边休息,在休息放松的时候,感觉到了周围的力量。

  等等!放松,静心,杨杰仿佛抓住了什么,渐渐的杨杰闭上了眼睛,静下心来感受这周围,果然这一次杨杰再次感觉到了周围的彩色元素,无数的力量涌入自己的身体中,杨杰睁开眼睛拿起斧头再一次对准木头划了一下,树木再一次慢慢的裂开了。

  杨杰狂喜,自己终于明白了力量的来源,渐渐的杨杰越来越熟练,劈的也越来越快。

  屋内的诸葛量看到杨杰的表现嘴角微笑的说道:“看来他已经掌握了力量的来源,果然是天才,当初月儿也是一个星期才掌握,没想到他竟然一下午就掌握了,看来以后我们的月儿始终要被压一头了,也不知道月儿被欺负的样子是什么样的,哈哈!”

  诸葛月儿撇撇嘴说道:“他敢欺负我,他要欺负我,我就要他好看,而且就在今天我去做饭的时候,起了一挂,他以后会对我很好的,就是有点花心,但是我也不怪他,毕竟那些都不是他能所决定的。”

  诸葛量惊讶的看着诸葛月儿说道:“什么?你刚刚竟然对他起了一挂,你竟然能算出他的事情,这就奇怪了,我算他的未来的时候,怎么都预测不到,而且只能微弱的算出他的几次重大事情,但是他未来的走势,仿佛始终被掩盖了。”

  诸葛月儿也是震惊的说道:“竟然还有爷爷算不到的事情啊,真是太高兴了,爷爷你不是精通各种伏羲八卦吗,怎么没用了,还不如我,哈哈!”

  诸葛量没好气的说道:“估计你能算出来,是因为你以自己为媒介算出你和他以后的事情这样才能算出来,要不然你以为会这么好算。”

  诸葛月儿眨了眨眼睛微笑,没有说话。

  诸葛量看着院子中的杨杰对着诸葛月儿说道:“还是管管你的好相公吧,他现在进入了忘我的状态,身上的疲倦和伤痛都感觉不到,但是他从这个状态中清醒,他就会立即反应过来,你还是去关心关心你的小相公吧!”

  诸葛月儿看着院子中的男人,心里也一阵自豪,自己的男人是如此的完美和努力,自己还是做好最基本的事情吧!

  而在院子中的杨杰还沉浸在兴奋之中,挥着斧头不停的动作,连自己的手都磨出了血泡都感觉不到,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杨杰把所有的事情做完了,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回神过来,杨杰发现自己的全是都好酸痛,就连大脑都感到不怎么清醒,仿佛下一刻随时有可能睡过去一样。

  杨杰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支持不住,再也支撑不下去了,慢慢的摇摇欲坠,意识慢慢模糊,就在杨杰感觉下一刻会晕过去的时候,忽然一声轻灵的声音流入自己的耳朵。

  “杰哥哥,你的手受伤了,我来帮你包扎包扎吧!”诸葛月儿不知什么时候提了一个小药箱走到杨杰面前,扶起就快要倒下的杨杰躺在自己的怀里,从小药箱中拿出一些纱布和一些药水。便开始为杨杰包扎起来。

  杨杰躺在诸葛月儿的怀里,甚是安逸,他感觉诸葛月儿的怀里是那样的温暖,是个能让自己放下所有防备的怀抱。

  从诸葛月儿身上飘出一股青涩的薰衣草的香味慢慢的刺激着杨杰,杨杰闻到了这种香味,感觉自己的全身的疲惫都消失不见了,而自己身上的荷尔蒙仿佛在兴奋起来,而自己的**也在纯纯欲动。

  而杨杰睁开眼睛的瞬间就看到了诸葛月儿的胸部,好像里面竟然还没有穿文胸,瞬间就感觉鼻血狂喷,虽然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但是发育的却是如此的完美,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早熟。

  这是杨杰的全身荷尔蒙正在高速上涌,自己着实的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的心里竟然被一个小女孩迷得魂不守舍,真是太丢人了。

  而在包扎的诸葛月儿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脸色微微发红,但是没有说话,继续包扎这杨杰的伤口,就像一个美丽的妻子为一个心爱的丈夫包扎一样。

  渐渐的杨杰反应越来越大,身体也渐渐发热,哪怕是杨杰有很大的压制,但是根本就抵不过诸葛月儿的诱惑,哪怕是闭上眼睛不看她,还是有着一股香香的味道刺激这自己。

  感觉到了杨杰身体竟然慢慢的升温,诸葛月儿奇怪的问道:“杰哥哥,你怎么了,发烧了吗,怎么全身这么烫?”

  杨杰睁开眼睛连忙摇摇头说道:“没有什么,可能只是天气太热了。”

  谁知杨杰睁开眼睛又看到了诸葛月儿的胸部,顿时感觉精神抖擞,脑子里竟然还幻想这坐拥这个小美女的情景,杨杰赶忙的甩甩头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谁知,越是控制不想就越是忍不住往那方面想,自己的自控能力也太差了吧!

  诸葛月儿的脸色红的仿佛就要滴出水来。对着杨杰说道:“杰哥哥又在想什么不健康的事情了,人家还那么小,你就不放过,真是太坏了。”

  “额!”听到诸葛月儿的话,杨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殊不知诸葛月儿的这话不但没有让杨杰的思想放下,反而又加重了。

  诸葛月儿看到杨杰不但没有放下,还变本加厉的更加过分,嘴角嘟嘟生气道:“杰哥哥,虽然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你怎么能这样,人家还这么小,你好歹也要等人家长的大一点吗!”

  杨杰听到一阵无语,但是又没有话反驳,只得默默忍受,心想: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这丫的还是个小丫头片子啊,比自己还要小一些,自己真是丫的禽兽,不过如果这可是萝莉啊!!!

  终于杨杰在这痛苦而又幸福的包扎下结束了,杨杰也随之送了口气,诸葛月儿拿着小药箱说道:“杰哥哥,好了的话,就去吃饭吧,就等你一个人了。”

  杨杰点了点头,看着手中的一层层纱布,心里也很是高兴,杨杰第一次感受到了除了爷爷以外的关系,他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可爱善良的小女孩,哪怕以后陪在她身边的不一定是我,自己也要像哥哥一样照顾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