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面对王团长这赤`裸裸的羞辱,胡铁军顿时面色涨红,但是却说不出话来。因为王团长说的是事实,自己的身手这么好,不是同样被人从野战部队踢出来了,到现在,也只能委屈的窝在这军营里,担当一个小排长,甚至还只能负责大学生的军训!

  “身手好,不代表一切都好。”

  王团长似乎还不满意,继续说道:“选队长,首先要自身素质过硬,动作标准。我选的这位同学,不但军姿标准,而且风貌积极向上,担当队长绰绰有余了。”

  胡铁军深深的呼吸了几下,才把心中的怒气压下去,他重重的点头:“是!”

  然而,旁边的许海强却不乐意了,他嘀咕了一声:“我还真没看出来,这小子的军姿哪里标准了,这么明显的偏袒,也不怕人背后戳脊梁骨!”

  作为队长,他可以经常和胡铁军交流,进而经常切磋。如果不让他做队长了,一旦军训结束之后,除非胡铁军来找他,不然他很少有机会能够再与胡铁军切磋,这让他很不满意。

  “你说什么?!”王团长顿时脸色一沉,转头怒喝道:“既然你们来到了军营里,就是军人,首先就要服从命令,难道你们教官没有交给你们这个道理吗?”

  “报告,胡教官教过!”许海强大声说道,“但是我也知道,胡教官还说过,作为队长,不但要率先完成自身训练,为大家树立榜样,还要协助教官训练别人,这对身体素质有一定的要求,我不认为南宫小牛可以担当这个职务!”

  胡铁军赶紧冲着许海强使眼色,这话可不能乱说,现在王团长明显在偏袒南宫小牛,许海强这么一说,肯定会得罪他。

  在胡铁军看来,自己被训斥无所谓,反正自己都已经这样了,只要不违反军纪,谁也不能把自己踢出军队吧?可是许海强就不一样了,他是来军训的,如果王团长想要整治他,有无数种手段可以让他无法完成训练,到时候连毕业都是问题。

  杨杰却是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许海强这个性格,的确很让人喜欢,耿直,但是却不愚蠢。很显然,许海强这样说,是想把王团长往歧路上引。避开服从命令这一条,单单只是说身体素质,只是这一点,就足以把南宫小牛给比下去了。

  果然,一听这话,王团长的脸色顿时就是一沉,许海强却是巍然不惧。

  “既然你这样说,那就意味着,你的身手肯定不错喽?”王团长皱眉问道。

  许海强大声道:“报告,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只是我的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好一些,至于我的身手怎么样,我自己也不便评价。”

  “好!”

  王团长哼了一声,“既然如此,那你可愿意接受一次测验?”

  “什么测验?”许海强问道。

  “很简单,我的这个司机也正好有点身手,你可以和他切磋一下,如果你赢了,就可以继续担当你的队长职务,我也不再阻拦。但是,如果你输了的话,我就会在你的军训报告上,写上‘不服从命令’这五个字,你觉得怎么样?”王团长冷笑着问道。

  “我觉得不怎么样!”许海强撇了撇嘴,“我为什么要跟你的司机比?你的司机又不能来担当我们的队长。既然是从学生中挑选队长,那我要比就跟你指定的人比!”

  “你!”

  王团长被许海强顶撞的顿时一窒,却说不出什么道理来反驳许海强,因为许海强说的句句在理。

  “服从命令!”王团长羞恼成怒,大喝一声。

  “是!”许海强双脚一并,做了个立正的姿势。

  王团长这才哼了一声,转头对胡铁军说道:“看看你带的这都是什么兵,竟然大言不惭的顶撞领导,简直就不像话!”

  胡铁军却是不说话,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事情的对错,大家一眼就能过看出来,只是王团长的级别高,而且又是这次军训的负责人之一,胡铁军没有说话的权利罢了。

  许海强却是眉头一皱:“我只是跟你讲道理,这也叫顶撞吗?”

  他本身不是军人,自然不会认为王团长就是领导,如果不是学校规定一定要进行军训,他甚至连王团长这号人都不会认识,所以许海强跟他自然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王团长听的却是脸色一变,沉了下来,冷冷的瞪着许海强:“这位同学,看起来你对我的意见很大嘛!”

  “身为领导,竟然办事不公,我当然是有意见!”许海强淡淡的说道,“我可以遵从命令,你也可以约束我的行为,但是,你还能管住我在想什么?”

  “好!很好!”

  王团长怒极反笑,“既然这样,我就给你一个提意见的机会。还是那句话,跟我的司机打一场,如果你赢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如果你输了,现在就卷铺盖走人,顶撞领导,我现在就可以开除你!”

  “王团长息怒啊!”胡铁军一听,顿时急了,开除了许海强,那他可就永远都拿不到毕业证了。

  3酷{匠e网…永#☆久,免2L费。看!+小iU说

  而许海强可不同,他不但训练认真,而且性格直爽,这样的人很对军人的胃口,如果他被开除了,胡铁军怎么都不忍。

  “怎么样,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意见,当然,如果你怕的话,也可以选择卷铺盖离开。”王团长讽刺道,他心中暗怒,一个学生,竟然也敢跟自己顶撞,简直是不像话。更何况,他这次来本就是为侄子撑腰的,昨天晚上侄子给自己打电话,就说过这个许海强抢了他的队长职务,现在如果不给他点教训,还真反了天了。

  杨杰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却没有说话,因为他看出来了,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

  “王团长,这事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毕竟随便开除一个学生,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啊!”胡铁军苦着脸小心的劝说着,他真的不希望许海强被人开除。

  “放肆!”

  王团长却是猛然一喝道:“胡铁军,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随便开除一个学生?难道你的意思是,我随便开除学生了吗?”

  “不是,不是!”胡铁军慌忙解释道,“王团长,我的意思是,许海强不是真正的军人,多少有些不懂得规矩,这个责任在我,是我没有教导好,还请王团长消消气!”

  看着胡铁军苦苦哀求王团长,许海强眼中寒芒一闪,心中暗怒。

  “这件事情没的商量,这是团里的决定,这个许海强要么和我的司机切磋一番,要么,就卷铺盖走人。我想,开除一个学生的权利,我还是有的!”王团长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根本看都不看胡铁军一眼,“既然你说你也有责任,那你也交一份检查上来吧。”

  “放屁!”

  许海强再也忍不住了,怒骂一声:“什么狗屁团长,官职不大,你的官威还不小。仗着手中有点权力,就随便欺负别人,亏得你还是什么团长,我看你做个班长都不称职。”

  “你说什么?!”王团长就好像是被人踩到尾巴一般,顿时怒了。

  “少废话,我答应了你的要求,跟你的司机打一场,就在这里,大家都作证,看我怎么扇你的耳光!”许海强冷哼道。

  “好!”

  王团长顿时一喜,连许海强对他的不尊重都不介意了,“这可是你说的,既然这样,那就现在开始……”

  说着,他对吉普车里的司机招了招手。

  王团长的司机是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身材魁梧,看起来和许海强有的一拼。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的身上有一种让杨杰都感到皱眉的杀伐之气,一看就知道,这个人绝对很厉害。

  胡铁军的脸色顿时变了,他可是知道王团长的这个司机。据说这个人绰号叫做黑熊,曾经是江州是地下黑拳场上的一名悍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进了军队,就被王团长给发现了这个人才,从而让他做了司机。

  许海强就算是再厉害,也绝对不是一个经历了生死黑拳考验的高手的对手,这一下,许海强是必败无疑啊。

  所有人都没用注意到,马宁的眉头皱了起来,同时偷偷的发了一个短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