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子说的很有道理--如果回学校,肖飞势必会被抓住。

  运气好,被警察抓住,和海涛一样,运气不好,被刚哥的人抓住,那么肖飞的命就差不多没了,说起来,那种情况都不乐观,还是赶紧离开这里才是最乐观的,只要刚哥没有被那一刀子给捅死,那么我就相信,警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跑到北京去抓我们。

  “我们跑路了,那个刚哥肯定会去我们家里找我们的”尚文倩很为难的说道“我可不想让我爸妈知道,万一要是刚哥把我的事情全部抖露出来,那么我以后可怎么做人啊”

  “这是个问题”我皱了皱眉头“可是如果你不离开这里,那个刚哥还是会去你家里找你”

  刚哥是个阴险人物,他肯定会做出一些卑鄙的事情来。

  “你们可以不用离开平安市,我带你们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小五子突然说道“走吧”

  “去哪儿?现在哪儿还有安全的地方”尚文倩说道“总不能直接把肖飞送进警察局吧,如今平安市,可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安全地儿了”

  “当然不是”小五子饶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我说的安全地儿不是其他地方,就是一乐武馆,耗子以前住的地方”

  “可我们不认识她们啊,住在哪里,人家会愿意吗?”肖飞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e酷匠网唯。一Q:正版…T,“¤其6他{都是7盗|版.P

  “我们去了会不会连累他们?”如果由我出面的话,让一乐武馆收留两个人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不过我害怕,万一把他们送进了一乐武馆,会不会连累到白瑶一家。

  “刚哥就是在牛逼,也不敢在老虎嘴里拔牙”小五子不屑的笑了笑“等你以后知道了白瑶的父亲到底是谁,你一切就明白了”

  “那我们现在去一乐武馆?”我皱了皱眉头,问小五子。

  “直接去肯定不合适,你先把白瑶给叫出来,然后和她商量一下,等她同意了之后然后你再叫他去找他的父亲,记住,你一定要告诉白瑶,让白瑶的父亲知道,捅刚哥那一刀子有你的份,要不然白瑶的父亲肯定不会摊这趟浑水的”

  “好吧,我现在就给白瑶打电话”我立马打开手机的通讯录,然后把白瑶给单独约了出来。

  小五子他们在车里没有出来,而我和白瑶则选在了一家咖啡厅里见面。

  “说吧,呆子,干嘛约我来这么有情调的地方”白瑶嬉皮笑脸的看着我,问道“是不是脑子开窍了,想跟我告白啊”

  “不是告白”我恨得牙痒痒,虽然我很想和白瑶调侃几句,可是眼下这情况,真的不合适。

  “不是告白,那你约我出来干嘛,想我了,还是惹出什么麻烦了,想让我帮你摆平”白瑶小嘴一撅,对着我问道,显得有些不开心。

  “我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啥事,说,别和我拐弯抹角的,看你脸上的汗我就知道你又闯祸了,对不对,你是不是把人家姑娘的肚子给搞大了?”白瑶白了我一眼“我告诉你,这种事情我可帮不了你”

  “我捅人了”

  “啥”

  “我捅人了”我小声的重复道。

  “真的假的”白瑶也同样压低了声音“严不严重?”

  “现在还不清楚,我捅的不是别人,是刚哥,就是我们武术馆里面那个刚哥--”我皱了皱眉头“其实也不是我捅的,不过我是帮凶,这件事情和我扯不开关系”

  “刚哥”白瑶的脸刷一下子白了“你小子捅谁不好你捅他,你知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我知道”我白了白瑶一眼“你以前告诉过我”

  “知道你还去招惹他,那你现在怎么办--”白瑶着急的问我“还有刚哥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事情”

  “暂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我刚刚得到的消息”刚才虎子给我发来信息说刚哥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情况还不乐观,有时候我真的希望刚哥就这么被一刀捅死算了,那样的话,我就让我老子把肖飞给雪藏起来,反正我不是罪魁祸首,最多是录个口供罢了。

  “那还好--”白瑶有些庆幸的说道“刚哥在道上很有威望,比棍子刀手他们厉害多了,他们也就只能在一片厉害,这个刚哥在整个平安市都很有名气”

  “我知道,还不是因为他送酒,所以很多娱乐店的老板都经常和他打交道”我不屑的说道“说白了,他只不过是一个狗腿子而已”

  “皇帝的狗腿子那也是一般的狗腿子?”白瑶愤愤的白了我一眼“说吧,你找我来,到底想和我商量什么?”

  “我想把捅刚哥的那个人暂时先安放在你们家里”我对着白瑶说道“当然,我也得去躲躲,要是被刚哥的人逮到我们,我们就完蛋了”

  “你想躲到什么时候?”白瑶生气的看着我“万一被刚哥知道--他还不一把火把我们家给烧了啊”

  “嘿嘿,别装了,我可是听说了,你老爸在道上牛气的很,根本没有人敢去招惹”我嬉皮笑脸的说道“就是再给刚哥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啊”

  “你都听谁说的啊,我家可是良民家庭”

  “良民家庭敢开武馆?还没有闹事的,少骗我了,你直说吧,到底帮不帮我”我把脸一拉,装作很生气的看着白瑶。

  “什么帮不帮,我又不是一家之主,我说了不算的,我得去问问我爸爸”白瑶白了我一眼“要是我爸爸同意,你们就搬进来,要是不同意,你自己搬进来”

  “你爸爸不会让我自己搬进去的”我嘿嘿一笑,说道“再说了,我兄弟也是不搬进去,我也不会搬进去的,祸是我一个人闯的,怎么可能我自己躲起来,让我兄弟一个人去面对,我是那么不讲义气的人吗?”

  “你够义气,是梁山好汉,行了吧?”白瑶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然后连咖啡都没喝就开车回家了。

  回到小五子的车里,肖飞和尚文倩着急的问我这件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我点点头“等信吧,应该能成”

  说实话,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会给白瑶家惹来麻烦,我问小五子白瑶的父亲当年到底是干什么的,小五子摇头说他也不清楚,但是他敢肯定,当初白瑶的父亲肯定是平安市的风云人物,直到现在,道上的很多大哥都很给白瑶父亲的面子。

  犹豫了一会儿,我给苏曼打了一通电话,然后把她约了出来,苏曼问我找她是不是有事,我说当然有事了。

  苏曼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她问我“吕浩,我问你一件事情--”

  “问吧”

  “我弟弟之所以在平安一中待不下去,是不是因为你的缘故?”苏曼皱着眉头,眼睛带有敌意的看着我。

  “其实你弟弟在学校不是什么好学生,和我一样,算是个混子,他是跟我混的,不过他出卖了我一次,害我挨了一刀子”我平淡的对着苏曼说道“至于真假,你可以问问你弟弟苏海”

  “他之所以转学不是因为我--而是我的兄弟看不过去,我念着旧情没有想过为难苏海,只不过别人不肯放过他罢了”我摇头表示惋惜“如果你硬要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我也没办法”

  “好,我相信你”苏曼点了点头“但是你能不能帮我一个人忙,我已经打听过了,整个高一你吕浩说一不二,只要你一句话,苏海肯定可以重回平安一中,没有人敢欺负他,对吗?”

  “对”我点了点头,没有谦虚“但是估计没有人再和他做兄弟了”

  “这正是我需要的,我需要我弟弟有一个良好的学习氛围,不和混混走在一起我更高兴”苏曼皱了皱眉头“二中不是一个适合学习的地方,那里的老师赶不上一中的进度,加上那里比平安一中秩序要乱的多,学校宿舍和食堂也远远不如一中,我想让我弟弟有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

  “你的意思是让苏海回来,然后让我放出话,不许任何人再去欺负苏海?”我微笑的看着苏曼“这很简单,不过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苏曼追问我。

  “我想知道白瑶的父亲到底是谁?他以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现在的他能否能够承受的住刚哥的怒火”我皱起了眉头,没有隐瞒“不瞒你说,我得罪了刚哥,而且得罪的很深,我的兄弟刚刚把刚哥给捅进了医院,我想去白瑶家里避一避,可是又害怕连累到白瑶家,所以--我想问问你,关于白瑶父亲的一切”

  “去吧,只要白瑶的父亲肯收留你们”苏曼听完很震惊,隔了良久才对着我说道“躲在白瑶家里,刚哥是不敢带人去找你们麻烦的,依你和白瑶家的关系,你肯定没事,刚哥不会太为难你,不过你的兄弟要小心了,刚哥那个人挺狠的”

  “白瑶的父亲,到底什么背景?”我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当年平安市有一家酒吧,叫零点,是白瑶他父亲开的,那是我们平安市的第一家酒吧,他的,也就是如今的皇家会所”苏曼对着我说道“我还可以告诉你,皇家会所的老板叫也姓穆,而且他旗下还有两家娱乐会所,至于他是谁,我就不告诉你了,因为你不可能接触到那层面的人物,刚哥是他的手下之一,而穆是白瑶父亲的义子”苏曼微微一笑“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即便是白瑶的父亲隐退了,也没有人敢来找他报仇”

  “明白了”我微微一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原来白瑶父亲的义子就是平安市的巨头,难怪刚哥在一乐武馆这么低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