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说我的身体很怪异,明明那把刀子已经捅到了我的内脏,但是我的内脏却完好无损。

  我现在的伤成为了皮外伤,只是动手术的时候流了一些血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大碍,我好奇的打开了身上养得那只金蚕蛊,我觉得应该和他有关心,上次我在我胸口上划了一刀,虽然也流血了,但是却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而且更加离奇的是,我胸口上的刀疤已经消失不见了。

  那只金蚕蛊有些萎靡,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饿了,小五子和肖飞已经回学校上课了,留下来照看我的只有白瑶,白瑶手上拿着一只平板在上网,我趁他不注意,然后一口将自己的手指咬破,将鲜血慢慢的滴进了小盒子里。

  一闻到我的血腥味道,那只金蚕蛊立马从萎靡的状态变得兴奋起来,刚才金蚕蛊的眼睛都睁不开,现在我看到这个小家伙已经兴奋起来了,他慢慢的爬了出来,然后直接顺着鲜血的味道爬到了我的手指头上,他咬住我的手指头,狠狠的吮吸了起来,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竟然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只感觉到淡淡的痒痒。

  我仰着头,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浅笑。

  “你笑什么呢”白瑶皱了皱眉头,怪怪的看着我“打着吊针还笑的那么傻,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干嘛不笑,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大美女照顾我”我笑着调侃白瑶“难道我不应该笑吗?”

  “呵,什么时候嘴巴这么会说话了”白瑶干咳的笑了一下“被人捅了一刀子现在良心发现了?”

  “算是吧”我心情很不错的问白瑶“你知不知道,捅我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他是不是叫海涛?”白瑶反问我,然后神情立马一本正经起来“那个家伙可惨了,你现在没事人一样的躺在病床上,他却在拘留所里喂蚊子呢,他爸妈在你动手术的时候差点急死,比我们还着急,从他父亲的穿着来看,家里应该不富裕,当时医药费他们都拿不出来,正要去借的时候是我妈妈给付了”

  “放心吧,我妈妈是不会和你讨要医药费的”白瑶补充了一句。

  “-----”我很无语的笑了笑“别忘记了,我现在可是打款,不在乎这些钱”

  “切,你说你到底怎么得罪人家了,至于让人家一个学生对你拔了刀子?”白瑶不齿的对着我兴师问罪道,好像是我做错了一般。

  “是他自己神经病,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受害者好不好?”

  白瑶瞪了我一眼,显然不相信“人家好好的为什么要拿着刀子捅你,怎么不去捅别人呢?小五子都和我说了,是你和人家打架,把人家给打急眼了,所以人家才和你动手了呢”

  “没办法,谁叫我那么强呢”我呵呵一笑,丝毫没有把白瑶对我的讽刺放在心上。

  “还嬉皮笑脸呢”白瑶更加不悦了“你知不知道我妈妈现在都自责呢,昨天晚上还埋怨我爸爸,问我爸爸为什么要教你功夫,我妈妈说,要是我爸爸不教你功夫的话,你也不会在学校里逞强斗狠,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就算你爸爸不教我功夫,我也会打架的”我摇摇头,苦笑道“如果不教我功夫,想必现在躺在医院的就是海涛,而蹲在拘留所喂蚊子的就是我了,说实话,我还是比较喜欢现在的生活”

  “哼”白瑶娇气的哼了一下,不再理我。

  正在这时候,那只金蚕蛊停止了对我手指头的吮吸,看样子他是喝饱了,我瞥了他一眼,看到那只金蚕蛊懒洋洋的伸了个懒样,和个小大人一样,灰溜溜的钻到小盒子的角落里,然后靠着盒子边就开始睡觉了。

  “嘿嘿”我看着金蚕蛊这样子,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白瑶耳尖的又一次听到了“你又在笑什么?”

  “我笑--我笑我自己。”我含糊的说道。

  白瑶摇了摇头,感觉我是神经病,又继续玩她的平板电脑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小五子来接替了白瑶,和我换了班,小五子一进来,就心事重重的看着我。

  “有事?”我看着小五子,问道“说吧,这里没有其他人”

  “海涛的兄弟文祥和小春来找过我们--他们想,他们想让你不要继续追究海涛的法律责任”小五子皱着眉头说道“他们会做出一定的让步,以后在平安一中,他们绝对不会再找我们的麻烦,而且如果我们遇到了麻烦,他们会毫无余力的帮助我们”

  “你信?”我不屑的笑了笑“你相信他们吗?”

  “我不知道”

  “我是不相信,我就算放过了海涛--他也不会消停,说不准气焰会更加嚣张”我淡淡的笑了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算是海涛文祥小春他们不招惹我们了,难道他们的其他兄弟就沉得住气,李大帅,李小帅那俩家伙会一起跟着他们平静下来。”

  “不过,海涛的法律责任我本来就不打算追究了”我笑了笑“反正我也没有受到多大伤害,要是我把海涛告进去,拘留他段时间,他的兄弟肯定会和我们拼命的,倒不是我怕他们,只是我不想再让我们的关系闹僵,而且--而且,我听说海涛的父母不是啥有钱人,都是老百姓,海涛进去了,我怕他们会接受不了,又花钱又托关系的保海涛,导致一个家庭活活被销毁”

  小五子微微一笑,没有反驳我的话“海涛已经被学校开除了,他不会再回到校园”

  “这是他罪有应得”我问小五子“小五哥,你应该不会为了这件小事情而愁眉苦脸吧?”

  小五子又不混,他只是被文祥打了一顿,平时的小五子对我们的校园争斗根本不感兴趣,现在他一脸心事重重,肯定有其他的事情。

  “是王胖子的事情?”我猜测的说道。

  小五子点了点头“那个棍子没有你心目中那么好,他和王胖子刀手他们是一伙的”

  “怎么可能?”我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小五子,刀手和棍子根本不和,这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是一伙的”

  “他们都想利用我,我不知道他们是通过某种渠道得知我的身份”小五子皱了皱眉头“虽然我还不知道他们想叫我帮他们干什么,但是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追问小五子,表情有些急切。

  “你不要问了,那天的事情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小五子脸色尴尬的说道“总之,你要小心提防棍子那个家伙,他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他不配当你的哥哥”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倒是说啊”我的眉毛皱成了一团,我又一次重复的问小五子,看着小五子这样难看的表情,我知道肯定是棍子伤了小五子的心了。

  难道棍子欺负小五子了?这不可能啊,怎么说棍子也不是那种人啊。

  小五子一直不说,一问他关于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小五子就闭口不言。

  抽了一个小五子不再的空,我给棍子打了一通电话,电话里没有任何的反常,棍子哥还是那么对我关心体贴,他还说要来看看我,我问棍子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五子是不是被欺负了,棍子只是在电话里笑呵呵的说,小五子当时喝多了,所以出丑了。

  听到这里,我呵呵一笑,也没有产生过多的怀疑,虽然心里怪怪的,但是我知道棍子哥是肯定不会骗我的,而且棍子没有必要去欺负小五子。

  中途,有人来找我录了口供,我直接就把事实给篡改了,我说是海涛不小心把刀子插到了我的小腹上,根本不是故意伤人,在录口供之前,小海已经和文祥小春达成了共识,高二由七哥一个人领导,文祥和小海不仅仅和李大帅李小帅翻了脸,而且还拥护七哥当了高二的扛把子。

  现在学校里面高一的扛把子是我,高二的扛把子是七哥,黑子不会对付我,毕竟在林海那件事情上他还欠着我一个人情呢,高天伟现在见到我们就知道落荒而逃,海涛离开了平安一中就等于他没有了任何靠山。

  坐在病床上,白瑶笑嘻嘻的对着我说道“怎么,还不出院?”

  “出院干什么,出院了就要去学校里上学,多闷啊”我嘿嘿的一乐,接着白瑶脸色一变,冷冷的对着我说道“我家又不是开善堂的,你天天死乞白赖在医院里不花钱啊”

  “最重要的是,你在医院,我妈妈就会让我来医院盯着你”白瑶白了我一眼,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有钱,医药费我会还给阿姨的”

  “还你个大头鬼啊还”白瑶生气的看着我,对着我骂道“你这个笨蛋,你的钱哪里来的我不知道,也不想问,但是要是让我妈知道了你有那么多钱,肯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你的钱来路正吗?正的话就去还我妈,不正的话就把钱偷偷的还给我,省的你心里还有愧疚”

  我很无语的笑了笑“来路当然正了,反正不是坑蒙拐骗来的,不过我不能告诉阿姨这钱到底是怎么来的,我还是把钱给你吧”

  看~z正、C版“章O-节_*上`酷匠_t网vS

  “嘿嘿,真乖,算姐姐没有白疼你”白瑶露出两个大牙,哈哈大笑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