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和林海的母亲面面相觑,不知道我到底要干什么?

  诡异!

  可以说是十分诡异!

  将自己的血放在林海的床边就能够救林海了吗?这可能吗?

  黑子不相信,林海的母亲也不相信,黑子刚才说我的老爷是一个中医,而药方也是从我老爷的笔记中得来的,可现在--黑子无疑是说谎了,傻子都看的出来,这不是中医,就算是林海的母亲压根不懂艺术,但是这种方法也和中医不搭边吧?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每一秒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份煎熬。

  “吕浩,你到底行不行”黑子有些着急的问我,而此时我的脸上已经满头大汗。

  林婉柔说了,这是唯一可以救林海的方法,如果这样也不行的话,那么林海就必死无疑,林海的母亲双手紧握,不敢说话,生怕打扰了我。

  就在我们三个人把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时候--突然,林海醒了过来。

  林海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黑子,有些生气,他刚想开口说话--接着就吐了,他哇哇的吐了起来。

  我没有看,很恶心,一边吐,林海的脸色一边苍白下来,渐渐的,林海的呕吐物里面钻出来一只小虫子,也就是那只捣乱的金蚕蛊,林海的母亲见了那只小虫子,很害怕,很慌张,她也开始有些明白了,肯定是这只小虫子在祸害自己的儿子。

  林海的母亲上前走了几步,抬腿就要踩死这只金蚕蛊。

  虽然我不懂金蚕蛊,但是我也听说过他的厉害,如果一脚能够踩死的话,那么他也就没有传说中那么神通广大了。

  “不要”我对着林海的母亲阻止道。

  林海的母亲戛然而止,竟然真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眼神恐惧的看着那只金蚕蛊,我跑过去看了看,那只金蚕蛊正两只小眼发直的看着林海的母亲,充满了恐吓的意思。

  酷(匠O网)0首发G/

  我将这只金蚕蛊装进了小盒子里,然后对着林海的母亲说道“林海没事了,这几天给他多补充点营养,他会渐渐恢复过来的”

  我没有告诉林海的母亲真实情况,虽然林海活过来了,但是他的身体已经远不如以前了,不过我相信以他们家的财力,能够让林海多活几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走后,林海的母亲连忙去叫护士了,而黑子则陪在了林海的跟前。

  出了医院,我看到了林海的父亲,我对着他不屑的笑了一下,然后扭头就走了,刚刚回到学校没多久,黑子又来找我了。

  这次,我们出了学校,来到了一家很不错的餐厅,黑子冲着我笑了笑“医生说,林海已经没事了,他只是需要在医院修养一段时间,观察观察,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嗯”我点了点头。

  “还有,林海说自己不痒了,他叫我谢谢你”黑子嘿嘿一笑“没想到你这么有本事”

  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好吧,今天我找你来不仅仅是为了说一些客套话,其实我就想问问你,那只虫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让林海一直躺在病床上,全身奇痒无比?还有--为什么你会救林海”黑子对着我一本正经的问道“不要告诉我你是为了要我帮你对付海涛,我不相信”

  “林海的怪病应该和你有关吧?”黑子的眼神一眯,有些严峻。

  “林海的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如果你想调查真凶的话,我劝你一句,不要追查了,要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好过”我对着黑子恐吓道。

  “呵呵,吕浩,我知道你有本事,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说明白点好,这不仅仅是我的意思,而且还是林海母亲的意思,虽然这次林海躲过去了,但是谁能保证林海下一次就没事呢?”黑子对着我说道“我知道不是你下的毒手,但是我和林伯母都相信,你一定知道真凶是谁?”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我平静的说道“反正那个人不会再对林海下毒手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继续追查下去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

  “你确定他不会再对林海下手?”黑子皱着眉头问我。

  “十分确定”我点点头“如果林海再出现这种怪病,你可以直接来找我,或者报警抓我,都可以”

  “我们可没有任何证据”黑子说道“其实林海生病之后我们就一直在追查凶手到底是谁?起初我们还以为是中毒了,现在看来,林海中的不是毒那么简单”

  “是蛊”我平静的说道。

  “蛊?”黑子眉头一皱,没有太大的惊讶“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蛊这个东西”

  “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跟你说了,这件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吧,反正现在林海也已经救过来了”我对着黑子撒了个谎“关于真相,我只能告诉一点,对林海下蛊的人是一个用蛊高手,说实话我也不认识,我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号而已,他前几天用书信的方式联系了我,告诉了我救林海的方法,他说林海虽然犯了一些错误,但是还没有必要对他下死手,所以对付网开一面,派我救了林海”

  “真的?”黑子有些不相信。

  “真的”我笑了笑“你不相信也很正常,说实话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相信那个人所说的话,不过慢慢我就相信了,具体是为什么,我就不能告诉你了”

  “好的,我会将今天的谈话转告给林海的母亲,让她放心下来”黑子笑了笑,说道。

  原来黑子这次来找我是林海的母亲派他来的,林海的母亲还是放心不下林海,害怕他的怪病会复发,所以才派了黑子来试探我。

  我和黑子在这家餐厅里吃了顿饭,吃饭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林海的父亲林黄山根本不是他的亲生父亲,当年林海的母亲上大学的时候偷偷和一个男人生下了林海,而那个男人又出了车祸,当时林黄山看中了林海母亲的家世,所以就趁虚而入,无微不至的追求林海的母亲,最终把她娶回家,林黄山一直想让林海的母亲把林海打掉,只不过林海的母亲不同意罢了。

  黑子之所以告诉我这些是想让我知道林海母子都是个可怜人,最好不要再加以迫害了,也给我变相的解释了为什么刚才在医院林黄山会表现的如此不负责任。

  林黄山娶了林海母亲之后自己的本性才渐渐暴露出来,可是林海的母亲一家在平安市家业很大,所以不想让家丑外扬,所以才一直迁就着林黄山,并且还给了林黄山一个总经理的位置,尽管林黄山本人真的很无能。

  分开后,我回到了学校里。

  海涛的事情还是令我头疼不已,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和黑子已经谈过了,虽然黑子答应帮我,但是他们都上高三了,很多人都在为了高考而奋斗,而那些没打算上大学的也不想继续打架闹事,生怕一旦被学校记过而拿不到毕业证。

  我当然知道这是黑子的一种托词,若是黑子真心想帮我的话,对付海涛应该没什么问题的,看来靠人还不如靠自己,不过黑子也不算太无情,他在周末的时候和我拜了把子,认了我做他的干弟弟,这等于在对校园宣告,如果在一中谁敢欺负我,也就是再打他黑子的脸,海涛也不敢强加放肆。

  而且黑子还承认了我高一扛把子的位置,我和黑子拜了干兄弟之后,来找我的人越来越多了,而高天伟的势力也越来越小了,高天伟渐渐沦落到了不敢乱说话的地步,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害怕了还是再隐忍,等待什么契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