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来谈判之前,我们已经商议好了。

  赔款可以,我们的承受能力是二千以内,超过两千属于免谈--至于道歉,那根本不可能,我不可能去和高天伟道歉,当然,或许他也不屑我的道歉。

  “笑话,五千很多吗?”海涛冷冷一笑,对着我说道“医院那么黑你不是不知道,单单医药费就二千多,加上精神损失费一千多。高天伟的胳膊断了怎么也得好好补补吧,一千不算多吧?高天伟的兄弟每天都买东西去看高天伟,这些钱不是钱吗?加起来算算,五千还算是便宜你了呢,别忘记了,高天伟为了你可是一直在瞒着家长和老师那边呢--万一”

  kd酷√匠网i正Y版首EH发

  “------”我很无语的笑了笑,这个海涛还真是一个无赖呢,竟然能够为了圈钱想出那么多的理由来,所有的花销竟然全部算在了我一个人的头上,我对着海涛坦然的说道“五千我们没有,我又不是富二代,从哪里给你去搞到两千块?说句实在话,我最多只能拿出二千块钱来,多了一分也没有”

  海涛的脸一下子阴沉了起来。

  “只有两千?”海涛的脸上露出一份狞笑“如果只有两千的话,我还不如不要了呢”

  “不要更好”我耸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既然你不要了,那我就告辞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海涛站起来拍了拍桌子,指着我说道“你想的也太天真了,我会让你就这么走掉吗?”

  “你以为你很聪明吗?吕浩,我知道你的兄弟们就在附近,只要你一个信号,他们就会冲进来”海涛笑呵呵的说道“对不对?”。

  我微微一愣,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海涛“你怎么知道?”

  “从你一出校门我就已经派人盯上你们了,你还以为你们很聪明?我告诉你吧,你的兄弟现在早就已经被别人缠住了,根本没有人来救你”海涛笑呵呵的对着我说道“不要以为什么事情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永远不要轻视自己的敌人,这是我老子当年告诉我的一句话。

  我皱起了眉头,海涛说的不会有假,而我的确有些疏于防范了,我将手慢慢伸到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摸出了那把锋利的瑞士军刀,既然要死,那就一起死吧,我可不想被他们白白欺负一顿,我多少也得拉上一个垫背的才行,要不然的话岂不是太亏了吗?

  “呵呵,瑞士军刀”海涛看到我手中的刀子,夸了我一句“不错,很有品味,我也有一把”说着,海涛也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把一模一样的瑞士军刀,和我的很相似。

  “不过,这种场合我是不会用这种刀子来对付你的,我和你不是一类人,我只是看上去像个疯子,你才是真正的疯子,在饭店捅人是一种作死的行为,听我一句劝,把刀子收起来吧”海涛对着我慢慢的说道。

  “如果我把刀子收起来,那我岂不是成为你铁板上的肉了吗?”我才不会上海涛的当,我现在唯一一个能够保护自己的东西就是这把瑞士军刀了,无论海涛如何忽悠我,我都不可能将自己的保命符给丢掉。

  放下屠刀,任人宰割,拿起屠刀,称王承业!

  “上!”沉默了一会儿,海涛冷冷的对着身边的人说道,这里坐着的可以说是海涛的精英团,一个个都是混过来的,当然不会被我的一把瑞士军刀给吓倒。

  砰的一声。

  就在这时候,我们包间的门被踹开了,我看到了虎子,就是那个网吧一条街的虎子。

  虎子的前面跟着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孩,除了皮肤有些黑以外,身高,脸庞,都很不错,不过这张清秀的脸上却给人一种格外冷峻的感觉,虎子拉了拉我,把我拉到了后面“你先走吧,这里棍子哥会帮你处理好的”

  “啊?”我当时一愣,这个黑脸帅哥就是传说中的棍子哥?他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不过我都没有时间想这些了。

  “虎子哥,这里就拜托你们了,我还要去救我的兄弟”从海涛他们刚才的话里来说,二牛他们肯定遇到了偷袭,而就在这时候棍子却突然回过头抓住了我,然后把我拽到了他的前面“你不能走”棍子冷冷的对着我说道。

  我没敢说话。

  因为我不知道棍子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了我这几天和白瑶走的很近的缘故?

  “对,他不能走”一个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学生混混突然指着我说道。

  啪。

  海涛伸出自己的手,毫不留情的在他的脸上扇了一耳光,接着,海涛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微笑,看着棍子所在的方向“棍子哥,您怎么来了”

  “来吃饭”棍子淡淡的说道。

  其实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棍子显然是来救我的,而且刚刚我和虎子说过话,很明显我们是认识的,这点傻子也可以看出来了,海涛不可能看不出来。

  看来棍子的面孔还是有些人不认识的,就好像刚才那个说话的,其他人看见棍子进来一下子就闭嘴了,就他自己开了口,也难怪海涛要给他一巴掌叫他掌掌眼了。

  “这个人是我弟弟”见海涛不言,棍子又补充了一句“我弟弟说今天有人在蓝天小馆请他吃饭,我正好路过,就来陪陪”

  说着,棍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海涛,你不会不欢迎吧?”

  “怎么会,棍子哥能够赏脸,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能和棍子哥一起喝酒,这是我们的荣幸”海涛的脸红的和红屁股一样,接着站起来边走边说“我这就去准备好酒好菜,棍子哥稍等一会儿”

  “嗯”棍子点了点头,然后坐到了海涛离开的座位上,这个位子是一把手。

  虎子拉了拉我“一起坐下”

  刚才棍子留下我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棍子想让我留下来。

  很自然的,二把手上的那个人也站了起来,虎子过去坐下了,而我就这么站着,我还没有想好要做下面还是上面呢,棍子突然转过头,瞪了右边那个人一眼“下去”

  棍子右边那个人浑身一震,然后害怕的站了起来。

  “吕浩,过来坐下”棍子朝着我招了招手。

  我点了点头,然后坐在了棍子的旁边,紧接着,海涛进了包间,棍子在学校里的名声很响,尤其是在一些住校生的眼里,几乎我们学校的人周末都会跑网吧一条街去上网,而网吧一条街是棍子罩着的,混久了大家都会知道有棍子那么一个人,虽然棍子很少出现在网吧一条街,一是因为网吧一条街打架闹事的越来越少,二是因为网吧一条街的那些保护费油水越来越少了。

  “海涛,听说你今天找吕浩是和他谈点事情,谈什么?”棍子笑眯眯的看着海涛问道,看到海涛心里发寒。

  “棍子哥--都是一些学校里面的小事情”海涛避而不答。

  “什么事情?说来听听吧”棍子继续追问。

  “这-这件事其实和我无关,我也是受朋友所托--我朋友那天被吕浩不小心打断了一条胳膊,我今天约吕浩来就是商量商量怎么给解决一下”海涛知道今天这件事情棍子是管定了,所以也只能说出了实情,不过他说的比较委婉。

  “奥?谈的怎么样了”棍子又一次问道。

  “已经--已经谈妥了”犹豫了一会儿,海涛咬牙说道。

  “说说”棍子根本没有打算放过海涛,而我就在一旁干看着,也不拆穿海涛,不过我倒是挺开心的,看见海涛吃瘪,我心里贼爽。

  “棍子哥--这毕竟是一些私事”海涛没有正面回答,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们根本不会谈妥,如果他继续撒谎,我肯定是要拆穿他的。

  “你的意思是我管不着了?这是我的表弟,我问一问都不可以”棍子轻轻拍了拍的我的肩膀“我这弟弟是个老实孩子,你也说了,他是不小心把你朋友胳膊打断的,这还不好处理嘛,叫我弟弟去道个歉,然后把医药费给承担掉,对吧?我们很讲道理的”

  说着,棍子话锋一转,脸色阴沉下来“当然了,要是这件事情另有隐情,或者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一面,这种处理结果显然是错误的,我听到一些小道消息,那个被打断胳膊的家伙叫高天伟对吧?他好像是高一的扛把子,前几天晚上他抓了我弟弟的一个朋友进了小树林,而那个高天伟好像要打我弟弟,我弟弟处于自卫才不小心打断了高天伟的胳膊?事情是这样吗?弟弟”

  棍子给我使了使眼色,我立马点了点头“那个高天伟拿棍子打我,我退了我好几步,没法退了我才还手--”

  “海涛,是这样吗?”棍子冷冷的看着海涛,问了一句“你当时在场吗?”

  “我..我当时没有在”海涛有些膛目结舌了。

  “那有谁在场?”棍子扫了一眼众人问道。

  除了海涛,周围的人是都在场的,只不过现在这个形势,谁敢回答呢?

  鸦雀无声,包间里陷入了鸦雀无声的冷局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