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和李贺的生活都不富裕,甚至说李贺属于贫困家庭,在学校里,张汉基本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一样,而且每逢周末或者节假日,张汉都会带他们去一些KTV酒吧那种娱乐场所去耍耍。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作为报答,这俩家伙竟然跟着张汉惹是生非,张汉喜欢泡妞,算是半个花花公子,要不是他拿钱找人罩着,还养了李贺和张明的话,一星期不知道挨多少揍呢。

  张汉的花销很大,靠着家里根本供给不够,我们班好几个家伙每个月都请张汉他们几个吃饭,这才让张汉的生活勉强过了下来。

  回去之后,张汉他们收敛了不少,但是班主任的话李贺和张明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们没有放弃对付我,只是将时间和地点都做了改变。

  王甜甜还以为张汉他们真的被班主任吓住了,而我却看出来了,张汉他们是想在宿舍里堵我。

  周五放学之后,我回到了宿舍,因为第二天是周末的缘故,所以宿舍根本没有老师管。

  完全可以说,周五晚上的宿舍楼是最乱的,连宿舍管理员都不屑于管,那天晚上大家都很疯狂,打架报仇什么的也最适合在周五晚上干了。

  这天晚上,我回到宿舍后,就安安静静的在床上听歌。

  我知道张汉他们肯定会来报仇的,张汉不是住校生,但是我刚刚看到他来我们宿舍楼了,估计到了晚上十一点之后,他就会来报仇。

  “耗子,你小心点,今天张汉也来了”

  我的上铺小海对着我提醒道“别忘记了前几天你俩刚刚打架,他可不是什么喜欢忍气吞声的主儿”

  上次的确是我沾光了,我们班上的人都看在眼里,今天张汉来宿舍,很明显是冲着我来了,大家都看出来了,但是点破的却只有小海一个人---莫名之中,我对小海的好感又多了那么几分。

  “我知道”我对着小海点了点头,然后自信的说道“他们只要不找其他援手,我没问题”

  “耗子,你就不怕阴沟里翻船?”小海声音不大的对着我说道“以张汉的做事风格,不找外援,可能吗?当然,他找来的外援或许是来看热闹的,根本不会帮张汉动手打你,但是一个打他们三个,你觉得你有机会取胜吗?”

  “要不咋办”我轻松的咧开嘴笑了笑,询问张小海。

  “等会张汉来叫门的时候,大家都装睡觉了,谁也不去开门,以张汉的胆子,他还不敢把门硬生生的给踹开”小海建议道“虽然有点丢面子,但至少不会挨打”。

  “如果张汉叫我们宿舍其他人去开门,怎么办?”我对着张汉问道。如果张汉在外面指明我们宿舍的某个人,而某个人又不去给张汉开门,那岂不是得罪了张汉?

  “放心吧,耗子,我们就当睡觉了---我们宿舍这么多人,就算张汉日后报复,他也不敢”我斜对面的舍友对着我安慰道。

  其他人也没有反驳,我在宿舍的人缘还是不错的,说实话,我并不想连累他们,我笑了笑,说道“到时候再说吧,可能我们多想了呢,那个张汉说不定是来宿舍通宵打牌的呢”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半夜十一点了,我们宿舍的人还是没有几个睡着的,外面乱糟糟的一片,想睡觉也睡不着,而且张汉要来找我麻烦的可能性十有八九,谁有心情睡觉呢?

  倒不是每个人都在为我担心,其实他们的心里还是有几分看热闹成分存在的。

  这时候,门口砰砰砰的敲起了门,谁也没有开门,都装作安安静静的睡觉,这都是我们事先安排好的,张汉知道我们宿舍的人在装蒜,所以开始点名。

  从吴昊点到何晓,最后点到了小海,都没有回应张汉,张汉急了,开始踹门,但是却没有用太大的力气。

  踹坏了门的话肯定要维修人员来换锁,到时候事情肯定会捅到老师那里去,没有人想把事情闹大,我也不例外。

  张汉在外面骂我缩头乌龟,骂了我好多难听的话,我沉不住气了,然后从被窝里站了起来,看了外面一眼,外面果然站了好多人,不只是张明和李贺,连其他班里的混混痞子也来了,当然他们是来看热闹的,对我们学生来说,夜生活也就这样了。

  我看到了二牛,我对着二牛使了使眼色,二牛点了点头。

  时间又过去了十几分钟,周围看热闹的人走了一多半。

  时间又过去十几分钟,期间很多人说风凉话让张汉踹门进来,可是张汉可不傻,一旦踹门那事情就严重了,打架的事情肯定会曝光,加上破坏公物,到时候到了老师那里,他一百个嘴也说不清楚。

  快到了十二点的时候,张汉身边只剩下李贺和张明了,而且他们两个也无精打采,想睡觉了。

  我看到了二牛探出了头,我对着二牛点了点头,然后开了门,开了门之后张汉第一个就进来了,嘴上还笑嘻嘻的骂了我一句“你这个龟孙子终于敢开门了”

  我抓住张汉的领子就推到在了我的床上,接着一拳挥了上来,李贺和张明也随即跑进来打我,二牛也进来了,二牛还是那么凶猛,以一敌二丝毫没有落下风,很快,张汉就已经被我打的不成人样了。

  我把张汉放下然后帮着二牛收拾了李贺和张明两个人。

  很快,张明和李贺都躺在了地上,不敢爬起来,他爬起来我肯定还会和二牛继续打他们的,我和二牛抽起了烟,二牛笑了笑,问我“你说这三人,咋整?”

  “还能咋整,把他们关进卫生间关上一晚上呗,他们骂了我半天了,总不能白白放过她们吧”我对着二牛笑道。

  二牛一边抽烟,一边思考了一会“成,就按你说的办--”

  我把张汉提起来扔到了卫生间里面,张明和李贺也没有反抗,毕竟这是我们的地盘,他们根本没有帮手,所以他们只能妥协。

  卫生间的门关上之后,二牛的脸色并没有那么乐观“小乐怎么办?那可是颗硬骨头!”

  “硬骨头也得啃,事到如今还有别的办法啊嘛?”我对着二牛轻松的笑了笑“没有办法的事情,我都是被逼的”

  “我们斗不过小乐”二牛有些沮丧的说道。

  “我知道”我点了点头“但是我们必须得斗,放心吧,我会提前去找小乐,不会牵连到你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耗子,我又不是怕挨打,我只是说,小乐那种级别的家伙我们根本赢不了--”二牛的脸上有些生气。

  “我知道,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了,我还不了解你吗?”我拍了拍二牛的肩膀“小乐的事情交给我好了,你不用担心”

  “你有什么办法?”二牛还是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我对着二牛笑了笑,卖了个关子。

  晚上二牛倒是没有离开我们宿舍,至于卫生间里的张明他们,到了晚上的时候倒是不停的求饶,因为冷啊,他们穿的都很少,而到了凌晨以后天气就开始降温了,所以他们开始有些受不了。

  最后,我拿了一个被子给他们,倒不是我仁慈,我只是怕把他们冻坏了身体然后赔钱--那就得不偿失了。

  O+更}☆新m最n?快上酷/(匠网!V

  重回班上的时候,王甜甜已经知道了我们宿舍发生的事情,王甜甜面色发苦的问我“耗子,你怎么又打架--而且还把张汉他们关在卫生间一晚上!”

  “你怪我?”我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他们去找我的麻烦,难道我还要给他们磕头认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