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师虽然厉害,但是绝对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可怕,如果一个蛊师面对十个人以上的话,他也会害怕,如果他面对十个亡命之徒的话,那么这个蛊师就会必死无疑”林婉柔对着我说道“蛊是需要时间来炼制的,虽然炼制成功了很厉害,但是每练一个蛊,蛊师们都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有的需要七七四十九天,有的需要八十一天,比如锁情蛊,他需要炼制四十九天”林婉柔对着我说道。

  “甜甜身上那只蛊呢?”我下意识的问道。

  “甜甜身上的是一种邪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炼制的,我只知道是用婴儿炼制而成的诅咒,是一种禁术,是以前卡木儿的爷爷从南洋学来的,现在已经没有人敢用了”

  “当年卡木儿家族的一个人喜欢我们的祖奶奶,而我祖奶奶看不上他,所以他去南洋学了这种邪术回来,虽然他成功的给我们家族下了诅咒,但是由于他的手段太过于残忍,所以在中途中被其他蛊师给害死了,原以为他死了之后一切也就平安无事了,没想到这种诅咒却延续到了下一代”王甜甜有些失落的说道“后来听说这种诅咒是可以解的,但是能解这种诅咒的大蛊师都不愿意得罪卡木儿家--”

  “我明白了”我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王甜甜的肩膀“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一个蛊师来救你的”

  说实话,现在我的根本都分不清楚到底对王甜甜是出于同情心还是感情,反正我现在看到王甜甜就会产生一丝怜悯,总感觉这个女人很可怜,属于男人的那份保护欲也会油然而生。

  而对于林婉柔,我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如果说是出于喜欢或者爱情,我感觉很扯淡,很假,毕竟我根本没有和他相处过,她唯一能吸引我的就是她漂亮的脸蛋和魔鬼的身材,当然我和她发生了关系之后也产生了一份浓厚的好感,就好像我一个朋友对我说的一样,爱是做出来的。

  “那只锁情蛊是类似于金蚕蛊,厉害的很,可以说是在所有蛊毒之虫里面最凶猛的一种,只不过你身体里面的那只金蚕蛊还没有进行过优胜劣汰,所以到底有多厉害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可以很确切的告诉你,那只金蚕蛊会在你的身体里成长,到时候你的身体也会多多少少产生一丝变异,你要学会控制这种力量”林婉柔对着我说道“锁情蛊其实就是为了让一个平凡人直接成为蛊师所创造的蛊,当年我爷爷就是为了能够让我的情郎入赘到我们家族里面,所以才在我的身体里下了锁情蛊--”

  “除了锁情蛊以外,很多蛊对你都是无害的。

  好卑鄙,我心里暗骂了一句,恨不得把林婉柔他爷爷打一顿。

  将锁情蛊种在了林婉柔的情郎身体里,情郎也就会和林婉柔一条心,跟随着林婉柔去苗疆,而到了苗疆蛊师遍布的地方,一般普通人肯定是很危险的,所以林婉柔的爷爷直接将林婉柔的情郎培养成半个蛊人,省的让人半路中给干掉,这也不得不说,林婉柔的爷爷是一个绝顶聪明,深谋远虑的人。

  “等等!”我突然想明白了什么,林婉柔刚刚说很多蛊对我是无害的,那么王甜甜身上的蛊呢?

  “那我是不是可以救王甜甜?”我对着林婉柔追问道。

  “我也不清楚,甜甜身上的严格来说不算是蛊,因为蛊是一种毒虫,她身体是用婴儿种的蛊毒,所以不属于一般的蛊,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救甜甜”林婉柔毕竟不是什么蛊师,她只是从小生活在苗疆,所以听到的比比较多一点而已。

  王甜甜握住我的手,握的很紧,她的嘴角笑了笑“放心吧,耗子,我没事的,你放心吧”

  “嗯”我随意的点了点头,应付着王甜甜。

  放心?她身上的诅咒那么邪恶,我怎么可能放心?而且我真的没想到什么卡木儿一族竟然如此邪恶奸诈,竟然使用这样的邪术来强迫女人伺候他们。

  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却看不下去了,我决定要管一管。

  “好了,很晚了,我先走了”我对着王甜甜和林婉柔高了个别,然后离开了她们的住房。

  我知道就算是我不离开,等会也会被赶走的。

  --

  清晨一早,我心思沉重的来到了学校,而王甜甜却和平时一样,说实话我真的挺佩服王甜甜的,被这样恶毒的诅咒缠在身上却能如此平静的在教室里学习,还真是厉害。

  更新,最、快上fn酷$c匠U*网“

  而我中了锁情蛊之后就郁郁寡欢,甚至生活都绝望起来,我苦笑了一下,原来我连一个女人都不如!

  我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和王甜甜坐在了一起,王甜甜笑着安慰我说“不要想太多,那样会活的很累”

  “难道你就不怕死吗?”我紧皱着眉头,对着王甜甜问道“还是说,你愿意将自己的身体随便让人上,用他们的生命让自己活下来?”

  王甜甜没有说话,只是艰难的笑了笑。

  说实话,宋杰其实挺可怜的,他的阳寿应该已经被吸收的差不多了吧?用一生来换取王甜甜三年的生命---这个交换还真是不公平呢!

  自习课上,王甜甜递给我了一本书,叫《平凡的世界》,王甜甜对着我说“看看那个时代,他们生活的多苦,学学吧,我们都生活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层次里,比起那些患有绝症的孩子,我应该幸运的多,其实刚开始我刚刚得知我被下了诅咒的时候我也接受不了,只是想想,又能怎么样呢?”

  “就算明天我看不到太阳,我也想今天晚上好好欣赏一下月色”王甜甜笑着对我安慰道。

  我接过那本平凡的世界,然后放进了我的书洞里。

  麻烦总是比想象中要来的快的多。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对面坐过来了一个留着一撇黄毛的家伙,他是我们班上的,叫张汉,是个痞子,他坐下来笑眯眯的看着我,我知道我有麻烦了。

  “吕浩,听说周五的时候你和二中的宋杰干上了?”张汉问我,我点了点头。

  “你把他打了?”张汉继续问我,我又一次点了点头。

  “牛逼啊,平时看不出来,没想到你这么老实一个孩子竟然还把那家伙给打了--”张汉的脸突然阴沉下来“你知不知道你有麻烦了?”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平静的看着张汉。

  “嘿,死到临头了还不知情,宋杰上次是轻敌,所以才被你打了--但是这个周末,他肯定会来我们学校来报仇的”张汉对着我说道“到时候你肯定会被他们打死?”

  “没有发生的事情,你怎么知道?”我冷笑的反驳了一下,然后继续吃饭。

  “你真是猪脑袋--”张汉生气的骂了我一句“每个月给我两百块,我罩着你!”

  我早就知道了张汉的意思,张汉是我们班上的刺头,像我们班上那些经常打架的学生,都会按月给张汉一些钱,到时候他们打了架张汉会为他们摆平,像我这种不打架的孩子,当然没有必要去花这个冤枉钱,现在我有了麻烦了,张汉就开始把我当成摇钱树了。

  两百块?我知道我们班都是给他一百或者五十的,我没有理他,准备走人。

  啪。

  张汉冷不丁的给了我一巴掌,骂了我一句“真他妈的欠扁,周末我看你往哪里跑!”

  张汉骂完我就离开了,我冷冷的看着张汉,手在生气的颤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