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根本没听林婉柔的忠告,因为我的身子太痒了,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么一抓,竟然把自己的身子给抓破了,我有些想不通,什么时候我的皮变的这么薄了,怎么一抓就破?

  我抓了之后身子还是痒,而且我还感觉到了我的身子上有东西再爬动。

  我低头一看,竟然是一个金色的小虫子,我吓了一大跳,并不是因为我看到了小虫子,而是因为我看到了我身上的红斑,一个一个的,很大,而那个金色的虫子,应该是从我刚才抓破的那个红斑里跑出来的。

  林婉柔跑过来,白了我一眼,然后伸手抓住那个虫子,放进了一个小盒子里“不想死就给我老实点”林婉柔对着我警告道。

  我吞了吞口水害怕的看着林婉柔“林婉柔,我是不是中毒了?”

  刚刚他叫我不要动,现在她又把那个金色虫子放进自己的盒子里,显然我的红斑她是知道的,林婉柔没有说话。

  我浑身奇痒难耐,要不是因为因为地板太干净的话我就直接给林婉柔给跪下了,我真的吓怕了,我跑过去一把抓住林婉柔的胳膊,林婉柔却狠狠的甩开了我,嘴里还骂了我一句“这都是你自作自受”

  “你听我解释---”我蹲在床上,然后给林婉柔解释起来,我说是王甜甜先背叛了我,和别的男人鬼混去了,所以我产生了报复之心,再牛奶里下药,可是没想到阴差阳错..林婉柔听完我的解释之后总算是气顺了一点,因为王甜甜的事情林婉柔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的,林婉柔并没有立即放过我,而是又一次质问我为什么趁人之危。

  当时我一下子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昨天晚上你喝了那杯热牛奶,我害怕你出事所以送你回来,你说王甜甜也会在所以你就叫我来你宿舍了,可是我哪知道你回来之后就开始往我身上扑啊,而且你力气那么大,我根本没得反抗”

  “你的眼睛红红的,和鬼一样,差点吓死我”我吞了吞口水补充道,想起昨天晚上眼睛发红的林婉柔我瞬间有些害怕起来,这女人不会是鬼吧?

  上了她竟然会得这种怪病,下意识我哆嗦了一下,然后害怕的问林婉柔“我会死吗?”

  林婉柔白了我一眼,然后指了指床单上的那抹血红“把这些血想办法弄到碗里,然后加点水,喝了它,你的那些红斑就会消失了,不过你的这些红斑下个月还会长出来,到时候我的..”

  说道这里林婉柔害羞的顿了一下,但随即脸色又一本正经起来“到时候我的大姨妈也就来了,我会给你留一点的--”

  次奥,这么恶心,我立马皱起了眉头,但是我身上越来越痒,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拿了一个碗过来,将床单上的血迹用指甲刮成粉末,然后倒了一些水,接着咕隆一声我就咽了下去。

  咽下去之后不久,我的身体上的红斑果然开始一个个变小了。

  又过了十分钟,我身上的红斑全部都不见了,身体也不再痒,更让我惊讶的刚才被我自己抓破的那道伤口竟然也自动复原了。

  我长大了嘴巴,感觉就像自己是在做梦一样,再一次看林婉柔的时候我感觉她的身上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林婉柔,我已经给你解释过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虽然是我一手造成的,但却不是我故意的,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我身上会起那些红斑,还有,我要怎么做才能根治我身上的这种怪病”我对着林婉柔问道。

  “你玷污了我还想推卸责任,你明明就是罪魁祸首,活该你中蛊”林婉柔生气的骂我“你就是一个混蛋,昨天晚上就算是我力气再大,再强迫你,你一个男人,如果你没有这个想法的话,我们也不可能发生那种关系”

  “有那个男人被你这样一个美女抱在怀里又亲,又摸的没有感觉,别说是我,就算是柳下挥那家伙出来估计也会和我一样,我只是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而已,你为什么要如此惩罚我...”正理论着,我突然怔住了。

  我害怕的问林婉柔“林婉柔,你刚刚说什么?什么蛊,你说我的中的是蛊?”

  我是一个好奇心极强的人,曾经我看过这方面的资料,蛊是是一种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这些毒虫非常厉害,在湖南湘西一代的人都是谈蛊色变,这是用毒虫所研制的毒药,比毒药要可怕的多,难怪刚才自己会奇痒难忍,难怪自己身上会出现那么奇怪的金色小虫子。

  原来自己是中了蛊!

  我的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后脊梁骨一下子觉得麻麻的,我害怕的看着林婉柔“你..你是蛊师?”

  $看&正f@版章‘节B上:b酷匠v网r

  林婉柔对着我说道“我不是蛊师,但我爷爷是,我身上的蛊是我爷爷给我种的,在我一生下来的时候这只蛊就跟在我身上了,我爷爷说了,现在外面的男孩子都花心的很,我爷爷不希望我被外面的那些男孩子骗,所以就在我身上种了锁情蛊,也就是第一个和我发生关系的男人,都会中蛊”

  “锁情蛊?难道没有方法来治?”我吞了吞口水,然后跑过去一把拉过林婉柔的胳膊,对着她说道“你带我去找你爷爷吧,让我把我身上的蛊给我解掉,你告诉你爷爷,我是真心爱你的,不会和其他人一样欺骗你的感情”

  “哼”林婉柔白了我一眼“锁情蛊虽然是我爷爷种的,但是我爷爷根本就解不了,而且我爷爷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你要想找他,就去下面找他吧”

  “啊,你爷爷死了,难道没有人能救我了吗?一定还有其他蛊师的对不对?你带我去找他们行不行,我求求你,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林婉柔,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一切都听你的,只要你能够把我身上的蛊给解掉”想起刚才那种奇痒无比的感觉来,我就想去死。

  “你的蛊是解不掉,就算是能解,也得是一个百年不得一遇的大蛊师才能给你解,一般的蛊师是根本没有能力给你解的,而且蛊师的脾气大都很怪,就算你有钱也不一定能够请的动他们,像你这样的小毛孩子去求他给你解蛊,你还有没有到他跟前就已经被杀死了”林婉柔给我慢慢的解释道“你就别想着解蛊那种好事了,能活一天算一天吧”最后,林婉柔安慰了我一句。

  尼玛,我恨不得一巴掌扇死林婉柔这家伙,可是我又害怕我以后还得靠她来过活,我对着林婉柔试探的问道“真的没有办法可以解了吗?”

  “没有”林婉柔严肃的说道“锁情蛊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蛊毒,一般蛊师根本解不了”

  “虽然我不知道怎么解这种蛊,但是我不是傻子,你爷爷不可能给你未来的男朋友下一个没有解药的蛊,更不可能让你的男朋友每个月都靠着你的大姨妈来解这种毒,万一你怀孕了的话,你不来大姨妈了,那么你男朋友不就死定了吗?我知道你肯定有解药,你不肯原谅我,对吧?”我失落的看着林婉柔笑了笑“我知道每个女人都对自己的第一次都很珍惜,以这样的方式来失去自己的第一次,你心里一定很痛苦”

  “我不怪你”我逞强的笑了笑,然后迈开了步子“就当我活该吧,我该死,行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