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柔正在喝那杯下了药的热牛奶,还没等我坐下,林婉柔就站了起来,并且告诉我王甜甜有事先走了,林婉柔对我伸出了手,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想和我认识一下。

  当时我直接就懵了,我不知所措的和她握了握手,林婉柔长得很漂亮,平坦的小腹,雪白的皮肤,高耸的胸部,比起王甜甜来要漂亮多了,王甜甜这种女孩最多只能给她七分,而这个女孩最少可以给她九分。

  这个叫林婉柔的是我兄弟二牛的梦中情人,也是二牛晚上解决生理需要的精神依靠。

  林婉柔告诉我王甜甜把两个汉堡带走了,王甜甜临走的时候叫林婉柔陪我一会儿,顺便让我们认识认识,原来林婉柔在肯德基做兼职,肯德基的兼职是按小时算的,每小时十块钱,林婉柔每天晚上六点半都会来上班,上三个小时,而现在正好林婉柔下班的时间。

  我听着听着,脑子泛起懵来。

  林婉柔喝了那杯热牛奶,而那杯热牛奶已经被我下了春药,我的脸上慢慢流下了害怕的冷汗,我到底该怎么办?林婉柔问我怎么了,开着空调怎么还流汗了呢!

  我没说话,只是拿起一只鸡翅啃了起来,林婉柔以为我很讨厌她,就找了个理由准备离开,我一听到他走立马站起身子,我说“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回家多危险,我送送你吧”

  林婉柔倒是没有拒绝我,还说要我去她的宿舍看看,林婉柔说甜甜一定也在宿舍,我只是附和着笑笑,没有说任何话。

  林婉柔说我很奇怪,他不知道我这是害怕。

  走着,走着,林婉柔说热,而且是脑子发热,我知道肯定是药性发作了,我说要不然我们跑跑吧,我听书上说,这种药属于兴奋剂,会随着运动量排出体外,林婉柔开始跑起来,我就在后面跟着。

  林婉柔跑的不慢,而且她的宿舍离我们这儿并不远,所以很快我就到了她们的宿舍。

  一所,这是我们平安市鱼龙混杂的一个地儿,很多外地的打工仔,或者是小姐什么的都会住在这儿,房租很便宜,被称为我们平安市第一招待所。

  林婉柔开了门,根本忘记了我的存在,她跑进屋子就走进了卫生间,然后洗了把脸,她好像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我叔叔以前跟我说过,这种药放一包的话就会让一个女孩子迷失心智,而我,放了三包。

  我看着卫生间里的林婉柔,害怕的哆嗦了起来。

  我看到林婉柔已经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我赶紧把门给关上了,我走进卫生间的时候看到了林婉柔的眼睛里已经有了血丝,红的特别厉害,让我感到害怕。

  那种红,有点像鬼。

  看见我进来的林婉柔一下子扑倒了我的怀里,然后一边笑一边朝着我的身子吻了起来,我知道林婉柔已经被药性给操控了,我推开林婉柔,她又扑了上来,她的力气比我大许多,我舀了一碗凉水倒在了林婉柔的身子上,可是没有任何效果。

  我听我叔叔说过,有些女孩的体制既然是喝了药也不管用,但是有些女人喝了药就会充分暴露出自己的本质,变的放荡不堪。

  我没想到,骨子里林婉柔竟然是一个这样的女孩。

  屋子里根本没有王甜甜的身影,至于去干什么了,我不用猜也会知道,肯定是去和那个野男人鬼混去了。

  虽然我的心里有些愧疚,但是每次林婉柔朝我扑来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很快就会忘记愧疚这些东西,我很享受这一晚上,虽然这一晚上都是林婉柔在我身上发泄。

  我是被逆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几分,但是我知道我们做了很久,而且做了好几次,林婉柔终于睡着了,散乱的头发,嘴角咧着一丝微笑,看样子她很满足我床上的表现。

  床上的血迹已经把床单给弄脏了,我拿起被子盖在了林婉柔的光滑身子上,怕她着凉。

  我摸了下她的头发,有些心痛,害怕。

  我害怕她起来以后去报警,然后警察把我抓起来,到那时候我的人生就完了,同时我也挺不忍心的,看着林婉柔的第一次被我夺走,虽然当时很享受,但是我知道林婉柔醒来一定很痛苦。

  女人的第一次,都很重要,尤其是像林婉柔那么自爱的女孩。

  我的头很痛,我睡不着觉,更找不到什么人聊天,我真的很害怕,因为我知道我犯法了。

  想想我刚才的行为我就后悔,如果我直接掉头就走的话,那么我就一点事情都没有了,为什么我要跟着林婉柔回家,陪她走进卫生间,这一刻我突然想死。

  自杀?多么可笑的字眼,我知道我没有这个勇气,小时候我掉进海里被我爸爸救起的场景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刻我怕急了,我知道我根本不敢死。

  天渐渐亮了起来,早上八点多了,我出去买了份早餐吃了,没有回学校,我怕林婉柔醒来,王甜甜给我打了一通电话,我没接。

  现在我更恨这个女人了,要不是王甜甜,我根本用不着那么狼狈。

  我就像是一个通缉犯,四处逃亡。

  WL酷k匠p网F}首发h

  我回到林婉柔的房子里的时候,林婉柔已经醒过来了,她给自己穿上了一件裙子,她在哭,声音不大,但是我看到她的脸上已经满脸泪水。

  我低下头,朝她说了一句对不起。

  林婉柔看见我,好像发疯了一样,她又一次朝我扑了过来,不过这次是来打我的,她的粉拳在我身上打了几下,又朝我脸上甩耳光。

  我被她打在了地上,却不敢反抗,可是我没想到她竟然没完了,最后我被打烦了,骂了她一句“谁让你他妈的喝那杯热牛奶!”

  被我这么一说,林婉柔一下子就全明白了,她本来就怀疑是被下了药,可是没想到却是因为那杯牛奶。

  我继续说道”我是给王甜甜买的,是你自己要喝的,管我屁事“

  说出这种话来我知道我很欠扁,说实话我也很心虚,但是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没多久,我就感觉浑身发痒,痒的特别厉害,我刚要用手去抓,林婉柔却对我一声爆喝“不要用手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