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伯,金伯好无聊啊!”大丫这两天没有事做,天天就跟着金伯到店里来看看。自己看看古董,或者说听金伯讲各个古董的历史朝代,辨认的方法。但是大丫只对这些古董能换到多少钱感兴趣,其他的兴趣实在不大。而且金伯总是会默默的,一个人看着古董,越看越深入,越看越入神,时间都忘了,一看就一整天。

  “金伯,金伯好无聊哦,金伯好无聊啊!”大丫隔一会儿就会对金伯喊,无聊啊之类的话,金伯就会对他说:让她出去晃一圈,晃一圈就不无聊了。“才不嘛不嘛,我去晃几圈了,北京都快逛遍了。金伯……”“金伯,”薛,柏快步走进来说“金伯,地下拍卖就要开始了,金伯我们现在就去吧!”

  “金伯去啊去啊!我那个古董还没有卖吧!就去卖吧?”“好吧!金伯无奈地放下手中的古董拿上的那件官瓷,跟着他们去了地下拍卖会,大丫本来很是好奇,本以为地下拍卖是就是在地下的,没想到竟然是在离金玉轩轩不远的小巷子里,但是绕了不少弯的一个小巷子里。

  "#最新t章=节4上($酷%匠网

  巷子口其实边都有不少穿着黑衣服的人,或者便装的人,他们注视着周围,暗暗戒备的样子,像是护卫或保镖。大丫看到这些保镖心里很是兴奋,却又强装镇定的,眼睛不时的向他们看去。进了屋子,有些人坐着,有些人站着交谈,他们有的喝着茶,或互相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有人看到金伯来了,就迎了上来说“金老来了,欢迎,欢迎,今天可带了什么宝贝。”“宝贝可没有,只是一件小玩意而已。今天可请各位赏光等。”金伯带着大丫坐到了前面的一个位置上。前面的有一位老人看到金伯就说“老金啊!这个丫头是谁啊?”“李老好,李老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呀?”

  “还不是我那不孝孙子气的。闹什么要独立自主,自强自立的。在我身边不是学得更多吗?真是的。哎!别不过他,实在受不了就出来散散心!”“嗯,孙子。你孙子又不喜欢古董,又不常往我们这个圈子里跑,跟着你学什么学。”“他还小,也许以后就有兴趣了呢。别像他爸似的,天天钻在商业圈里,钻进钱眼了。算了算了,不说他了,越说越生气。”

  “老金,快说,你今天带的什么宝贝。”“别急别急!一会儿,一会儿就知道了。”“好吧!看你这么神秘,一会儿我一定要好好看一看你的宝贝。”声音渐渐小了,慢慢的都没有声音了,原来拍卖会,快要开始了过来,过十几秒。拍卖会开始了。大丫一直期待着。不知道那件官瓷能卖多少钱?看金伯有些不舍得,希望能够多卖点钱吧!而且还欠金伯两套房子了。终于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到了大丫那件宝贝了。

  很多人都正襟危坐了,因为能够经过金伯手的宝贝,都不是小东西,开始描述这件宝贝了这是一件宋代的瓷器,这个碗碗口圆润,色泽温润,是一个罕见的宋代官瓷青瓷。“大家都是行家,也都知道儿青瓷是官池中的巅峰之作。大家来看看这色泽。就知道是好东西,接下来你们自己看啊!看好了开始出价。”

  所有人眼睛盯着看那件瓷器,有的人上前来轻轻的敲的瓷器口,听那清脆的声音。不少人都在下面,倾耳倾听,并不自觉的点头,似乎在认同这件事情。大丫紧张地看着全场,过了五六分钟就开始竞价了。底价竟然是一千万,这个底价让大丫吃了一惊,而且每次叫价不能低于一百万。场面热了起来,但是今天出来的毕竟是行家,而真正有钱的商人却没有来。竞价从一千万很快攀升到一千五百万,然后在一千八停了一下,最终在两千万的时候终于停下来。

  最后成交价是两千万,听着这个价钱,大丫还晕乎乎的,而李老却拍着金老的手说“你到哪找到这个宝贝?怎么现在就卖?又不缺钱?好东西都应该留着吧!”金伯说,“哎!我也想留着,可是这东西不是我的。”“是谁的?”“啰,就是你旁边这个小丫头的?”金老师的姿态随意,“她非逼着我把瓷器卖了,我可舍不得了。”“哦,小丫头你从哪里找到这件瓷器的?”

  金伯神色不动,大丫说,“我就无聊在逛古董街,看见有一个卖碗的,感觉这个碗还不错,声音好听就买了。然后金伯一眼就看中了,收拾干净了后,没想到是件官瓷,金伯说,这个东西好,而且能卖不少钱?我就缠着金伯,让他来给我卖了。”“小丫头运气真好,”也不知道李老相信,没相信,但是听他说的,还有金伯笑了笑。

  李老跟着金伯,去金伯家吃了顿便饭。然后李老就离开了,大丫把剩下的一千八百万,给了金伯八百万。大丫说“金伯,我自从来到京城,这一直都麻烦您,就连我家的房子。还有后来这两套房子都是您给我帮的忙。这点钱就当是我孝敬你的,请您收下。”“这是干什么?那几套房子都不值这么多钱,你快拿回去。”

  金伯说,“反正我现在有钱。”大丫那一脸骄傲的说。金伯点了一下大丫的头说,“你这个小丫头,那好吧!我先帮你把钱收着,等你需要的时候,再找我要。”大丫又开始了每日无聊的重复,不过她现在有钱了,也不再像以前,看见好吃的好玩的,都不敢买了。但毕竟有所约束,不会花太多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