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丫,我们能不能,不卖那个啊?那样好的官瓷,好难得呀,我们就不卖了吧?”金伯对着大丫说,他很不舍得卖那个官瓷。大丫坚定地摇摇头说“那么灰溜溜的东西,一点不好看。就卖那个。”这天晚上,大丫跟着金伯去了金伯家。

  这一天,娘给了她很大的打击,娘的话,总是会伤害她。他有些怀疑娘是否知道了什么?是否已经认定了什么?她真的不是娘的女儿了,也许察觉到吧!不管怎样,今天金伯还是很可爱的。和金伯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也总是会被我忘掉。大丫想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等明天回去看娘怎么说?

  天暗了,黑了,又亮了,大丫起了床,在金伯家吃过早饭。磨蹭一会儿,但还是回家了。大丫没想到今天回家竟然还是这个结局。“大丫,找到房子了吗?不是让你呆在他家吗?直到他找到房子再回来吗?”娘有些急切地问到。

  “娘,在北京房子不好找,两三万,不可能买到房子的,你就别想了。”大丫坚决的否认。“哎!你一点用都没有,没有跟金伯说。什么房子不好找?他手里几千万对他来说都是容易的事,你让金伯买一套送给我们不就好了吗?”

  “买一套送给我们,我们是什么关系啊?娘怎么又在白日做梦了?我只是和金伯认识而已,又没有太熟的关系,人家凭什么要送给我一套房子。”大丫忍不住吼了出来。“大丫,你不是很有本事吗?都能把我们从那个村庄里带出来,想要买套房子不是更容易吗?”

  娘一脸冷漠的表情看着大丫,我很有本事是啊!我当初就不应该把你们从那里带出来的,对吗?“娘,你怎么了?当初不是我们一起计划着逃跑的吗?我有哪有那么大的本事非逼着你跟我一起走的?只是运气比较好,才顺利到达北京。”“哦,真的吗?你到底是不是大丫?谁又知道呢?”娘越来越冷漠,话越来越锋利。大丫有些难受,有些吞吐,“我,我是,我,我不……?”“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女儿。竟然占据了她的身体就给我付出相应代价。小心我说出去,你个妖孽。”“娘,你,你……”“怎么,让你找套房子就这么艰难?既然你没有办法找到房子,那以后就别回来了。”说着就把大丫往外推。

  “梅娘怎么了?怎么也要让她找套房子?要不我们住那?如果找不到房子我们就要去武汉了。”那个舅舅说,“大丫还不去找房子,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要不然你就等着被烧死吧?”“娘,你……”大丫实在想不到原来梅娘早就察觉到了,早就认为她不是她女儿,只是因为她一路上小心得太多,照顾她太多。

  她现在做的一切,梅娘都认为她是必须的,必须偿还他女儿的,必须偿还她的。呵呵,大丫只能无奈的笑了,丫笑的比哭都难看。“哎呀,是大丫阿!你这是怎么了?”突然传来一阵陌生男子的声音,大丫感觉有点熟悉,娘他们向那个男人看去。他穿着笔挺,样貌英俊,言行随意,带着一种儒雅的绅士,却有点不羁。看起来就像是一位大少爷。

  “这位少爷,你和大丫认识吗?”“当然认识,大丫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大丫的眼睛又红了,但却没有眼泪留下来,好像眼泪已经流干了。大丫抹了把脸,抬头对男子说,“薛伯你怎么来了?”“我就今天想吃肉饼了,这里的肉饼还是比较好吃的,就过来买几个。你这是怎么了?”“这我,我……”

  “这位少爷你不要被她骗了,这个小丫头片子最会骗人的,连金玉轩的金伯都被他骗了?不过还好,也没有被他骗太狠,现在找人家,让人家买套房子都不干,到底还是手段不高。”“买房子,大丫你们家不是有房子住?怎么又要买房子?”“这当然是给他舅舅买了,他舅舅在北京没有房子。哦,他舅舅出多少钱啊?”

  “在北京买房子可不便宜呀!没有去钱就别想买。”薛柏看着那个盯着他看的男子,面相有些猥琐,眼神有些阴险,一看就不是个好人。大丫的娘怎么能这为了样的人,为难大丫阿?大丫似乎下定了决心,说“娘,我是不可能给你能买到一套两三万的房子的。”梅娘很是生气,上前就是一巴掌。说我让你买套房子是看得起你怎么还不想买?不想买就给我滚,走出这个屋子,就不要回来了,你也不是我梅娘的女儿。”

  “娘为了一套房子,你居然……”“怎么?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女儿还装什么装。”薛柏看着梅娘打了大丫一巴掌,心里就很不舒服。看她们两个离的那么近,怕她又伤到大丫,就把她们隔离开来。“好,好,好的很,娘,既然你这么想要房子,我送你一套又何妨,但是从今往后,你和我再无一点关心。”“哦,一套房子也好。你现在就给我滚,明天把那套房子拿来,我就和你断绝关系。哥,这套房子拿到了,就当我送你的。”梅娘转过身对她哥笑的灿烂的说。看都没看她一眼,就把他们往外推,然后啪的一声把门关上。

  大丫愣愣得看着那扇门,一直看着,看了五六分钟。门一直都没有打开,似乎在大丫的心里也关上了一道关于亲情的门。薛柏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把大丫拿走了。

  酷匠网首发i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