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伯用形似手术间的小夹子,取了一点点纸,放在他的机器上扫描了,过了十分钟数据出来了。金伯很开心的说:“原来真的是宋初的东西啊!这宋初的谢公笺就表示,应该是宋初的有钱人,或者是官宦人家用的。”

  W酷匠“j网1首“$发}D

  大丫笑得更开心了,“那么这藏宝图里的东西一定不少。”金伯自信的说:“我保证你的东西,一定不少。像他们古代人,贪生怕死,还贪财,东西一定少不了,而且在中国近代历史中,这要真算起来还是宋初最有钱?”

  “哦,这怎么说呢?”大丫问道,“历朝历代都是靠对农民的高压税收来增长国库,而宋代不是靠对农民的,它与别的朝代不同,宋代注重工商业发展,工商业发展很快,经济繁荣,生产力水平,快速增长,并且对农民税收很少是这历史上少有的。要说起来应该是多方面的原因……今天不说这个了,还是先看地图吧?”

  大丫顺从的跟着金伯来到地图面前,金伯拿出一张白纸,将地图放大似的画出,留出来八个空位写地名,“这几个都是宋代的州县名,这沔州,利州,我是知道的,那许州,邓州又是哪里啊?我要去看下,哦,想起来了,许州应该是河南许昌。唐州应该是河南的唐河县吧!邓州应该是现在还在用,我是听过河南有个邓州的,而这均州是湖北的丹江口市,沔州在陕西,利州也在陕西。京兆府是西安,这个地图算起来都从陕西到河南。……”

  金伯还想说什么,突然一个声音插入,“金老店里已经打烊了,您今天晚上是在店里住,还是回去呢。”一个伙计进来说。“啊!都这么晚了。我要马上回去。”大家心里想的是:现在这么晚回去,娘应该又会骂我吧!

  金伯说:“那你先回去,明天再来,我们再商量一下怎么走的路线,还有先到哪里去找?”“好的,金伯,我都听你的,只要分我一点就行。”金伯呵呵一笑,说“怎么可能?这些都是你的,我帮你找而已,到时候让我见见宝贝就好。快回去吧,我今天住店里,再研究,研究。”

  大丫回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就快步的跑出去,向家里奔去。回到家,门紧闭着大丫上前敲门,推门,门一直都不开。

  过很长时间弟弟从屋里面打开门,弟弟一下子扑到他身上说:“姐姐,姐姐你怎么才回来啊?娘今天发了好大的脾气。”“哦,我今天去给别人帮忙,就没有看时间,回来晚了,弟弟乖啊!娘在哪里啊?”

  “在卧室。”弟弟牵着大丫的手把大丫拉进卧室,娘坐在床上,看着大丫就板着脸说:“你今天死哪去了?你整天都不着家,除了早上送一下你弟弟,什么事都没干?你眼睛瞎了,家里事这么多,没看到啊!”

  大家很想反驳说,家里事怎么多,不就是洗衣做饭,要两个人干什么?想了想却还是说,“今天我去金玉轩的老板那里帮忙,就上次我卖金条的那个店,他说我有些急事,还要帮几天忙,我明天早上应该很早就要过去。”

  “哦,金玉轩的老板真有钱啊,店面那么大,店里各种东西都好贵啊!那你去吧!记得早点回来,对了,他给你工钱了吗?”大丫笑了笑说“给,给工钱,一天十块钱。”“十块钱这么少,那么大地方这么抠门啊!”娘转过身去,叠好衣服就没有理大丫来。

  她看了娘一眼想:幸亏说给工钱要说不给,明天应该就不会让我去了。就转身进了厨房。p锅已经冷了,锅里没有一点剩饭。在柜子里看看,就找到了一块玉米饼,大丫几口吃进肚子里,就快步走回自己的卧室。

  吃完肚子还是有点饿,没想到弟弟在卧室等大丫,大丫刚进门,弟弟就冲上前,向外面看了看,把门紧紧的关上,从上衣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块儿白面馒头。馒头已经被捏的有些变形了,弟弟说“姐姐,姐姐你饿了,快吃,快吃。”大丫看着弟弟,有些想哭,但还是笑了,弟弟真的很好。三口把那个不大的馒头吃掉,然后抱着弟弟给弟弟讲故事,哄弟弟入睡。

  大丫想娘今天又做的有点绝了,居然不给我留一点饭,明天还是早点出去,买点吃的,顺便给弟弟买点小零食,不要让娘看见,免得娘又要说,我手里有钱了,要我把钱给她。

  “阿宝,阿宝快起床,要上学了,快起来吧,大丫你还睡,不是说,要去给金玉轩的老板帮忙吗?懒丫头,快起来。”娘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还不住的拍着房门,大丫和阿宝都醒了,麻溜的穿衣起床。吃早饭,早饭就一人一碗稀饭,弟弟多一个鸡蛋。

  然后娘送弟弟去上学,大丫一个人走在,去金玉轩的路上,看路边有卖油条的,买了一根油条,拿着油条边吃边走进了金玉轩。金伯总坐在太师椅上,心情愉悦的哼着戏,“怎么?金伯今天这么开心,是看出什么了吗?”

  金伯大声回答“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这张地图上八个地方,但是这其中有四个地方做了标记,大丫,你看沔州,利州,均州和许州这里有红色的小点标记,应该是朱砂笔做的。”金伯得意洋洋的说,“所以我们可以先去这几个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