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踌躇,但还是对娘说了:“娘,我想,我想去上中学?”娘愣了一下,说:“大丫你都十三,四岁了,马上就要嫁人了,去上什么学啊?”

  大丫被娘的话刺的凉凉的。“我想,我想再学点东西。”“学什么学啊?又不是男孩子。学那么多东西又不能给家里带点什么?早晚要嫁人的。”

  嫁人,这么早就嫁人啊!不,我不想这么早嫁了。至少不要这么早就结婚,结婚太早对自己不好,女人要爱护自己多一点。

  “哎!你就别想着上学了,家里事这么多,你就不想想,就是没事给自己找点事做。要不出去找份工作给家里挣钱,也可以给阿宝买吃的。”

  出去挣钱,对,我要给自己存钱,手里还有一千块钱,但是,这点钱还是不够的。那就出去找份工作,至少不用天天在娘的眼皮底下。让她天天挑毛病,她好像对我总是不满意。

  第二天吃完晚饭,大丫送弟弟上学,就没有马上回到家里,在北京附近转转。看看有什么能找到好工作,转来转去,也没什么合适的?

  突然间感觉到一阵阵金光,在眼前闪过,就好像金元宝那次,或者地窖那次一样。不过这次比那次强多了,还是白光。大丫转了转脑袋,正在想发光的地方住。原来是哪个地方。就是金伯带大丫去吃取钱的地方,在金玉轩的前面有一条古董街。上一次就是金伯带大丫来这条街,取钱的。

  大丫加快脚步向前跑去,在这条街道的路口处正好看到金伯。“金伯,早上好”金伯转过头说“原来是你啊!小丫头,今天怎么到这里来了,有什么想买的吗?还是要卖什么。”

  “我是来看看的。”“看看好,看看好,这条街有不少好东西。这要看你的眼力了,你想买什么?看好了可以来问问我,也许我能帮你指点指点。”“好的,谢谢金伯”大丫呵呵一下笑。

  大丫在原地看着金伯挑选面前地摊上的商品品,金伯手里拿着一个笔洗,大丫感觉不太对,但看看感觉还不错,上前摸了摸,也没什么不同,应该是真的,现在的人们应该还没有雪会那么强的造假技术吧?

  “小丫头,看出什么吗?”金老看大丫又是摸,又是看,笑着问道,“没,没有看出什么,我感觉这个很漂亮。”但还是心里不舒服,应该没问题吧?

  “这是宋代哥窑的笔洗,看着这做工精细,造型玲珑小巧,典雅可爱,应该是宋代哥窑瓷器中的精细之作。小丫头,怎吗样,喜欢吗?”金伯笑着说,“是,是,金老说的对,这我都看走眼了,把这个宝贝当成普通玩意儿,随便放在那了,金老眼力真好。”摆摊的,愁眉苦脸,捧着笑说。

  “那对不住了,这钱都付了。”金伯接道,大丫总感觉笔洗不对劲,就去旁边晃了一圈,问道“金伯,出了多少钱?”“才50元,买个宋代笔洗,还不错。小丫头,你买了什么?”

  “呐,这个,这是个球,应该是可以玩的吧!我很喜欢。”金伯接过鲁班球说“这个可不好解,花了多少钱?别解不出来,走,去我那里。”说完,就向金玉轩走,大丫快步跟上,应该是个宝贝,毕竟也闪光了阿!

  看NZ正版C章Hf节上Ls酷匠网n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