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边走一边想找寻着,好像在寻找什么,好像又没有寻找什么。寻找着过去的痕迹,寻找着过去熟悉的人,但是她小心翼翼的看看,又立马低下了头。像小松鼠似的,看到自己喜欢的吃的,准备扑过去,却发现在他旁边有一个猛兽正盯着呢。她很害怕,很忐忑,已经十几年了,不知道这个小镇发生了多少变化,来了多少人,就有多少熟悉的人已经离开了。

  娘带着他们走呀走呀!大丫拉着弟弟远远的看着她,娘一脸惊喜一脸犹豫的样子,突然间有一种声音传来。“哎呀!你不是二梅吗?二梅你怎么回来的呀?你爸妈找到你了吗?你们家怎么样?过的还好吗?”娘突然扑过去,抱住那个大娘,荷花婶子荷花婶子,我终于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那一年梦幻的表情像做梦一样。似乎还不敢相信她回来了,回到自己的家乡,回到曾经呆过的地方。

  荷花婶子拍了拍娘的背,拉着我们到她的家说,“你咋一个人回来了,你娘和你哥哥弟弟呢。”娘尖声说:“娘没有在家里吗?”“这咋整啊!他们都出去找你了,要不你啥时候回来呀,哎!”娘喃喃说:“他们去找我了,去找我了。”她弄得一点都不敢相信。然后我上前说:“大娘好,我是二梅的女儿叫大丫,嗯,我们自己一个月前才逃出来,然后经过一番的努力才来到了这个地方。哎!不知道,就是我外公外婆他们,他们在哪里呀?”

  “嗯啊!二梅她妈没有找到你们啊!”她一脸回忆的说:“不是在十几年前,二梅她失踪了吗?他妈天天哭,天天哭,眼泪都快哭瞎了,他哥和他弟就出去找,他们去外面找二梅,她们俩就在家里附近找。哎!找了三,四年,漠河镇都找遍了,东北省都找遍了,东北三省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然后二梅他哥在外边,做了点生意吗?越做越大,他妈又不放弃,死活要找,他们家也不放弃了。”

  他哥说:“就上南边去,边做生意一边找,总会找到的。”就这样一年年过去了,在五六年前还回来过一趟,问二梅有没有找到家里来。我想他们还在找你吧!这都十几年过去了,也不知道现在在哪。五六年前在苏州附近吧!我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啊?要知道的话,二梅就可以去找她呢。

  我一脸笑的摇晃着娘,“外婆去找你了,去找你了。”摇晃着,把她晃醒了。她回过神说,“他们找我去了,找我去了.”娘的笑颜掩不住的喃喃。我在心里默默吐槽着,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哎!希望不要再要求我带她朝南方跑了。当晚,我们在荷花婶子家住下。

  在故乡,娘总是容易哭,好像看到对门,就是娘的家门已经到锁了。她就哭了,说一边哭一边笑。小声说:“哥哥,哥哥,弟弟,弟弟。”花仙婶子就在旁边说:“哎呀!你娘他们以前的关系可好了,他哥哥天天都陪着她,他弟弟围着她屁股后面转。你看,就在那门口,他们天天跟玩跷跷板似的,又上又下。”然后娘看到了对面有一个烧饼铺子,又哭了。大娘说:“二梅最喜欢吃烧饼了,看,就对面儿的烧饼,别的都不吃。对面烧饼好吃是好吃,就是有点贵,二梅她娘,总是会存下钱来给她买点,买点,再买点。”我转身跑了出去。买了四个烧饼回来。

  L酷~(匠0,网Y◇永久免S费r看*小I说O:

  娘又哭了,她总是在哭,就像是荷花婶子说的外婆,以前也哭啊,哭啊的。可我有点受不了了。哎!哭又不能解决问题。然后过两三天,娘还是天天在哭,也不是办法,就对荷花婶子说:“那我就带着她离开漠河镇,我们会回北京定居下来。如果,就是外公外婆他们回来了,那你就把这个地址给他们。”大丫递过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金玉轩的地址和金伯的电话。大丫说:“如果他们回来了,就让他去北京,然后打这个电话,然后我们就会知道他们来了。那我就现在带着娘走,好不好?”娘很是不想去,可也知道继续这样下去是没有用的?就任由我对着荷花婶子说,“好,好,有大丫守着二梅,我也放心。那我就在家守着,如果他们回来了,我就马上让他们去找你。”“那大娘谢谢你呢,我们先走了啊。”

  拉着娘和弟弟就上了去北京的车。车速很快,没有几个小时就到北京了。大丫带着娘和弟弟走在北京的路上。想想就让她们离金玉轩不远的地方找间旅馆。租了间房,让他们呆在旅馆里,对他们说:“你们先去坐着,我出去看看有没有房子可以买?在北京买一座房子,也好过每次都没有地方落脚。租房子毕竟不方便。”说着就出来,直奔金玉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