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丫欢快的朝着旅馆走,还没有到旅馆就看到了娘亲站在旅馆门口,大丫飞跑过去抱着娘,说“娘你怎么出来了,弟弟呢!”娘看着我问,“金条,金条卖了吗?卖多少钱,告诉我,够不够去黑龙江的票啊。”大丫愣了一下,看看周围。这里是大门口,金条的事还是不要再说吧,娘我们进去坐吧!这人太多了,娘还是说金条金条。

  我一把捂住娘的口,拉着娘的手,把娘拉上楼,关上门看了看周围。“娘,金条卖了五千块钱,够我们去黑龙江。”我想,既然她这么想去黑龙江,就带她去,不过我是要回北京来定居的,黑龙江太冷了,我并不喜欢。

  “大丫,大丫,我们明天去买票去黑龙江吗,”“明天,不可以,”大丫说,“因为那个老板并不相信我,说让我明天再去卖两块金条,老板才会相信我,然后才会给我钱,所以他今天并没有给我钱哦。”大丫无奈的看了看娘,心里却想了,五千块钱都不在我手里,怎么去买票还是先忽悠了再说。

  u酷#h匠…网永“久;-免费看G:小FW说

  娘突然的坐在床上,过了几秒钟,她突然抬头看着我说:“大丫,你不会被人家骗了吧。”“娘,瞎说,不会的。我明天再去试试。应该能够得到钱,我明天我把钱拿回来,明天我们马上就买票去黑龙江。”“大丫,我怕你被别人骗了,我明天跟你去吧。“娘弟弟一个人在旅馆,我不放心,你还是陪她吧。”“好吧!”娘怏怏不的答应了。第二天大丫一个人去了金玉轩,带上三块金条与金老交换,一共换了一万五。然后,留给金老一万块钱。大丫带着五千块钱的现金回旅馆了,和金老立下契约,让金老帮忙,如果有好的房子帮她留意着。最好用这一万五千元钱买下来.大丫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在离旅馆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娘突然飞快的跑了过来,激动的喊道“大丫,大丫,钱换到了吗?”大丫被吓了一跳!看着娘比上次还着急,才轻松说:“换到了了五千块。”娘高兴的说,“那好,我们快去收拾东西去火车站,我们快点去火车站。”然后他们收拾东西,抱着弟弟退了房,告诉打车去火车站,他们在买票的窗口。

  大丫才知道,原来娘的家乡在黑龙江的漠河镇,那个黑龙江最冷的地方。作为一个南方人就算从没去过黑龙江,也知道大名鼎鼎的最冷之镇,漠河镇。好吧,娘最好不要想着再回到那个地方住,定居下来,我还要回北京了。大丫木了下,娘兴奋的和大丫一起买了票了,去黑龙江的火车。

  在车上娘很是忐忑不安,总是看向车窗外,我似乎能听到他心里似乎在说,“怎么还没到呀,怎么还没到呀。不知道爹娘怎么样,大哥和弟弟怎么样啊,已经离开十几年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变化,还记得那年夏天,虽然外面很热。但黑龙江还是很好,一点也不热,”这几天娘总是念叨着当初,当初的父母,当初的哥哥弟弟,当初的小镇.......娘时不时看向窗外,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两三个小时的路上,对娘说是一场折磨。但是对我来说还是慢一点吧,我才不想到黑龙江了,火车行驶的再慢,还是到达了黑龙江,我们坐在去漠河的客车上,通向了去漠河镇的路,他们在漠河镇镇门口下了车。娘站在镇门口犹豫了下,就走了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