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够从北京转到黑龙江,然后他们就搭上了去北京的火车。这一路风平浪静了,钱虽然不多了,但是他们却比坐到武汉的火车上要安心多了,已经过去三天了,差不多快要到北京了。这里离那个江南的小村庄真的远多了,那个肮脏的地方!再也不是娘的噩梦了!

  他们从北京火车站下了车,娘还是想去看看到黑龙江的票。是大丫拉着他们到附近租了间旅馆,这间旅馆租一天的花了二十块钱。娘很心疼说大丫,“又浪费钱。”然后大丫让娘坐在床上,把所有钱都掏出来给娘,一共才只有五十块钱左右,包括七八块零钱,一块的纸币,娘看到这里就明白了!他们剩余的钱不多了,不能够现在就去黑龙江。

  但是娘马上就想到了金条,催促大丫“快去买金条换钱。”大丫说。’娘,我们刚到这个地方,这是中国的首都,然后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要是被别人知道我们有金条,就怕招了坏人。“然后娘想了想就同意了,嗯!

  吃完早饭,大丫就带着娘他们在北京市内转了转,踩了不少点,看到了几间比较大的金银首饰铺子,把他们的位置记住。然后就回去了。第二天早就在这附近金银首饰铺子转了转,还进去问了问价钱,感觉金子的价钱都差不多。这几家都是百年老店,声誉都还不错。

  第二天娘再也忍不住了,想要自己去卖金条。大丫把他拦住了,让他们在宾馆等着。然后自己拿了一块金条去卖了,选择一家,在古董街不远处的金器铺子,名字叫金玉轩。里面有不少的金银首饰和玉器摆设。

  大丫走了进去,旁边了上来了个青年,有些鄙视看了她一眼。说,“你个小娃娃跑这来干吗,这店里的东西把你卖了都换不起。”旁边的一个面嫩的小伙子跑过来,前面那个伙计是嘲笑了几句就自己忙与旁边的客人去了。那个跑来的小伙子上前说,“小姐,嗯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大丫看了看面前的伙计,说“你们的老板是谁。”“老板,嗯这位小姐。如果你想见老板的话,是有什么事吗。你可以先给我说说吗。”大丫想想说“嗯你就给老板说,我有东西要卖给他。”

  旁边在偷听的那个伙计嘲笑着说,“穷丫头,我们这里可不是什么破烂店,别在路边捡到什么破烂货。什么香的臭的都想卖给我们老板。”我笑了笑,过一会儿那个年轻的伙计就出来了,把大丫迎进了内室。这里面有一间茶室,有一张大桌,在后面坐着一位素朴的老伯。

  他笑呵呵地看着我,大丫上前说:“请问您就是这里的老板吗。”那个老伯说,“老板不敢当,不过这家店我可以做主。请问小丫头有什么事吗?”大丫听到小丫头愣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说“我这里有一件东西要卖给你,看你收不收。”然后回过身关上了门,再转过身,把口袋的金条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那个老伯拿起金条,看了看又摸了摸,眼睛都快钉到金条上了。有一些不可置信惊奇的看着大丫说,“这金条是真的,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的,小丫头,快告诉我。”大丫看了看说,“老伯这个是我的个人隐私,你就不必知道,出个价吧。”

  那个老伯想了想,伸出五个手指,哎,大丫看着手指,是往上说还是往下说,还是往高处说了。“五万吗。”老伯摇摇头说,“怎么可能五万,小丫头你的金条很好。但是这个价钱还是太高了。”“那么就是五千了,可以!”大丫心里非常高兴,经过这半个月的逃生,大丫差不多是知道九几年的物价,是非常低的,五千块钱在武汉那样的地方。可以买一套房子,当然五千块钱是花不完的,拿三千块钱差不多就可以买到了。

  嗯在北京这个地方不知道怎么样,但是应该也差不多。最多就贵点,娘很想回到黑龙江,但是比起黑龙江我更想留在北京。这里是首都,那个村子人贩子应该不敢到这里来抓我们了吧。在北京,这个地方治安应该比较好,对生活都很有保障。教育当然也是很好的,我当年都没有考中北京的大学。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不在这里的大学读一读都对不起自己。

  @"酷b匠网;r正I版8W首d发

  大丫想着想着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情啦,老伯看着大丫,看他久久的不说话,以为不满意,小丫头,“这个价格是公道的很!你这么精明!应该对我们价位都很熟。你这块金条也就在五千左右,近几年金价有些下跌。”“当然,好的我同意,那么是现金还是转账呢!”

  老伯看子看了看大丫,真是个精明的丫头。然后就带大丫去转账,离店不远有一条古董街,古董街街口有一两家银行,专门为了各种转账存款,取现金准备的。这个老伯明显这里有熟人,刚进了一家银行就有人喊道!“金伯,金伯怎么到这来了,是不是又收到什么好货啦。”老头笑了笑,呵呵,乐起来说“好货到没有收到,今天认识了一个小友倒是不错。”

  很快就转好账,大丫转身就要离开,但是走出了不远,又转了回来说,“老先生,我找你有点事。想请你帮个忙,可不可以。”金箔笑笑说,“当然,当然可以欢迎。”领着大丫倒了那个茶室。大丫看了看老伯说:“金伯你应该是老北京的老人了吧。”金伯笑嘻嘻的说,“当然,老夫我在这北京也混了二三十年了,还是有不错的人脉的,小友有什么事想要我做啊!”

  “我和家人刚拿到北京,对这里并不是很熟,想要买一套房子。不知道金伯可不可以帮我参详参详。”“买房,是小丫头一个人来买房子吗?这可不安全!”“哎呀,才不是,我娘陪着我,还有我家人。”看了一下金伯说:“那好吧!当然可以,但是你想要什么价位的房子。”“价位您看着办吧!我手里目前就这五千块钱,最好是,最好是一栋的单独房子,还有空间要大一点。”

  这个小丫头,“那还有什么要求一次性说了吧。”大丫看了看金伯说:“最好带个院子能够种花种草种果树,可以养狗嗯,如果是二层的小楼就再好不过了!”金伯睁着眼睛瞪了大丫一眼说“二层的小楼房带院子,你可真会挑,在北京想买到二层的小楼房?不过想在北京买到这样的房子,你这五千块钱可不够了。”

  大丫想想也是说,“我那里还有一两条金条希望您能够收下了,”金伯说好,“当然好,那你下午就把它带来吧,我帮你留意下这附近有没有这样的房子,一万块钱应该可以的。”金伯又问了一句。“如果是四合院,你要不要。”四合院呐,这在以后的日子里四合院可是非常贵的。马上开心的说,要当然要!然后和金伯告别,用一张纸条写下了金伯的电话。就回旅馆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