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秋娘死了,你还有我们。娘,你回回魂啊,你还有我们,我们会成功的,一定会成功的。娘,娘,我们要离开。”“秋娘,秋娘,•••••••”娘喃喃的低语“梅娘你来了,梅娘,还记得东北的风吗?那么冷,那么猖狂,还记得黑龙江的雪花和冰雕吗?可惜,已经十几年了,十几年了啊?我们都回不去了,都回不去了啊,梅娘,我想回去啊,回去。梅娘能见到你,真好,真好,梅•••••••••••”秋娘死了,她死了,我不能死,我要回去,回东北,回黑龙江,带着秋娘回东北,回黑龙江。娘突然精神了起来。

  距离秋娘去世已有五天了,最近这几天,村里的男人都很忙,神色匆匆不知道在干什么。娘今天突然让我把贴身衣物收拾几件,我想我们就要出去了,只每人收拾了两件,我和弟弟都把衣服穿在身上,衣服也薄三件加起来也看不出来。娘突然进来,抱起弟弟说走吧。出门就看到了姚大娘,“梅娘去赶集啊?怎么抱着阿宝啊。”“啊,是去赶集,阿宝这么大了都没出过村子,就带出去看看。”娘,抱紧了紧弟弟,“哦,那快去,别到晚了,赶不上车。”“嗯,大娘,那我们走了”娘带着我匆匆疾走,大娘摇摇头说,“这么急着去赶车,集市也不会跑。

  村里只有两辆公共车,一辆常年在外面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这一辆车每月月末就会在村口,停三天,每天早上六点开车去集市,下午四点回来,到点就走,从不等人。从村口到集市需要三个小时,回来要三个半小时,车摇摇晃晃的。“弟弟睡一下,娘,我先睡了,到了叫我。”我小声地说,“就是孩子,我家那个第一次出来也不一会就睡了。唉,第一次坐车都这样。”我朦朦胧胧中听到对面有人说。

  “大丫到了,醒醒,阿宝醒醒,到了。”我睁开眼睛,清醒了很多,看见娘正在跟旁边的大娘说,“我们当家的要我去给他买点酒,我就不跟你们走了,回见。”“回见。”“娘”“走这边。”娘带着我们,左拐右拐,进了一个小巷。一个旧宅子扣扣,扣扣,“谁呀?”“有客上门”娘低声说,门吱呀着打开了,一个老妈妈开了门,“请进”“李老在那里?”老爷在屋里,这边请。”一个老爷子坐在大桌后,“李老爷子,我有件东西要换成钱币,可以吗?”娘瑟瑟的说,“哦,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娘四处看了看,小心上前关上门,从怀里拿出一块最大的金子,“这个能换多少?”

  “哦,看这光泽,货还不错。”“那能卖多少钱,能不能,能不能,现在给我钱。”

  /q酷匠x&网7正版首发☆G

  老爷子拿起金子敲了敲桌子,瞧了娘一眼,“一口价,两百元。”老爷子放下东西,娘很激动,两百元,在村里一年的开销才一百元,“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谢谢,谢谢老爷子。”一块差不多五两的金元宝才两百元,我很想再加价,可看着娘亲激动的样子,就知道现在的物价太低,算了逃跑要紧。我紧紧盯着李老爷子,上前说道“要两张五十元,五张十元,六张五元,其他的都换成一元的,谢谢老爷爷。”李老爷子看了一眼,李妈,去办吧。“是,老爷。”我想了想说,“老爷爷,知道哪里可以打车吗?”我一脸期待的看着老爷子,想起,娘说,我们出来村子就快点走,去隔壁镇。我问过娘“走吗?”娘回答我“当然,我们一定可以走出去。”我只想呵呵,走,对方有车,走的了吗?

  “哦,这个吗?出门向左拐走十米有一个出租车市,你们可以去那里看看。”“谢谢老爷爷,祝您身体健康,我们先走了。”我接过钱,把五十放在娘手里,还有两张十元,两张五元,五张一元。抓住母亲的手抱着弟弟就走出去了。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到了车市,我买了一张车市柜台上的地图,有两张本省地图,及中国地图然后用了而是十元搭上了去隔壁的隔壁市的地图。这个时候都没电话,像这种车只会向前到达目的地,我还买了几包方便面,几个馒头,车发动了,我们将逃向远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