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浸在将要离开的喜悦之中,一时间愣了神,“臭婆娘,再屋里干什么呢?大白天的,锁什么门,”啪啪啪,啪啪啪-----------“-臭婆娘,快来开门,快来开门。他妈的,还不来。”

  我一下子,蹦了起来,拉开门,真要出去。娘拉住了我的手,“我去,你别去,他被锁在外面,又要发脾气了,你躲远一点,别被他打。呆在屋里,别出去。”娘叮嘱,又叮嘱,才走出去,“我,我,”看着娘走出去,我很想拦着她,让她别出去。可,我知道,我拦不住,我也有点怕他。那个渣男,我们要快点离开啊。

  啪,“贱娘们,敢锁门,忘了这是谁家了。啊,连老子都敢锁在外面,”他一边说,一边推着母亲,一手去打母亲的脸,一手揪母亲的头发,啪啪的打母亲的脸,声音脆响,“唉,老鲁,轻点,轻点,你自己玩厌了。我们可没有,要是打坏了,可换不了好的,到了公共屋,谁要啊。”渣男,愣了,停了一下,想通了,“今就放过你,给老子记住,这是老子屋子,再敢给我关门,不打死你也把你卖了。还有半个月,他们就该回来了,到时候又可以换个美人。”呵呵,呵呵他呵呵笑着走进了门,母亲似乎听到了要去公共屋的话。公共屋,公共屋,正被吓到站在那,“还不给老子做饭去,站在那干嘛?”说着一脚踹了母亲。

  母亲伺候好渣男,看着今天做多的饭,拿了两个玉米窝窝,出门去了。我不想跟渣男呆在一个屋,跟着母亲后面,咦,怎么去村尾,那里好像是祖屋,平时都没人去。我趴在门口,小心的探出头去,咦,怎么有一个个牢笼,里面的是谁?母亲为什么到这里来?“秋娘,秋娘,你在哪?秋娘,我来看你了,秋娘,你快出来啊。”“呀,看看,看看,就是不同这人长得漂亮了点,就是招人,天天都有人点她。这还有人来看她,不过呀,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给做多了,做出病了吧。”

  那个有点体面的女人,踢了踢,墙角的人,“喂,有人找,还不起来,连窝窝头都没得吃了。”

  !最4新》章节上m酷*匠☆{网Y…

  墙角的人慢吞吞的爬了起来,一头蓬乱头发,遮住了她大半的脸,全身瘦的只剩一把骨头,“秋娘,秋娘,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救你出去,也不能给你拿吃的。我,我••••••”母亲说着,说着就痛哭了起来,“梅娘,梅娘,没,没关系。你,你,你也不好过,小心一点,千万,千万,千万不要进来,这是个鬼地方。你要好好讨好那个男人,不要进这里来,别哭,别哭。”

  她越说,母亲哭的越厉害,旁边那个女人,刚才还嬉笑怒骂,现在有一个男的进来,“小媚儿,我又来找你了。啊,这身皮啊,真细,来让我好好摸摸,”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嘴往那个女人身上凑。母亲,静静的看着,默默的哭着,“秋娘,我,我要回去了。你,你要好好的。”母亲挂着泪,跑了出去,我默默的跟在身后。

  娘,跑到后山,蹲了下去,蹲着那里,放声痛哭。我跑了过去,默默的蹲着,母亲抬头看看我,又继续哭。过了一会儿,才平静了下来,“大丫,你知道吗?秋娘和我一起被抓到了这里。这里,就只有我们互相认识,我们都是黑龙江的。当初要不是她护着我,我早就是公共屋的了。大丫,你知道吗?公共屋就是,就是妓女屋,村里有点钱的都可以,都可以随便上,有时候几袋红薯就可以睡一晚。那里的女人,命都不长,早晚,早晚都会被做死的,死了几把火一烧就没了,没了。”呜呜呜,呜呜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