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改革开放初期的小山村,这里的女人不值钱,可以随便打骂,杀卖。原主就是被卖给一个傻子,想不开,不像嫁,又被渣男打,最后撞墙自杀的。唉,原主倒好,死了就一了百了,可倒霉催的被我占了身,我可不想嫁给傻子。听娘说:“那傻子连饭都不好吃,尿尿都要人把着,要不是,爹娘生不了,准会把他扔了。如今也指望着他娶了亲,生个娃,这娃可不要是傻子,要不然就一直生,毕竟,买来的女人,在不能传宗接代,那不亏了吗?”可我可不想和一个傻子上床,还不只一次,还要当母猪,啊--------,我的命咋这么苦啊?

  “啪--------臭娘们,还不给我倒酒去,还等着大爷伺候你啊,来哥们,我们继续喝。”“哦,小梅,美人,来我身边坐着,美人,来香一个。”渣男边说边踹了娘一脚。那个醉醺醺的男人,说着就把咸猪手伸向了娘,娘明显想后退,可被渣男,推进那个男人怀里,显然这不是第一次了。母亲满脸愤怒却又无奈的表情,透着深深地无助,我疯了般想冲进屋里,被弟弟拦住“姐姐,姐姐,你别进去,进去了,又要被爹爹打,母亲不让你进去。”弟弟根本拦不住我,可,我看到了,母亲求我,求我不要进来,母亲,想着记忆中不断被打的经历,我屈服了。不过,母亲,我们不能再待在这个地方了,这是一个魔坑,我们必须逃出去,给了我温暖的娘。

  /最D新2章节!j上酷.☆匠}{网!

  我脚不停,挎着篮子,就去了记忆中打猪草的地方。弟弟不放心我,跟在我跑,“弟弟慢一点,你跟着我来干什么,快去。”

  “姐姐,你才刚好,一个人出去,我不放心你。”他早熟的不像一般小孩,好像他才六岁,却能干不少农活。“嗯,我们走吧。”我带着他向后山行去,那里有一座大山,山上有很多野菜,山果一类的。村里人都喜欢去那里。我们打完了猪草,又摘了一些野果,就准备回去。我感到隐隐的头疼,好像有光泽在不远处,看着左右有不少的人,就不想去找了。

  娘在洗衣服,秋天的水有点冷,娘手冻的通红,“娘,我来帮你。”我上前就要洗,她挡住了我,“水冷,快进去吃饭,免得他回来了,你们吃不好。”我还想去洗,她推着我,把我推进了厨房。我回头看着那瘦弱的肩膀,枯黄的头发,眼眶红了红,进了屋。我是一个孤儿,第一次感受到的温暖就是娘给我的,放心,我一定救你离开这里。

  天渐暗了,那个男人摇摇晃晃的进了院子。不知怎么的,突然踹到了娘的洗衣盆,指着娘的鼻子骂,“贱娘们,今天让你去陪柳二哥是你的福气,躲什么躲,谁不知道,你这贱货被老子转了不少手啊,嗯,想想,还有几个人没睡过你,又能换不少。••••••”骂累了,就回屋睡觉去啦。我趴着厨房门,听到娘轻轻地哭声,过了一会,就没有了秋风轻轻吹过,带来侵骨寒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