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样?”叶飞问。

  萨尔夫没顾得上看她而平静的回答:“还好,伤口不是很深。”

  看着奥托充满惊异的目光,叶飞冷冰冰地说:“你害怕了?”她走到一把椅子上坐下来,看着奥托伤处纱布松松散散的样子拍了他一下。“喂!这是你绑的纱布?”说着揪住伤口的纱布使劲一勒。

  奥托“哦!”地一嗓子叫起来。“你还是女人不是?”

  冷不防冒出这句话,把在场的人都逗乐了。

  “对不起,你忍耐一下。”叶飞稍微松了松手劲儿,继续给他的伤口绑纱布。“不绑紧一些还会流血的。”

  奥托一直盯着看叶飞给自己绑纱布,心中突然浮动出一丝温馨,那温馨的感觉像一股热流布满了全身。

  “行了。”叶飞将布绑完后又看到奥托的小脸儿不动声色地转向自己这边,她没好意思说什么只是又大声的补充了一句。“绑好了,呆瓜——奥托同志!”

  “啊!好的,多谢叶队。”

  “拜托,你个新兵蛋子,以后别那样痴呆地盯着看我,行吗?”叶飞心中暗想着。

  亚斯特的伤也快处理好了,萨尔夫正在为他包扎。叶飞看了一下手表说:“已经很晚了,队长,我们下一步怎么做?”自己的手表又突然正常了这让她很费解。

  “先睡下,明天再说。我们要全面搜索这个地方,真不信就找不到一个人出来问问。”

  “这里的情况不合情理,我建议废料仓库要有人看守飞机。”

  “对,不能放松警惕。”萨尔夫看了看叶飞接着说:“这个我会派人去,今晚中控室也得留人,看看摩尔能否找到宿舍。”

  “就我去吧,我了解仓库的位置。”

  “你一个人?”

  “我和叶队一起。”奥托非常乐意的推荐自己,眼神中都放射出“兴奋”的光芒。这种夸张的表情把在场的人又都逗乐了,难道这个小兵爱上了自己的女长官?

  叶飞上下打量着奥托,仿佛要把他吃掉一样的眼神让奥托羞赧了,仿佛缩小了半英寸。

  “你受伤了,奥托。”

  “可是你也受伤了,不是吗?”

  “我没事。”

  “这样吧,让巴迪跟你去。他一定有话跟你说的。”当萨尔夫说完这句话时,奥托在一旁冷哼了一声。

  他不耐烦地讲:“队长,扯这么半天,什么时候能回去啊?”

  大家都看出点暧昧的情绪在奥托的表情里,现场仿佛有股子醋味儿挥发在空气中。

  。最新章节2上{酷p匠*网jt

  “我们的白小子儿情感波动很厉害啊?”亚斯特的话并没有把现场气氛缓和回来,反而遭到奥托一个冷冷的白眼。

  看着奥托一个人往门外走,萨尔夫严肃的斥责道:“你上哪去,奥托?”

  “队长大人,我感觉太无聊憋的慌出去走走。”

  “你去哪?”

  “回中控室。”奥托不耐烦地应了一句走掉了。

  “这个混蛋,真是无组织无纪律。”

  “萨尔夫,他是新兵。”

  “新兵能通过‘贝雷帽’?”

  “这次是他自愿来的。小孩一样的脾气,真是不理解。”

  萨尔夫想说话突然被亚斯特打断了,他盯着叶飞非常正经的说:“叶队,小奥托对你有点意思。”

  “我看你大腿的伤不疼了吧?要不要再给你补两枪?”

  萨尔夫抿嘴笑了笑,拍了拍他宽厚的手掌厉声道:“好了,我们回中控室。”

  “等等,我在里屋看到了一些止血钳儿和止血贴,带上点会有用。”叶飞说完话就进了里屋。在柜子里一阵翻找却找不到那些东西了。

  “怎么?没有了?”

  “没了,怎么会没了。刚才还在。真是见鬼了!”叶飞还在翻找。

  “叶队,你闻到了吗?有一股味道。”亚斯特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环顾着房间。

  萨尔夫也闻到了,冲叶飞点了点头。“的确有。”

  刚才心思全在找东西上,经这么一提醒,还真有些感触,他立即嗅出了这股味道。“是血腥味儿,没错。”

  萨尔夫和亚斯特仔细的辨别了一下,的确是血腥味道。这股味道慢慢的强烈并透着股杀气,三人立即持枪不敢怠慢,可枪口范围内没有找到任何射击的目标。

  “奇怪了,这味道从哪来的?”萨尔夫端着枪向周围扫视着。一个旮旯也不放过。

  “队长,这并不奇怪。我们闻到了好几次,但都找不到东西。”

  “叶飞,你的意思是说找不到味道的源头?”

  “就像混在空气中,让人琢磨不透。反正是来去匆匆很诡秘。”

  “味道像从气窗那边传来的。”亚斯特指着墙角上的气窗说。里面黑洞洞的没发出一点光,叶飞和队长只好从外面打光向气窗里照射。

  “什么也没有,我们过去看看呢?”叶飞与队长对视着。萨尔夫点点头,二人端着枪向气窗逼近。的确像亚斯特说的,味道就是从气窗那边传来。

  “里面一定有东西。”萨尔夫站在离气窗一米多远的地方说。

  “你要开枪吗?”叶飞问。

  “我去叫人过来吧。”

  “亚斯特,别慌张。如果气窗后面有空间,可以藏东西的话。”

  “什么?难道是死尸?”亚斯特和叶飞异口同声地说。

  萨尔夫看了看周围发现一个手术床,叶飞很快就明白什么意思赶紧把床推过来。队长将床贴到墙边,踩上去用灯向里面照了又照。说来也怪,队长挪床的时候那股味道还在,当他站上去用光照里面的时候,味道突然消失了,而且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气窗内的确有一块空间,差不多一个人躺进去的空间。可里面除了尘土什么也没有,连一只爬虫都没有。

  “真怪,味道消失了。你们感觉到了吗?”

  队长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气窗里面。

  “是的。”叶飞回答道。“简直是闹鬼,你发现什么没有,队长?”

  “没有,什么也没有。”

  当队长准备下来时,听到气窗里“咣当!”一声响,就像是有什么重物落在了铁板上。萨尔夫听到声音后立即将灯照向里面。

  “队长,那是什么声音?”叶飞急切地问。

  “等等,我也看不清楚。不知道这是什么?一块铁器?”

  “铁器?”

  底下的二人惊讶地说。

  萨尔夫将气窗卸掉,凑近脸仔细地看了一下。

  “一个很怪的金属物件。”

  他小心翼翼地伸胳膊去够。

  “小心点,队长。”

  “哎——哎——太远了,够不到。”正当队长努力够的时候,里面的小物件突然活动了,它立起来了。队长瞥到了这一幕大叫:“不好!”赶快撤出胳膊,那物件突然弹出来,一下射到队长的腋窝将他撞下手术床,枪也脱手了!萨尔夫后背着地摔了出去,叶飞和亚斯特竟然没抓住队长的腿,撞击的速度和力度简直太快也太大了。萨尔夫也没觉得那个小玩意有如此的威力,腋下的酸疼让他的胳膊一阵疲软,根本无法伸展,更别说去马上拿枪了。

  “哦,该死!”他痛苦地骂道。

  那个东西撞完队长径直贴到墙壁上。

  亚斯特赶快去扶队长,叶飞看到那东西就想抬枪射击。

  队长大叫:“不要开枪!不要开枪!看看这东西在搞什么鬼!”

  他清楚地看到了那个东西在墙壁上游动,身体是一个圆球,上面有一排窟窿,身体旁边长了很多机器触角,原来这家伙移动和跳跃靠的是这些触角。这个玩意总体看有一个网球大小,要比叶飞看到的那个小一圈。

  见那小东西闪了一下然后从那排窟窿里射出一股绿光呈扇形向三人横向扫来。

  叶飞大叫“闪开!”立即向地面卧倒,萨尔夫和亚斯特也采取行动避开了光线。

  “嘶!嘶!嘶!——”周围响起物品被腐蚀的声音,随后传来焦糊味道。叶飞草草地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

  “哦!天呢!”

  被光线照过的地方都被腐蚀了,墙壁变黑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沟儿,铁皮被腐蚀掉,柜子的玻璃被融化成水儿向下流,柜子表面的铁皮被烧得皱缩起来,慢慢的起泡儿变红变黑,从腐蚀的地方散发出浓烈熏人的白烟儿。

  叶飞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住了。房间上部经光线照过的地方全部在腐朽,在熔化,就像硫酸烧东西那样。因高度腐蚀散发出熏人的烟雾让三人无法忍受,叶飞的双眼火辣辣的疼。

  “快撤——”萨尔夫站起身向门口跑去,随后是亚斯特和叶飞。当叶飞离开屋子时留意了一下墙壁,那个东西不知何时消失了,一点迹象都没有。整个过程很快,她根本就没看到这小东西的踪迹。

  “咳!咳!咳!咳!……”

  吸入大量的腐蚀气体后,亚斯特明显感到犯晕,脚下发飘。他一屁股坐到了手术床上,大声咒骂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叶飞看着他半睡的眼神,赶忙掐住他的手腕,感受着他的脉搏。“你脉搏跳动很快,这气体好象有毒!直接刺激中枢神经?”

  “这个棒球大小的东西,会有这么大的威力?这是什么武器?”萨尔夫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叶飞俊俏的脸庞,她脸上除了白皙的皮肤外不会有答案。但在危急时刻,这个女兵总会有出人意料的猜想。

  “我个人觉得这玩意,比我们手里的家伙要先进很多。队长,我们必须得提高警惕了。我还没见过如此强烈的射线,即使是激光武器,破坏力也不会如此骇人吧?”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