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见他俩离开便打着了手中的信号弹,向空中挥舞,她看到飞机庞大的身躯了。这时,传来队长的声音。声音仿佛很近,让叶飞心中升起了一丝暖意。

  “叶飞,底下什么也看不清。请给我们一点指示,下面情况如何?”

  “情况很糟糕,大风把周围的一切都卷起来了。下面一片零乱,萨尔夫,你看到信号棒的光了吗?”

  萨尔夫在颠簸的驾驶舱努力地搜寻着下面的光。

  “光——”萨尔夫心中默念,“在哪?哦!看到了,看到了。”

  100米的空间在高处看仍然很小,棒子的光就更显得微弱了。沃伦也看到了光,仿佛暗夜中的两盏灯。

  叶飞为了能更好的显示出光亮,向空中挥舞着信号棒。

  “看得到吗?”

  “看到了。叶飞,再坚持一会,我们离你很近了。”

  “好的,我能听到螺旋桨强大的动力了。告诉沃伦,动作一定要快!”

  叶飞努力挥舞着信号棒,外界又刮来一股强劲的风,它越过女兵从后面反弹回来,这反弹力很大,竟然把叶飞推倒。

  不巧的是这么一摔,信号棒掉出去了。地面横向扫过的强风还把一玫碎金属屑射入了她的大腿。

  “哦!该死的风!”她拔掉碎屑,顶住风,忍住疼痛,站起身去捡信号棒。

  飞机已经挨近仓库的房顶。叶飞却无法捡到信号棒,因为它早被风刮走了。

  机舱内的士兵隐约地看到叶飞的身影。萨尔夫抓过步话机说:“叶飞,我看到你了。退到安全地点待命!重复一遍,退到安全地点待命!”

  叶飞回不了话了,因为她的耳机在刚才被摔折了。护目镜也松动了,但她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

  飞机的声音更大了。离仓库地面也近了。自从飞机进入仓库后就平稳多了,萨尔夫看到叶飞捂着大腿一瘸一拐走向仓库出口,果断的说:“她受伤了。”

  ——身边的士兵们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萨尔夫。

  “你们不用看我——”

  `看b正{u版章#节上酷s匠网L◎

  飞机缓缓地平稳地降落在仓库的地面上,起落架压碎了不少金属垃圾。叶飞见飞机停稳后,从出口走出来。

  除了沃伦,其他队员都聚集在机舱门前。萨尔夫透过机舱玻璃看到了钢化板的操纵杆,他指着操纵杆对大家说。

  “我们下飞机动作迅速,狙击手跟着我负责东侧和西侧,奥伦斯和多恩你们负责南侧和北侧。”

  “明白,队长。”三人众口一词。

  队长一把将舱门推开逐个跳下飞机。外界的风依旧很烈,四人分头行动,很快把操纵杆拉起。

  警报灯熄灭,钢化板在慢慢合拢,风越来越小了,嘈杂也减弱了。

  ……

  当听到“哐!”的一声后,整座仓库的顶端合拢上,一切又恢复了安宁。

  沃伦停了飞机引擎,打开了驾驶舱的门。

  萨尔夫看着女兵手捂大腿,伤处的血液染红了白色的军裤。她看到萨尔夫稍微直了直身子。

  “你受伤了,叶飞?”队长问。

  “风吹起的一个碎片划伤了大腿,不要紧。”

  “你需要医治。”萨尔夫主动搀扶她。“我来扶你。”

  “谢谢,我能行。”叶飞推辞开,向通道外面走。她回过头看着队长说:“如果飞机停妥当了,跟我走,我带你们去中控室。”

  女兵虽然受伤但仍旧潇洒的个性,令在场的官兵们倍增钦佩。

  通道外面站着两个人,他们就是亚斯特和奥托。

  “叶队,我在等你出来。”奥托说。

  队长看着奥托和亚斯特说:“这里有医疗室吗?”

  “没发现,中控室有急救包的。”叶飞接着讲:“队长,这次行程很糟糕。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没看到人。”

  “什么都别说了。我们快去中控室。”

  迫降成功,步入了科考站。可萨尔夫觉得这才是个开始,真正的探索还在后头呢。

  ……

  当队伍即将走过A-121区域时,周围响起一阵怪声。

  “嘀——嘀——嘀!嘀!——”就像相机自拍发出的定时,队长一下就辨别出来了。

  “快闪开!”

  士兵们分别向通道两端疏散,刚离开就听到一声巨响。

  “轰!——”

  124房间的钢铁大门被炸开了。弹出的铁皮打到墙壁上,一阵热浪和刺鼻的烟雾扑向周围。

  猛烈的咳嗽从人群传开,叶飞的耳内还因爆炸而回响。

  “怎么回事?”萨尔夫站起身向124房间走去。烟雾过后,从破败的门里走出一个人。这人一脸的疲惫相。

  ……

  “巴迪!”众人皆惊。

  巴迪看着队长和其他队员。

  “你们都在这儿,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没事吧?”叶飞问。

  巴迪看叶飞的眼神犹如久违的朋友,很亲切。“你找到了停机坪?”

  “可以这么说吧。”

  巴迪的表情并不惊喜也不怎么高兴。他转过身向后面招了招手,七名士兵迅速从屋内跑出来。

  “你们去哪?”巴迪冷冰冰地看着队长。

  “跟我走吧,总之。你这家伙没事就好。”

  短暂的相遇,没有任何喜悦可言。但回去的路还算顺利。

  摩尔从监控电脑里看到队长他们就先把大门打开了。他尝试搜索整个科考站可结果并不顺利。每层的监控电脑都有工作,可在个别的角落和个别的区域,房间就监测不到了。而且整个科考站在他看来并没有严格的划分。也就是说每层没有明显的标志。不知道这里的人到底在研究什么?或者说他们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和叶队走过这一路,看到了研究室,手术室,化学实验器具。没有看到实验品,哪怕是一只老鼠,或者一只蟑螂。既然有实验装置怎么会没有实验对象?当摩尔胡思乱想的时候,队长他们浩浩荡荡的队伍走进了中控室,留守在这里的四名士兵站起身迎接。

  萨尔夫用手示意他们坐下,摩尔看到巴迪和他的士兵完好无损的回来心情稍许放松了。

  叶飞回到中控室就寻找起急救包来。

  “摩尔,放电脑的包儿呢?我记得就放在这儿了。”叶飞指着操纵台质问他。

  “刚才狄伦拿去用了。”

  “他人呢?”

  “等我们知道的时候他人就不见了。”

  叶飞一下火了。“不是叫你们待命吗?他带着包儿干吗?”

  “事实上,事实上——”

  “吞吞吐吐,到底怎么了?”

  “叶飞,先别问了。总之,得看看附近有没有医疗室。三个人受伤了需要马上医治。”

  看着队长如是说,叶飞也不再争辩结果。

  摩尔一脸的不快,他看着叶飞惭愧地讲:“事实上,他根本没带定位器。”

  “什么?”在场的人都无法相信,那狄伦的问题是“失踪”无疑。

  “好了,摩尔。叶飞,大家都不要慌张。医疗室在哪?摩尔。”

  “每层都有,这层在中控室外面7号走廊110区域106房间。”

  队长看着受伤的三人。以命令式的口吻说:“目前由我来管理,受伤的人去医治,马上去。”

  萨尔夫带着三人去医疗室。临走前吩咐“黑鹰”组织士兵先在附近搜索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狄伦。他医治完三人的伤,就马上回来接应。

  中控室内的留守队员分别坐在椅子上。他们的心情都很沮丧,刚刚下飞机就失去了一名士兵,这意味着什么?“黑鹰”用一种不可理喻的神色盯着摩尔。这个家伙遇到了什么事情,吞吞吐吐的?“事实上,事实上——”,事实是什么?狄伦去哪了?

  “嗨!摩尔!说说狄伦是怎么失踪的?”

  “谁说狄伦失踪了?”

  “他没有带定位器,不是很难找到他了?告诉我们,狄伦去了哪?你们在叶飞离开后做了什么?”看着摩尔无辜的表情,“黑鹰”又补充了一句:“好像你知道些什么?老实交待吧,别以为我们在外面就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你的假装镇静掩饰不了内心的慌张。”

  “我——我——实际上,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你形容形容,我们想听听。”“黑鹰”显然已经没耐心了,他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摩尔,好像要吃掉他似的。

  “事实上,狄伦——他疯了,彻底的疯了。”

  叶飞走在通道里,周围的温度又降了。她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

  “叶飞。”

  “什么事情?”

  “实际上,我想说你遇到的通讯问题我们也遇到了。有些时间,你和巴迪根本监测不到。”

  “是很奇怪的,这里的人也不见了。我建议应该搜索一下另外几层。”

  “你是说失踪的士兵狄伦?叶飞,你做的够多了,其他的由我来做,关于士兵的事情我会弄个水落石出的。”队长已经看到了医疗室,门上红红的十字让人过目不忘。“到了。”

  室内一片洁净,两台保养舱和一个手术用床,吊柜儿的门是敞开的。手术用的器械掉在了地上,还有小瓶的吗啡和药物,注射器静静地躺在柜子里,手术盘好像有人动过。它摆在了手术床一侧的小柜子上,里面却有血,在场的人都看到了盘子内的血,很新鲜的样子。手术剪刀和手术刀几乎泡在血水里,盛放棉球的小碗儿倒扣在旁边,棉球被浸透,染得通红。叶飞看到了注射器,它就掉在地上。

  女兵捡起注射器,发现里面竟然有液体,她看出这个液体了。

  “是吗啡!”

  萨尔夫摸了摸手术床,温热的感觉。

  “好像刚有人躺过,床上还有余温。”

  叶飞拿了纱布和药水走进里屋。

  萨尔夫给亚斯特打了一针局麻,然后为他做手术,取出了肉里的子弹。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