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没有说话,但士兵们还是从她脸上看到了焦急和烦躁。

  “叶队,我想我找到了一些新线索。这该是巴迪他们。”

  “虽然科考站的大体结构出来了,但接近答案的选项却很少。目前还在一层搜索,房间太多了。”

  “亚斯特,如果答案不完美。只要是宽敞的地方就可以,仓库或者花园、广场、厂房、车间什么的也可以。搜索范围最好大一些,这个你来办,不用我来教你吧?”

  “当然了。”

  “好。”叶飞来到狄伦身边。“你刚才说什么?”

  “电子雷达监测到了一队人马。你看。”狄伦给她指示。雷达监测器的屏幕上监测到了两股活动的能量波,活动的事物显示在屏幕上是一个圆圆的亮点。叶飞看到了8个亮点。

  “没错,这应该是巴迪的队伍。8个光点。但他们为什么停住了?在一楼的电梯里还在跟我们联系,难道他不曾离开过?能否查查他在哪个房间?”

  “叶队,雷达只能监测到有机体的能量波和活动范围。我只能确定他们还在一层,说不定迷路了正在找寻出路。”

  “不可能,如果他都迷路了,怎么指导我们来这里?这和之前发生的事情没关系啊。”

  马托、克伦、摩尔、施恩、四人正在努力调试通讯系统,外界监测雷达被士兵打开。楼顶共设立了4台,每台负责一个方向。

  “外面的情况如何?”叶飞看了一眼努力工作的士兵们。

  “情况不好,能见度还是很差。跟下飞机的时候一样。”

  摩尔和施恩带着耳机调试电台,尽力与队长和巴迪取得联系。

  “你们两个联系到队长和巴迪没有?”

  二人皱了皱眉纷纷摇头。

  “两个人的频道出现了干扰。”

  “我来听听。”叶飞摘掉摩尔的耳机并将它扣到自己的耳朵上。

  “里面是一种对话。”

  “什么对话?”

  “嘘!”叶飞示意队员们不要说话。

  她仔细地听,听出来了。是一段自己与巴迪之间的对话,就是在进入科考站大门到分开之前的对话,对话声音很小,而且时强时弱。对话在无休止的重复,其间还伴随着嘈杂的噪音,噪音中伴随着低沉地声音,但根本无法辨别那声音到底是什么?到底从何而来?不是机器运转的声音;更不是什么脚步声;磨擦声之类的。

  摘下耳机。

  正当她努力想着答案的时候,座椅上的施恩也遇到了奇怪的事情。他皱起了眉头满脸困惑地说:“哭声——”

  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被叶飞听到了。“哭声——?”她一把夺过耳机贴近耳朵仔细地听。

  没错,就是那种哭声。仿佛来自地狱地悲鸣,就是在她去科考站的途中听到的。因为那时外界过于嘈杂,听起来也含糊了。这次听到的更加真切,仿佛幽灵般追随着叶飞的哭声又再次来袭了。这次不仅听出来哭声,更听到了一种金属的磨擦声,很沉重的磨擦声。哭声无法一下子分辨出性别,但都同样的悲惨。很痛苦又很悲鸣的那种,细弱私语又很强烈。搞的人莫名其妙,头皮一阵发麻。

  “叶队,外面有光。应该是陆地上的光。”克伦示意叶飞过来观看。

  通过外界雷达监测到的图像,叶飞清晰地看到了陆地上的光。它的范围很大,可以确定的说那些光就来自科考站的周围。强烈的各色光影,就像南极洲天际经常会出现的极光那样。

  “叶队,这些光很像从冰坑中发射出来。你觉得呢?”

  “没错,是冰坑中。怎么会这样呢?”

  “就像萤火虫那样,夜里发光而白天却看不到?”马托也很困惑。“飞机,你们看到了吗?是队长的飞机。”马托指着监控电脑惊讶地大叫起来。

  “看来他们自己行动了。我们拖的时间太长了。该死的鬼信号。”叶飞一把揪下了耳机将它拽到了操作台上随口骂了句:“活见鬼了——”

  “叶队,他们来或许是件好事啊。”

  “你给我闭嘴,奥托。好事?再多一群迷路的,无法取得联系的人而已。这地方一定有很强的干扰信号!或者是——磁场!”叶飞沉默了一阵儿接着说:“队长他们不会认为我们都死了吧?”

  “摩尔,施恩,联系到他们没有?”

  “没有,没有任何消息。”

  ……

  现场陷入僵局,人们都保持着缄默,叶飞的脸色很难看。

  “喂!叶飞!听得到吗?”

  是队长的声音。

  她一把抄过耳机,对着小话筒回答:“我在。”

  “上帝啊!我以为再也联系不到你了。你出什么事儿了?”

  “说来话长啊。萨尔夫队长,我们到了中控室。”

  “是吗?”队长那边听到这消息很兴奋。“我们已经起飞了,准备去找你,你知道这么长时间没联系——,我以为你们遇难了呢!我们正在科考站上空盘旋。没有发现能停泊飞机的地方。下面的情况很奇怪,你该从监控系统看到了吧?冰坑里反射着强烈的光线。”

  “是的,我看到了。那些很难理解,总之,我们正在用电脑搜寻停机坪。”

  “结果怎么样?”

  “我去看看。”

  通话暂时结束了。

  科考站在夜幕里闪烁着星星光亮。

  直升机的大灯在它周围照了又照。雪依旧强烈,堵住了科考站的底部。雷达寂寞的站在楼顶慢慢的摇着它大锅一样的脑袋。指示灯一眨一眨的像恶魔的眼睛。

  直升机驾驶员沃伦说:“队长,你看那楼顶的东西。是不是一架冻住的直升机?”

  透过能见度很低的冷雾,萨尔夫模糊地看出了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占据了很大一块空间。

  “也许是。你想炸掉它?”

  “如果可以的话。”

  “未来的气候可能比今天还要糟糕。你想冻住我们‘用来回家的玩意’,是吗?”

  “那你还有什么好的方法?”

  “队长,队长。没有发现停机坪。”耳机内传来叶飞失望的声音。

  “没有?”萨尔夫听到这个结果,心中的热情大幅度下降了。“没有搞错吧?这么大的地方没有停机坪?”他几乎带着嘲讽的口气说出了这句话。

  “我也不理解啊,队长。可我说的都是真的。”叶飞面对着3d地图也是一脸的窘相。从一层到五层搜了一遍,却没找到停机坪。只找到了5个相似的地方,她再次回答说:“队长,根据电脑搜索这里根本就没有停机坪。只搜到了5个相似的地方。这里分5层,只有地上的一层能用。”

  “那一层有相似的答案吗?”

  “有,一个叫停物间,一个叫废料停运库房。停物间只有9平米,虽然被划分了很多房间,但每个房间都不大。”叶飞仔细地看着地图上的标记说。“废料停运库房面积还算大。但那里什么情况不知道。”

  “那具体位置呢?对了,你联系到巴迪没有?我这边没消息。”

  “不行的,联系不上。这么办,你等着,我带几个人过去。巴迪肯定在一层停住了,我们联系不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叶飞。”

  “什么?”

  “外面能见度很低,你看能不能弄出点什么大动静来。让我知道那该死的废料停运库房在哪?”

  “明白,长官。我会随时和你取得联系。”

  通话完毕,她放下手里的探测仪从操作台上摘下一个步话机。

  “摩尔。你来指引我们去废料仓库。”叶飞向他挥了挥手中的步话机。

  他很快就明白了。“知道了,叶队。”

  “亚斯特,奥托你跟我来。”

  “你为什么总是带着我而不让我跟队伍呆着,叶队?”

  酷j8匠网g`首YJ发

  “服从命令,奥托。以后少问为什么?知道吗?”

  挨了一个白眼的奥托没有再反驳,三人就这样出发了。

  ……

  当叶飞带队再回到三角形的通道时,那些从墙里沁出的白光不见了。消失了?而且还明显感到热,一股潮热的感觉围绕在身边,一定是开启中控室后的反应。

  乘坐电梯来到一层,看到了A-120的字样。叶飞好熟悉的地方。

  “摩尔,听到吗?”

  “是的,稍等一下。”摩尔在键盘上努力地敲打着调出了一层的平面地图。“你们刚出电梯?”

  “对,我们怎么去那儿?”

  “出门向右拐,然后直走。”

  叶飞招呼亚斯特和奥托跟着自己。她端着“黑色战马”小心的走在前面。灯光照射的地方一片死寂。

  “你们俩在这儿等着,我去前面看看。”叶飞说完一路小跑又到了一个岔路口。她仔细察看了两边,没有敌情。

  “摩尔,我在岔路口。往哪边?”

  “向左20米。”

  “帮我看看监视器,前面路况如何?”

  “看不到,那边的情况完全看不到。我在尝试连接监视器,稍等一会。”

  叶飞向远处待命的二人招手,她小声地说:“过来。”

  当奥托向她跑来时,叶飞看到他身后出现了一道光。没错,一道很虚无的光。只闪了两秒钟就消失了。

  奥托看出了叶队发呆的眼神。“什么?”他盲目的向身后扫了几眼,后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没什么。”她说。

  耳机内突然传来队长的声音吓了叶飞一跳,手中的枪差点掉了。

  “你没事吧?”奥托一把握住叶飞的手臂。

  “我们正往那儿走呢。放心吧,队长。到那儿再与你联系。”

  “好的。”

  感觉自己的手紧紧的被什么东西攥着不放,叶飞低头看才知道。“奥托,松开你的爪子。”

  “哦!”奥托羞愧的拿开了手,此举是典型的趁机撇油啊。

  “摩尔,那边的监控能开吗?”叶飞对着步话机问。

  “不行,完全坏掉了。这样吧,你听我指挥,向左走20米。”

  “叶队,让我打头阵吧。”奥托毛遂自荐。

  “去吧。”叶飞拍了拍士兵的肩膀。

  奥托持枪走出了拐角,径直向前,然后是亚斯特。当叶飞走的时候,她还是不放心地看了一眼深深的走廊,刚才的光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