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伙人都聚在那扇怪异的三角形大门前,叶飞拿到了电脑将它与大门上的USB接口相连。计算机自动出现了一组对话框。

  “请进入人工智能模式。”这句话的下面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确定,一个是放弃。

  “这是什么意思,叶队?”

  “我也不清楚。”在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叶飞用鼠标触动了确定按钮,电脑自动关机了。

  从大门三角形的边线反射出一股强烈的白光,就是走廊里看到的光,很刺眼的光,这光要比过道内的强烈很多。叶飞也忍受不住光的刺激用笔记本电脑遮住了脸,其他队员也捂住了眼睛。光线在逐渐减弱,慢慢的向中心会聚。

  光线在空中交织,就像流动的水那样。每道光线都交织在一起逐渐的上升,逐渐扩散,逐渐收缩,逐渐延展。在士兵们的眼前犹如变魔术一般,简直让人大开眼界。叶飞看到这些交错的光线渐渐组织成一个实体。这个实体还在变化,居然是一个和自己相似的女兵,简直就是叶飞的翻版。这可让旁人以至于自己都惊叹不已,这虚构的“叶飞”,周围散发着白色光线,“叶飞”两臂展开,头发自然而飘逸。只是裸露的躯体有些尴尬,尤其身边的那些男兵,都以一种好奇和贪婪的目光盯着真正的叶飞看。虽然是女兵也是肉体凡胎被这么一盯脸还真有点发烫。她真恨不得把“虚拟的自己”一枪干掉!真的不是恨自己,这绝对是恶意的玩笑。如果这是巴迪的鬼主意,那么,他死期真的快到了。叶飞尽量不往两边看,躲开外人有色的目光。可奥托就像被“虚拟的叶飞”勾了魂破般,盯得叶飞一阵反感。她转过脸恶狠狠地扇了奥托一个大嘴巴。

  “你瞅什么?小瘪三,我脸上长出花儿来了?”

  奥托捂着下颚,一句话不吭的闪到了后面。而其他的士兵也纷纷向后退,怕惹毛了这女兵痞子,一通拳脚下来,真不是闹着玩的。在训练基地的时候,当兵的不是没跟这女人交过手,一般的小卒还真打不过她!记得有个假期,叶飞去城里买生活用品。在商场遇见个流氓非礼女顾客。这暴脾气的婆娘上去就是一通猛揍,直接把流氓打成了废人,送进医院躺了一年多才出来!因为这件事,军区领导又赔了家属钱,又跌了面儿,险些把叶飞送入军事法庭。可后来站出个人,为她扛了事,才撤销了对她的一切处置。南极洲的任务这女人能来,也是上面特意安排的,希望她戴罪立功。可商场打流氓这事,她只要一想起来就气不过。这太不公平了,军方对整件事情的认知度不够全面,也没有认同她的观点。

  遥远的思绪被揪回来了,面对冰冷的“虚拟的自己”,它还站在眼前。

  叶飞没好气地问:“你是什么玩意?”她问这句话的时候,连头都没抬更别说面对“它”了。

  “对不起,我不叫‘玩意’,你的问题很无知,我可以不回答。”

  听到这话,那些士兵有点忍俊不禁但又不敢流露,都被叶飞恶狠狠的眼神给逼回去了。

  “谁也不许笑!”她抬起头,看到了半空中“虚拟的自己”,女人对自己的肯定要超过男人,男人除了看肉体和表面好像对别的并不敏感,叶飞看到自己的躯体在光线下也异常“精彩”,说“精彩”是她自己都不觉得,又不是模特谁会注意自己的体型?可眼前的“自己”仿佛很完美,没有一点瑕疵。虚拟的世界里每个女人都是美丽的,身体也都是完美的。真的是那样所以迷惑了现实世界中的芸芸众生,永远的不完美才让人奋不顾身的去追求生活!叶飞心中还是嫉恨了这个代表“虚拟的自我”,但不是出于庸俗的嫉恨也不是羞辱了自我。具体是什么?自己在讨厌什么?可能与周围该死的环境有关吧。

  “好吧,你叫什么?”叶飞显然在明知故问。心里却想:“你不会也叫叶飞吧,你这个混蛋?”

  ¤酷PX匠*r网&首h发:

  “我就是你,你叫什么?我就叫什么?是你开启了自己的心灵钥匙,释放了自己。”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是别人开启也会出现别人的胴体?”

  “可以这么说。”

  “我不想听你扯这些,快告诉我,中控室怎么走?”

  “等等,我还想知道这里为什么没有工作人员?”奥托在中间插了一句。

  “我只回答叶飞的问题。因为只有她有权操纵。”

  “那么快告诉我,中控室到底在哪?”

  “就在我身后。”“虚拟的自己”说完话,身后的三角形大门慢慢展开了。里面仍然是漆黑一片,当叶飞想继续提问的时候,那道光影,迅速消失了。

  “你可消失了,该死的机器。”叶飞心中小声地咒骂着。

  大家打开枪管下的战术手电向里面照射,没发现任何异样。叶飞扔出身上所带的最后一颗红外线照明弹。光线把周围照射的发红,没有任何活动的迹象。一片死亡的气息席卷从黑暗中向众人压来,照明弹的范围有限,不能很好的照射到上面的情况。无缝钢板回荡着士兵们清晰的脚步声。每个人的身影都被清晰的映照着。地面犹如镜子般光滑剔透,钢铁的冷色仿佛向外渗透。唯一感到的就是寒冷,蚀骨的寒冷,周围布满了寒流。白色的烟雾,这里没有光却有数不尽望不见边际的冷烟,管道上沁出的颗颗水珠向下滑落。

  “难道我内心的影像在欺骗我?这里分明是冷气舱。冷得如冰窖,我的老天,难道人总是在自欺欺人吗?或者遭到欺骗还要相信这是真的,这么做是对的?”叶飞心情很沉重,就像周围的钢铁一样沉重。“在找什么?仿佛在这该死的地方呆了一年。这里的时间为什么过得如此漫长?”

  “叶队,你看看这里和外面有什么区别?”

  “奥托,别打马虎眼。有话就说。”

  “外面的灯光一定不由中控室来控制。”

  “说的对,可灯光不由中控室控制由哪控制?难道有另外的控制中心?”

  “除非这里不是控制中心。”

  叶飞步行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开关,它居然隐藏在墙里面。如果不是黑暗中闪烁的红光也不会找到。

  当开关被打开后,士兵们才知道这里的庞大。将近500米的空间,一个规矩的圆形。周围全部由钢化玻璃组成,每个士兵的身影都被映照其中。这里光线很强烈,仿佛照亮了每个人心中的希望,照亮了叶飞的希望,中间就是中控机了。这台很大的机器,全部由电脑和形形色色的屏幕组成。整个中控机是圆柱形的,上下贯穿,底部排着密密麻麻的管线,红红绿绿的管子,都被透明的塑料包裹住,这些电子管都走的暗线,那些凸起的犹如烟囱管道的东西,里面必定设立很多细小电路。它就像树脉一样在整个中控机上分布,操作台自然要围着中控机,呈圆环形,上面布满了各式各样的按钮组、键盘组、推拉杆、拨动开关。银白色操作台很像通道的墙板,透着水晶般带有半透明的质感。大型办公座椅,架子虽是钢铁结构,但靠背和坐垫采用高档皮质,大红色让人感觉很热烈。操作台上的键盘组和按钮组亮起了红色指示灯,中控机上的电脑屏幕也自动打开了。房间西侧的一排(10个)电脑在闪了将近一分钟雪花后,逐个显示出图像来。叶飞站在中控机前看着显示的图像,一切仿佛在梦境里。

  “走廊,通道,还有电梯间内外,还有写着A-120的通道——这些——”叶飞很快就看出了缘由。“这十台电脑是监视器,我们走过的路都被记录过。而且是自动记录的。”

  “不太可能吧,叶队。你想象一下。我们到这里时停电状态,无人开启中控机啊?怎么会记录下来呢?”

  叶飞也解释不了奥托的疑问。这个疑问不仅仅是奥托独有,身边的其他士兵也如此。

  “先找一下电台,我们要与队长他们取得联系。”叶飞试图与队长和巴迪取得联系。

  “怎么样?”

  “干扰信号,全是干扰信号。”

  “叶队,看来我找到了科考站的3D地图。你过来看看。”亚斯特说。

  叶飞走过来问:“能否找到停机坪的位置?”

  “我只能搜索一下了。”他放下枪,坐在了舒适的椅子上感到全身都很惬意。“呼!”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开始操作起电脑来。亚斯特在键盘上迅速敲上停机坪的单词,然后按搜索键,电脑开始自动搜索,数据在菜单上迅速跑着。3D电子地图在屏幕上缓缓翻动,在逐层搜索,速度很慢。每搜到接近答案的地方都会用红色标记显示出来。等待结果的过程很枯燥,耽误时间。就一层而言,地域是最广的。电脑系统将一层划分了5个区域,每个区域又有若干个大房间,大房间内又分了很多个小房间。每到下一层区域就会减少,房间也随之减少,整个搜索下来也就看出了科考站的总体结构,一个倒立的锥体。

  “叶队,这里是个倒立的金字塔结构。”

  “结果如何?”叶飞没心思关心这里“结构”的话题,她最关心的是如何与队长取得联系。

  她无意中看了下手表,大跌眼镜的问题又出现了。这回手表指针没有走快而是倒退回去了,回到了她和巴迪下飞机的时候,也就是下午3点30分。

  她推了一下奥托。“帮我看一下时间?”

  “你不是有手表吗?”

  “刺头兵,废话太多!”她瞪了一眼奥托。“怎么就你废话多?我手表要是没出问题还问你?”叶飞为了避免新的恐慌没说自己手表“犯神经”的事儿。

  “好吧。”奥托很不服气地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21点30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