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士兵向空旷的大厅大声喊道:“有人吗?有人吗?”声音在周围回响,打到厚实的墙壁上再弹回来,余音袅袅不绝于耳。

  “叶飞,你们向前走,走到头儿会看到一级台阶。”

  “好的。”回答完巴迪的话,她带领士兵们快速走过石柱一直向前。将近1000米的道路,叶飞不知前方会不会再次出现危机?她叫住了队伍,盯着能量探测仪屏幕上的回波,看看是否能探测出有机体。

  “嘀——”仪器发生一声长鸣,屏幕中央显示出一个亮点。叶飞心中第一反应就是一楼打掉的圆盘形监视器。可眼前什么也看不到,她迅速抬枪试图透过红外线瞄准镜扫视周围。

  没有找到任何东西。也没有任何攻击的趋势。她向身边的士兵做了一个分散的手势,7名士兵向石柱后面隐蔽。叶飞也蹲下,将探测仪水平向前。奇怪的是,那个亮点只静静地停留在原地不移动,就像钉在了那里。血腥的味道向他们压来,这味道的发源地也就是仪器亮点显示的位置——正前方20米。

  叶飞向前面走了两步,可屏幕上的亮点始终没有离开的意思。她再走两步直到离目标5米时,那股血腥的味道更加浓烈。当她再次看向仪器屏幕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又来了。

  那个亮点在屏幕上闪了一下随即又向后瞬移了10米。叶飞好像明白点什么了,难道是引子?好,我就跟你走,看能怎样?她继续向前追了10米,7名士兵也跟着过来了。

  那个亮点又向西瞬移了10米。叶飞命令队伍停止前进,小声地呼叫巴迪。

  “巴迪,听得到吗?”

  对方没有回答,信号终止了。叶飞再次陷入低谷,她尝试与队长联系可仍然不成功。

  “叶队,我们孤立无援了。”

  “不会,我有办法。”叶飞自信地说。她将屏幕上停止不前的亮点指给士兵们看。“这个亮点是引诱我们前进的,跟着它走一定有发现。亚斯特,奥托,狄伦你们跟我来,剩下的人原地待命。如果我们此去没回来你们就退回去。听到了吗?”

  士兵们纷纷点头赞同。

  叶飞带领3名士兵跟随仪器的亮点前进。很快他们的身影就消失殆尽了。大厅里只留下4名士兵无聊的等待着。

  亮点在屏幕上无休止的跳来跳去,就像戏耍动物一样勾着叶飞的小分队。这是个怪异的近乎不可理喻的事情。

  经过一节长长的楼梯,叶飞的分队走入了一个三角形的特殊长廊,说它特殊是指墙壁结构不是铁,不是铜,而是一种像液晶的效果,摸上去有水波荡漾的感觉。墙壁呈白色半透明状,从墙壁上反射出一股奇怪的白光,那股光线很晃眼。叶飞从没见过那种光线,即使在基地里。她不敢确定那光线对人体有没有害,只叫手下的人戴上眼镜尽量不去看周围。

  仪器上不再显示那个亮点。突然失踪了。当一切又恢复平静的时候,叶飞和队员们感到一种寂寞,内心无助的感觉。她仔细向周围探测,可没有结果。

  “什么迹象都没有了,是吗?”

  “是啊,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叶飞对着话机试图联系巴迪和队长。

  “叶队,他们有没有消息?”

  叶飞摇了摇头。“先不管他们了,总之。我们必须找到中控室,那里一定有通讯系统。”

  “巴迪的事情很蹊跷啊,叶队。”

  “是啊,奥托。这个混球耍我等于耍萨尔夫他们,他知道了也放不过巴迪。”

  “叶队,仪器上没有任何提示。刚才的大门声是从哪儿传来的?”

  “不清楚,但我觉得那声音不是给我们提示。走一路上你看到了几扇门?除了电梯大门。”

  “没有别的,那声音一定在一楼的某个角落。会不会是巴迪他们弄出的声音?”

  “有可能。”叶飞只有跟士兵们说说话来缓解心中的疑惑和恐惧。这里简直太诡异了。这个走廊让她的头晕晕乎乎的。现在又面临一个岔路口,她不知道该往何处走。还是三角形的通道,通道内虽然灯火通明,但拐角遮挡了部分光线,使得光从两处避开。暗部和亮部形成了很强的光比。那些诡秘的白光飘散在周围。

  “大家不要轻易开枪,这些气体很诡异。还有就是不要轻易靠近墙壁。提高警惕。”叶飞看着仪器上静静的声波,声波很频繁的向四周发散。白色光线经仪器的侦测得出一个轻度危险的结论,化学成分很浓属于大气循环系统的一部分组成。这个结论已经很靠谱了,但仍然没发现那个引路的光点。

  “大气循环系统的一部分,难道是制氧机散发的纯氧?那我们离中控室应该不远了。”

  “奥托,你说对了一部分。这里不是靠着制氧机维持的。如果缺氧我们不会走到这儿。”叶飞带队向右侧通道走去。当她走了将近20米的时候,仪器突然响了一声,声音在通道内回旋。屏幕上再次出现亮点,这次跟以前不一样,是两个光点,士兵们迅速转过身向后看。

  “我们走错路了。”

  “我想你说的对,我们得回去。”

  叶飞带队迅速向回跑。

  ……

  “大家快跟上!”她很怕再迷失掉,老走这种冤枉道简直让人郁闷死。

  那个光点每10米便向后移动,叶飞带队行经了两个弧形的弯道,终于在道路的尽头看到一扇很高的黄铜大门,整扇大门呈三角形,表面光滑。中间有一个圆形的盖子,上面镶嵌着一颗透明的珠子。走近一看才知道,那不是珠子而是一个小型的探头,很像猫眼。但不同的是这个探头内外都可视,叶飞把眼睛凑过去看里面的情况。结果令她失望,一片黑,什么也看不到。没有任何活动的迹象。她尝试转动那个探头,可结果还是一样。

  ?酷D匠PP网唯●N一\正i8版{O,F其_他6都f√是盗p版A!

  “叶队,里面怎么样?”

  “没开灯吧,一切都是黑压压的。”

  “探头本身就是坏的。”

  “你说错了,没坏。我们得想办法打开门。”叶飞边说边看了看周围,不知道打开这扇门从何下手。仪器上的两个亮点没有消失,它的位置很明显,就在这扇门的里面。大门边上没有任何说明性文字,这可让她无从下手。即使打开这扇门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中控室。

  “亚斯特,狄伦你们俩快去把其他人带过来。”

  “好的。”亚斯特答应完立即和狄伦离开了。

  叶飞尝试用匕首将盖子撬开,发现盖子后面隐藏着一排小键盘。键盘边上有USB接口。她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道:“奥托,我知道怎么处理了。”

  外界已是黑幕一片了,风依旧;雪依旧;呼啸着没个完,吹得人内心烦躁不安。飞机外面已经堆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可引擎仍旧不停运作着,螺旋桨抽着外界冰释的冷空气。可不能再等了,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

  萨尔夫焦急地看着手表,已经快21点了,怎么还没有音讯?奥伦斯彻底的放下耳机向他痛苦地摇了摇头。

  机舱内的人很沉默,一个个坐在自己认为舒适的角落里聆听着外界的呼啸,双眼盯着那几部联络和定位的仪器。他们此刻的心情很糟糕,恨不得发发狠对那些机器来顿暴打。

  “不要这么等了。”驾驶员沃伦开口了。

  “是啊,队长。这样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我们起飞吧,叶飞短时间不会有消息了。这次出师不利,没想到遇到通讯故障,我们的设备可都是一流的?”奥伦斯也这么说。

  “我信任她和巴迪,室外没有停泊的地方。外界将达到零下80度,我们不能把飞机随便停在外面,等等再说吧。”

  “如果他们遇到危险或者遇难呢?”罗恩质问队长。

  “他们会处理这些事情,我们所做的只有等。如果天亮之后还不见回复,我们就自己过去。沃伦,飞机状态如何?”

  “燃油消耗的很快,但总体说还良好。”沃伦回到驾驶舱检查了飞机仪表和内部设施。“如果一直在这里等下去,情况就不确定了。我们要让飞机经常运作着。”

  玻璃上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霜,外界的事物仿佛被冰霜隔住很难看清。他打开去冰液的喷头向玻璃上喷射液体。戴上帽子,手套和眼镜,把裤腿和袖口领口扎紧。拿起兵工铲就要出去。

  “你干什么,沃伦?”萨尔夫问“去外界除冰。”

  队长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外界的暴风雪已经把玻璃冻出了一层厚厚的冰霜。自然界的原始力量真的不可忽视,他也武装起来拿着兵工铲走出飞机。

  窗户上的冰很厚,沃伦和萨尔夫很费力地铲着冰霜。

  “天气这么恶劣,你都看到了。队长。”

  大风还一个劲的猛吹,吹得人都有些站不稳。

  “希望科考站不会比这儿还糟糕。”

  “队长,问句不该问的话?”

  “什么?”

  奥伦斯凑到萨尔夫耳边小声道:“科考站这档子事跟那个‘诺尔体’有关系吗?”

  队长听了这话,突然把头转向了另外一边。就好像没听见他说话似的,拿起手里的家伙向机身上的冰霜狠狠地铲了两下。

  虽然萨尔夫把脸蒙得密不透风,但奥伦斯还是能判断队长此刻的脸色不佳。

  “队长,卫星地图为什么显示不出这地方的具体坐标?”

  萨尔夫有些烦了,他突然停了手里的活,转过身子对着奥伦斯。“我们都是当兵的,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至于你问的那些,说真的,我真太不清楚。所以,这次行动就是为了揭开谜题来的嘛。你这个老兵油子居然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奥伦斯被队长一通训斥,知道自己问错了话。也不好再犟嘴,抄起家伙儿跟着队长一起铲冰,期间再没有废话。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