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在第一口闻到这股味道后就憋住了气,没有让恶心冲上心头。当她再看探测仪的时候,屏幕上什么也没有,一切又恢复到以前。就像经历了几分钟的幻觉,自从那股味道扩散后,周围的事物仿佛都静止了。中间的铁门打开了,可里面仍然黑暗一片,灯也没亮。

  奥托吸入了大量醇厚的味道,大脑还昏昏沉的,感到异常恶心。

  ——“哇!”地吐了一地。

  叶飞的胃其实也翻江倒海了只是强忍住不爽的感觉。当人们还在为这种味道揣测的时候,走廊深处再次传来两声沉闷的动静。

  “哐!哐!”

  “像是开门的声音。”

  听到奥托的声音,叶飞向后看了看他。那菜样让自己不敢恭维,蹲在地上捂着鼻子像是吃到了辣椒一样张着嘴巴喘粗气。居然还听出了声音是什么?女兵很少笑,但这次还是勉强地笑了。但这短暂的笑很快就淹没在茫茫的黑暗中。

  “奥托,站起来。”

  奥托好像意识到自己的窘相,立即站起身。“我打头阵,去里面调查声音来源。”话说完,莽撞的他就往门里走连叶队都不顾了。

  “你干嘛去?你个愣种!”叶飞一把将奥托拽过来。“你知道有多少像你这种没脑子的傻瓜蛋白白在战场上死掉?里面什么情况你知道嘛,就进去?”

  这么一训斥,让奥托有些里外不是人的感觉。本来想在叶飞面前当个小英雄却被她浇了一头污水,简直更糗了。

  “狄伦,你跟我来。奥托还有你,剩下的人原地待命。不准离开半步,听我的命令,让你们进入再进入。亚斯特,你来负责看好他们。”

  亚斯特冲叶队做了个OK的手势。

  “都打开步枪的红外瞄准器。”

  奥托和狄伦在叶飞的身后,女兵从军衣口袋里拿出红外线照明弹并将它拧亮掷向深深的走廊。

  明亮的红外光将整个走廊照得如白昼,整个走廊很安静。看没什么动静,以防万一,她再次取出一颗照明弹。

  “叶队,看来走廊前面是一个丁字路口。”

  “奥托,把仪器给我。”叶飞从他手里取回仪器慢慢向前移动,两位士兵紧跟其后,手中端着步枪并透过瞄准器仔细观察周围。当三人移到丁字路口时,离门口待命的5名士兵已经很远了。她大概目视了一下有300米左右,而且在这黑暗的走廊内途经很多房间。叶飞无心关顾那些房间,只是从余光中瞥到房间通体由有机玻璃组成,就像落地窗户那样。而且肯定的是——刚才那两处声音离所站的路口有一段不近的距离。

  当第二颗红外照明弹投掷出去的时候,看到的结果还是空空的走廊。这段走廊是那些落地玻璃房间的后墙,墙壁上映出了一排A-120的字。叶飞不知道那排数字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楼道内楼层间的那种标牌?看着地面巨大光亮中透射出的两道圆弧的影子,叶飞看到了两扇敞开的大门。这两扇大门距所站地方只有10步远。

  叶飞招呼还在门口待命的5名士兵过来,说来也怪。当5名士兵刚离开十米远,大门就自动关上了。

  马托和克伦大叫:“不好!”以最快速度跑回去。可还是迟了一步,大门无论如何也打不开了。

  叶飞目睹了一切……

  “叶队,大门打不开了?我们回不去了!”远处传来马托焦急的声音。

  他的声音刚落奥托接茬说:“看来这里有人暗中操作?”

  “找到这个人一定不能轻饶,是哪个畜生在暗中操作?”叶飞突然想起了巴迪。“不会是他吧?这个痞子如果暗中给我玩恶作剧,我就把他阉了!”想到平日里巴迪最爱玩的鬼把戏,叶飞心中就异常气愤。

  “你们全都过来!”叶飞将所有队员全部集中到她身边。她带着奥托、狄伦、亚斯特走到两扇圆形门前,仪器没有显示异常。红外线照明弹也没有识破出任何危险物,其他四名士兵也跟过来了。

  “报告,叶队。没发现周围有任何危险。”

  圆形通道的尽头是个电梯间,距离出口有十米远。

  “我们进去看看。大家跟在我后面排成两队。”叶飞边走边调节耳机,试图与队长和巴迪取得联系。可对方的频道“沙!沙!”作响,还是联系不上,心急如焚啊!

  当队伍距离电梯间3米远的时候,门竟然自己打开了。突然间开门让叶飞和奥托等人心中没有准备。有两位士兵手一紧张扣动了扳机,一串毫无目标的子弹倾泻在电梯间的墙壁上。一时间将电梯铁皮打豁了十多处,多亏里面没人否则一定遭殃。

  “混蛋!谁叫你们开枪的?”叶飞向开枪的士兵斥责着。当火药味儿消散后,电梯间的内部才展现在大家眼前。

  很宽敞的空间,能够搭乘20多人。电梯钢板上放着一个铁皮箱子,看样子这电梯像是运货的。

  叶飞等人全部进入电梯并将门关上。新的问题又来了,那就是如何在电梯间右侧的那排夜光按钮中选择,一共五个数字代表科考站有五层,他们所在的是第一层。

  “叶队,我们选择哪一层?一共五层呢。”

  面对士兵提出的问题,叶飞也开始犯难。她并不了解科考站的结构难以决定啊。

  “既然我们不知道这里的结构,我也没好办法只能逐层搜索了。谁还有更好的办法?”

  很久都没人回答……

  “那就这么定了。”当叶飞准备按2层的按钮时,电梯间的灯闪了两下突然亮了。周围的白光让久经暗处的人们眼睛一阵酸痛,叶飞和其他几位士兵不得不用手遮挡一下来尽快适应光明对双眼的刺激。

  “难道刚才是停电?”在士兵们议论纷纷的同时,叶飞更加意识到周围的险情太隐蔽了。这里的情况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但有人暗中控制是最肯定的猜测。她越来越觉得这不该是猜测而是铁定的事实,难道是科考站的人在捣鬼?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说这么做有什么意义?那如果不是他们?那又会是谁?

  “沙!沙!——”耳机内一连串刺耳的噪音让叶飞无法承受,她迅速摘掉了耳机。

  “喂!喂!喂!”话机内突然传出声音,声音很大叶飞和其他士兵们都听到了。她重新戴上耳机。

  “喂!叶飞吗?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我是巴迪,我是巴迪。”

  叶飞听到队友的声音立即抓住了耳机。那些士兵们的脸上也绽放了轻松的表情。

  “我是叶飞,我是叶飞。”

  “终于联系到你了。”

  “你在哪呢?”

  “你先别管这个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

  “我可以告诉你中心控制室的位置。”

  “怎么走?”

  “你在电梯间吧。”

  “你怎么知道?”

  “看看上面的监视器。”

  叶飞向电梯间顶端的监视器看了一眼,摄像头在来回移动。

  “你个混蛋,原来都是你在监视我们。如果你再这样恶作剧就给你点颜色看看。”叶飞一下子就火了。“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做?”

  “我怎样做了?”

  “别装无辜,你不如实交代,等我找到你以后绝不饶你。”

  “我刚打开电梯的监控系统。真的,我哪知道你们遇到了什么?”

  “还有,断电的事情也是你搞的鬼吧?”

  !酷\匠《K网~唯z。一正{~版=%,N其8他%P都1J是盗.版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断电?我跟你走的不是一条路啊。”

  叶飞心中郁闷了,心想——“怪了,真他妈闹鬼了。不是你难道是鬼?”

  “好了,我们没时间争论这问题了。快告诉我中心控制室怎么走?”

  “你下到五层,然后我再细致告诉你。”

  “希望你这次不再是恶作剧。”叶飞的声音透着股严厉直刺入巴迪的耳中。

  对话暂时结束,叶飞按动了5层的按钮,电梯平缓向下降去。原来这科考站主体是建筑在地下的。

  电梯停在了底层,可大门却不开。

  叶飞摁了好几下开关,可大门还是纹丝未动。大门外界却传来了走步声,叶飞仔细聆听着外界的动静。军靴声,一步一步很扎实的脚步声,很像是军队在走正步。“啪!——啪!——啪!——”中间有少许的停顿。

  “这个混蛋。把门打开,巴迪,听到了吗?”叶飞向他喊话。

  “你在电梯里?你让我给你开门?美女,没事吧你?”

  “我知道你就在外面。”

  “女人就是爱无理取闹。”

  “大门打不开了,我听到你的脚步声了。你就在外面。”

  士兵们都相信叶队的话,因为他们已经明确地听到那脚步声走到了电梯跟前。脚步声停住了随即又传来沉重且病态地喘息声,像临死前的喘息。

  电梯大门颤抖了一下,然后慢慢向两侧展开。叶飞和7位士兵的枪口同时指向外界。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出现了。

  外界什么也没有!但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儿。这股味道迅速从电梯两侧向里面挤,奥托再次忍住恶心的感觉。

  看来巴迪没有说谎,那刚才听到的声音绝对真实存在啊。即使是幻觉也不该集体出现吧?

  “叶队,这是怎么回事?那股熟悉的味道?”

  叶飞没有回答士兵们提出的问题,她也不可能回答这样的问题。

  怎么也不敢想像,地下五层会是中控室所在地。深深的大厅,静得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两排大理石柱子耸立在士兵们眼前,石柱的底端有一组环形沙发供人休息,柱顶周围镂空排列双管能源灯,大灯辐照着洁白如雪的地砖。整个大厅宽约100米,将近1000米长,像这样的石柱有四排,每排10根,高50米。简直是奇观,哪里像科考站,活脱一台大型的会展现场。

  看着如此庞大的空间,几乎望不见尽头的洁白大厅。士兵们叹为观止。纷纷议论科考站的科学人员到底有多少人?他们都干了什么?难以想象,这么恶劣的极地会有如此壮观的情景和结构精良如地宫般的机构。这些都将成为一个永久的神秘载入士兵们的脑海,科考站的神秘面纱有增无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