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分头搜查下整个区域,看看有没有通往中心控制室的道路,最好能找到地图路标什么的。”叶飞扫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里很大,估计所站的地方只是一个分区,她把这里看做是休息室。

  “奥托,你跟着我。”

  这里真的如叶飞所想,的确很大也很深。一扇门挨着一扇门,一个房间挨着一个房间,可每个房间的门和里面的装修很近似。越往里面走就越暗,壁灯时明时暗。

  “叶飞,情况如何?”

  看S正版*|章节j《上K7酷√匠r,网

  “队长,情况很怪异,在休息室发现了很多杂乱的场面。”

  “杂乱?”

  “人都蒸发了一样,留下一些活动的证据。目前,没有任何中心控制室的信息,我已经叫队伍分头行事。感应器也没有探测出任何生物的信息,巴迪那边怎么样?”

  “还是联系不上。”

  “我低估了这里的形式。自从你们下飞机以来,信号断断续续的老出问题。”

  “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形势很严峻,巴迪不仅仅是联系不上。他们没有任何活动迹象,好像停在原地了。”

  叶飞听到话机内传来轻微的叹息声,队长深沉地声音随即传来:“必须找到中心控制室,必须在晚上八点钟找到控制室。外界的风越来越大了,我们在外停滞时间太久的话不是个好主意。”

  “我尽最大的努力。”

  叶飞带着奥托继续向前搜索。

  整个区域都搜查一遍了。士兵们与叶飞会合,但都一筹莫展的样子。结果是一无所获了。

  “你们有什么发现?”

  “没什么进展。”

  “有不少电脑,但没有任何关于中心控制室的资料。我查阅过。”

  叶飞听得火急火燎。她看了看手表,指针显示的时间正常了,已经晚上7点多了。眼前出现了三扇大圆门,不知该进哪扇门?正当她决定从中间那扇门进入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黑。

  突然间的黑暗让他们更加不知所措,所有的灯光全灭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迅速压向了每个人的心头。

  “怎么回事?停电了?”

  “该死的!”

  “好了!别吵啦!”叶飞的声音在周围回响。

  大家把枪口下的灯拧亮。

  “注意警戒,靠在一起不要分散。”叶飞的话刚刚讲完,就听到周围传来一种微弱的声音。这声音起初不是很强烈,但声音很散,从四面八方向中间挤来。

  “叶队,这是什么声音?”奥托有些紧张地向四周胡乱照射,大家也效仿他向四周照射寻找声音的来源。

  “嘘!不要说话!”叶飞抬起手中的“黑色战马”用红外线瞄准镜仔细照射着任何能发出声源的地方。她拍了拍奥托的肩膀,将能量探测仪交给奥托并小声讲:“带上它跟我来。你们原地待命,千万不要离开,这是命令。”

  “好的。”

  叶飞双手持枪眼睛死死的盯着红外线瞄准镜,奥托跟在她后面,能量探测仪向前平平的伸着。

  叶飞从红外线中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透明东西,趴在墙壁上。一个圆形的像飞盘的东西。当她的眼睛离开瞄准镜的时候那圆盘就不见了。而声源并不是从那里传过来的,或者说它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喇叭。那个东西在墙壁上转动,很慢,很迟钝。当她越靠近的时候声音就越小,叶飞听出来了。那声音很像语言,但不是英语,说不定是德语或者是法语,也不像。一种怪异的语言。但她确定是一种语言,而且是对话。就像人类自己在交谈一样,这些怪异的语言一时间也飘进了士兵的耳中。

  “这是什么鸟语?”

  叶飞没有回答奥托的问题只是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弄得这个小男兵心中一阵紧张和莫名其妙。看着奥托近乎痴呆的眼神,女兵瞪了他一眼,将他拿着能量探测仪的手向那个圆盘状的东西挪去。探测仪没有抓到任何生物活动的痕迹,而那个圆盘躲过了仪器的侦测肆意在墙壁上游走。怪异的语言从那里传出来,就像是录音机。

  “什么都没有。”奥托把灯光投到那扇墙壁上。“叶队,你在找什么?”

  大家顺着叶飞“黑色战马”的指向投去了灯光,一束束强光把墙壁照得雪白一片仍然没找到哪怕是一个污渍的东西,而那个圆盘就在那面墙上周旋。

  “那面墙壁有东西,只有红外线瞄准器才能看到。你们听到的声音也是从那边传出来的。”

  可这些大兵瞪红了眼睛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叶飞的举动把他们给吓着了,她自己心中也充满了恐惧。

  “嗒嗒嗒——嗒嗒嗒——”一连串子弹从“黑色战马”的枪口喷出。她扣动了扳机,枪口的火焰照亮了周围,声音打破了寂静,士兵不知她有所行为被枪声惊了一下。看到叶队向墙壁开枪,奥托等人也开枪了。

  叶飞大喊着:“停火——停火——!”

  只听到金属掉在地上的声音,声音很明确,就来自墙角。大家把灯光投过去,在聚拢的白色光源下,被击中的圆盘状东西慢慢露出它神秘面纱背后的真相。电光从圆弧的周围扩散开,犹如挣扎般强烈的电光消失后。大家为自己看到的事物感到震惊。

  “喂!出什么事情了,叶飞?”萨尔夫从耳机中听到了强烈的枪声。

  “击落了一个东西,没有人员伤亡。”

  “什么东西?”

  “现在还不知道。这里大停电周围一点光都没有,队伍无法快速开进。”

  “快速脱离险境,找到路继续向前。不要让队伍聚拢在一起,不要停在原地不动。”

  “是的,长官。”

  萨尔夫提醒的对。假如这是敌人设立的一个圈套,叶飞等人聚拢在一起。一颗手雷就可以使8人短时间内丧失战斗力,全歼也说不定,萨尔夫担心的是叶飞没有注意到黑暗中窥视他们的眼睛。如果萨尔夫的假设成立,事情就太简单了。

  “敌人”?“暗中窥视他们的眼睛”?都有可能吧,也不一定有什么人?如果有的话,早在大门爆破后就出现了。叶飞不相信这里能有什么人出现?除了他们8个和巴迪带领的那些人。

  他们低下头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圆球体,中间有一排圆孔。叶飞没有去动那玩意,她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很像一个眼球或者说一个监视器?监视器?眼球?哪个更形象一些?为什么只能用红外线找到这东西?在墙上游动的原本是个圆盘,而现在却成了一个球体。难道它就像鱼缸中的清道夫专门吸附在有介质的物体表面?那我们所作所为难道都被监控了?从哪里跑出来的这个玩意?难道是这里的科研人员折腾出来的?是它们研究的产品吗?周围仍旧黑暗,不知走廊内什么样子?大停电与这个小玩意也有关系吗?

  “队长,我敢确定这不是敌人能做到的,而且这里也不存在敌人的说法。”

  “那会是什么?目前没有找到一个人?”

  “没有,一个也没有。连尸体都没有,血液更没有。一切都太不寻常了,我击落的东西很像一个监视器,长的十分怪异,像人类的眼球。”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一连串清晰的仪器响声传入萨尔夫的耳朵里。

  叶飞那边神情紧张的言语传了过来。“有情况!”

  “发现了什么,叶飞?”队长的话传到叶飞那边非常微弱。

  “听不清楚,请大声一些!”女兵的话也渐渐削弱。渺茫的信号让机舱内其他队员也揪起了心,纷纷簇拥到队长身边而奥伦斯还在一心一意地呼叫巴迪,真是个执着的大兵。

  ——声音终止了。

  萨尔夫气愤地丢掉了话机。他绝不相信是设备问题导致的一系列通讯障碍,反而开始察觉到科考站出了问题,一定是科考站内部以及外部出现了类似磁场或者电子干扰波的侵扰,使得它周围形成了一个干扰团。就像乌云,笼罩过的地方就会下雨,而干扰团笼罩的地方就会出现一系列诡异的事情,这些诡异都出现在信号传输上。

  叶飞终于从能源探测仪的屏幕上找到了一个活动的亮点,而且还不止一个亮点,一个后面又跟着一个,一个接一个没有组织的向他们所站的方向走来。

  “难道是巴迪队长?”奥托疑惑地看着叶飞。

  “距我们多远?”

  “80米,79米,78米——77——76,速度不是很快。”

  “在哪个方向?”

  “集中在中间那扇大门。”

  “终于看到活动的迹象了,大家准备战斗。狄伦,亚斯特控制大门左侧,马托,克伦负责右侧,奥托,摩尔,施恩跟我正面阻敌,敌人数量还在增加。看来萨尔夫说对了。”

  听到作战命令,士兵们都精神起来。一个个拭目以待隐蔽在暗处做好了给敌人迎头一击的准备。光束全部照到中间的那扇门上。

  能源探测仪的屏幕上出现了很多明亮的圆点,它们竟然慢慢会聚成红色的一片。这点让叶飞感觉更奇怪,难道有大量的水一样的东西扑过来了?它的速度越来越快,距离还越来越近。

  大家紧紧攥住手中的枪纷纷指向可能冒出来犯之敌的地方,大门“哐!”的一声打开了。

  灯光照射到里面,空空的走廊什么也没有。但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让人作呕的味道。但没感觉到湿漉漉的,最起码是肌肤没有感觉到,只是一股强烈的气体,然后就迅速的蒸发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