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找到了停机坪又能怎样?”巴迪心中乱想。“不能与队长取得联系不也白搭?”

  他不想将心中这些焦虑诉说给一个不是人类的“狄娅”身上,他宁肯跟叶飞说。

  “这里已经没人了,我怎么去了解。你有问题啊!你在这儿却不知道人去了哪?‘电子人’的谎言编的太次了吧?”

  “我真的不知道他们的去向。我已经好久没被唤醒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的人消失了很长时间?”

  “我的上次记录是在去年10月。”

  听到狄娅的话,官兵们无不震惊。去年,去年这里的人就没有了?那军部怎么最近才得到消息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军队在隐瞒什么?还是狄娅在说谎?

  “你在开玩笑?去年,我五年前还不知道这地方呢?”一位士兵冷嘲热讽起来。

  “如果你不信,你可以调查。记录全在电脑里。”狄娅自动调出去年的谈话记录。“不信的话可以看看。”

  巴迪和另外几个人凑到电脑前仔细的看。日期的确是去年的。

  “当天的谈话记录怎么不在了。”

  “谈话记录会在月底自动删除,除非人员特意保留的。”

  “那你还记得谈话记录吗?”

  “抱歉,我的作用好比内存,关机后就不存在了。硬盘存储谈话记录但早被删除了。”

  “哼!是不是里面有不得见人的勾当?”一位士兵说:“你们这里的科学家到底在做什么?在这么冷的地方,连温饱都难。”

  “这里的环境很好,你们只是觉得不好。他们研究的课题是科学考察,具体做了什么,我不太清楚。”

  “那你能告诉我,科考站有室内停机坪吗?这是最后一个问题。”巴迪问。

  “你还没有说你们此来的目的?我不允许不打报告就闯入科考站的任何人员。”

  “帮助科考站的人,我们此来是善意的。狄娅,请你相信我。”

  “看在你还不那么粗鲁的份上,我相信你。”

  “那你真的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或者你认为发生了什么?科考站的人呢?”

  “不要让我重复回答你们的问题。”

  “你们要做登记,然后我才允许进入科考站。”

  “怎么做?”

  “很简单,在电脑上登记。在电脑第五个分区上有登记表,你们每个人都要登记。”

  “好的。”巴迪带领7名士兵排着队将电子登记表填了,狄娅很聪明她一直低头看着他们签字。虽然这些程序让巴迪自己也很烦,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是该死的科考站威严的一个程序,就像电脑程序本身一样,不能更改。更改了就会出错,谁知道这个狄娅是不是个笑面虎?就像狗脸一样说翻就翻了呢?如果进程不如意,因为这个惹了狄娅。让她放出什么警戒程序,把士兵们都收拾在无处可避的走廊里,那就太不划算了。如果这这样,队长萨尔夫知道了,还不把巴迪撕了。

  登记花了将近15分钟,总共在这里与狄娅周旋了将近40分钟。

  “很好,受累了先生们。”狄娅说完话将身后的本来是墙壁的地方向里面展开了。原来狄娅后面的墙壁是一道暗门,里面灯光通明,一水的湖蓝色。通体透明,让人感觉很爽。

  “请通过安检通道,把所有的金属物品全部放到传送带上。走到对面即可获取。”狄娅刚说完,地面本来标明是维修井的井盖突然打开。原来里面是一个传送带,它的工作原理很像火车站的安检通道。巴迪和7名士兵纷纷脱掉,摘掉身上金属物件并将它们一举放入传送带,巴迪动作很快将一切事情办完后,走到迪娅身边。

  “我的大小姐,这回该告诉我停机坪怎么走了吧?”

  狄娅是这么回答的。这个回答几乎让在场的人发疯,包括巴迪自己。他当时有抽人的冲动。

  更E;新;最H快J。上酷匠网F|

  “对不起,这里根本就没有室内停机坪。外面的停机坪完全坏掉了。”

  面前的黄铜大门把叶飞等人阻在了外面。没有任何启动装置,可别的地方也没有路可走。士兵们寻找了半天,能走的路几乎都被锁住了。

  “叶队。”一位士兵耐不住寂寞了。

  “我说你们这些士兵,在外面不见你们说话。进来了说个没完。”

  “这扇门怎么打开?”

  “我觉得该从里面打开。”

  “有人把门从里面锁住了?”一位士兵说着就上前狠狠一枪托砸上去。

  “咚——!”一声沉闷地声音,枪托的回震把士兵手臂都弄麻了。“里面一定有人捉弄我们。快给爷开门!”

  “让开!”叶飞怒吼道,她一把将士兵推开。“如果发泄情绪能开门的话,我们早就进去了。你个蠢货!”女兵将耳朵趴在门上仔细听里面的动静。“好像有机器运作的声音,有人说话?”

  “有人?那我们叫门。”

  叶飞转头看着身后出主意的士兵,她试了试旁边的可视电话,没有反应。根本就没有开启,再听听门里的确有交谈声,声音含糊听不清晰。

  “我们可不能让外面那些愚蠢的老家伙们冻死在飞机里。”

  叶飞慢慢走到那位士兵面前,一把揪过那小子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士兵?”

  “我在基地是下士。”

  “那么好,我换个称呼。下士同志,你叫什么名字?”

  “奥托,奥托布兰德。”

  “美国人?”

  “是的。”

  “今年多大了?”

  “19岁。”看着叶飞有些愤怒的眼神,小兵有些结巴的跟了一句。“19——岁,叶队。”

  “19岁?等你什么时候会撒谎再来参军吧?下士?还19岁?你服役多长时间?”

  “一年零三个月,差两个月19岁。我是自愿加入这次任务的。”

  叶飞撒开了下士奥托。“你最好多行动,时刻保持警戒。不要拿你的无知当个性。奥托,把炸药给我。”

  奥托把包内的炸药交给叶飞。“叶队,这样做恐怕会伤到里面的人?”

  “里面要有人早就发现我们了。”叶飞叹了一口气,把炸药的引线接好,揭开后面的背胶,在门上选择了一个可嵌入的凹槽将炸药安置在上面。正当要打开定时器的时候队长的话从耳机内传出来。

  “叶飞,雷达显示你们停住了。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一扇大门从里面锁住了,我尝试着爆破将门炸开。”

  “周围检查过吗?有没有危险品?”

  “没有,我检查过。”

  “那好吧,尽快行动。找到中心控制室,如果你早一步的话巴迪那边也不用瞎转悠了。”

  中心控制室如果找到了,那整个科考站的建筑蓝图一定能尽收眼底,如果真是那样,顺利找到停机坪不成问题。

  “巴迪情况如何?”

  “你还没有跟他取得联系?”队长问。

  “没有,一直联系不上。他情况如何?”

  “很糟糕,就在刚才奥伦斯那边也与他失去联系了。他带领的7名士兵也停住了,可联系不上他们。”

  “看来他们成孤军了。”

  “叶飞,希望寄托在你了。”

  “我很有自信,队长。你不用担心这个,我会努力和巴迪取得联系的。队长——”

  “什么?”

  “这里真的很大,一旦迷失方向可就难办了。”她边说边向士兵示意离开大门,自己将定时器打开,设定30秒。

  众人纷纷向后退了六米,潜伏在走廊角落和拐弯处。

  “嘀——嘀——嘀——”随着声音一点点急促一点点消逝,离爆破的时间也不远了。

  ……

  “轰隆!——”一声巨响,连带着金属撕裂的刺耳鸣叫。黄铜大门被炸药撕开了一道大口子,金属外面散发着火药余存的热量。从破口的周围散发出炙热的白烟儿,烟雾中带着浓烈的灼烧金箔的味道向众官兵的脸扑来。

  烟雾很烈叶飞根本不能从外看清里面的情况。

  “怎么样?”

  “爆破很成功。”

  “好的,记得随时和我联系。”

  “明白,队长。”

  叶飞看了看神情紧张的奥托。“奥托,狄伦,亚斯特,你们跟我一起进去。剩下的人留守。”

  三位士兵跟在叶队的后面走进了被炸坏的黄铜门里。

  ……

  周围全是办公桌,还有各种仪器,试管等研究品整齐的码放在桌子上,桌上并没有太多的灰尘。地上也完好无损,椅子整齐并有秩的插在办公桌里,休闲躺椅上放着一包万宝路香烟,香烟开着口,从里面滚落出好几根烟,它们就静静的躺在椅子上。银色的打火机掉散落在香烟周围。躺椅前放着一个茶几,木头茶几上斜着放着国际象棋的棋盘,棋盘上到处散落着棋子。奇怪的是——烟灰缸上竟然夹着根未抽完的烟,正对茶几是一台嵌入墙壁的闭路电视,电视开着但没有节目,雪花静静的在银屏上跳动发出“沙!沙!”的响声。嵌入电视机两侧有一排桌子,桌子的两端各有两个水龙头,龙头松动,水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滚落。桌子顶端打造了一排吊柜,吊柜的门有打开的痕迹,而里面却空空如也。好像被翻空了一样,柜子里没东西而地上却散落着各式各样的物品,这些物品很杂,有食物有瓶装水,衣物,刀叉,盘子,碗。周围哪有半个人影可刚才门内说话的声音从何而来?叶飞相当不理解,这里看上去并没有那么糟糕。这房间内发生的一切就好像个聚会,一场很热烈的聚会。叶飞蹲在地上观察地上散落的物品,盘子上竟然还有食物的残渣,看上去还很新鲜保留了原料的味道和色泽。

  “叶队,烟屁还在冒烟呢!”

  奥托的话几乎令叶飞吃惊的跳起来。他走过去拿起烟屁看,果然还在冒烟。

  “把外面的人全部叫进来。狄伦,亚斯特你们搜查一下里面,提高警惕!”

  所有的士兵进来后也觉察出屋内的诡异气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