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情况更艰难,叶飞可以感受到口罩被暴雪打到的感觉,每打到口罩上时,都给里面一个回力,那股力量撞击着她的嘴唇,感觉真的不爽。还有就是强烈的风让她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尽量保持冷静听候队长指引而前进。尽量不与巴迪谈话,她看到巴迪的状态也不比自己好多少,他在透着口罩轻轻地咳嗽。

  ……

  “风太大了,队长。我们离科考站多远?”

  “还有100米左右。”

  叶飞停下了脚步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他看到了隐隐约约屋宇的影子,并测了一下屋宇与他们之间的距离,是126米。

  “继续前进。我们还有126米到达科考站。”

  “很好,叶飞一路上看到什么没有?”

  “您是说有点生命特征的东西?”

  “差不多吧。”萨尔夫只是想确定她刚才说的话是否属实,另一个原因是满足自己,看看自己遇到的怪事情是不是他们也遇到了。

  叶飞明白,她很聪明,她知道萨尔夫指什么。“附近除了该死的环境什么也没有。”

  “我会一直看着你们到达科考站。如果一路上碰到什么都不要冲动。巴迪,尤其是你。”

  “我不会贸然开枪。”他一边迈着步子一边费力的讲话。

  真的很奇怪,事情突然相反过来。队伍离科考站越近雪的厚度越薄,风速和风的强度越弱,而且叶飞明显感到脚下的路变得湿滑,整个路段在向下,就像在走一段下坡路。而且看到不少的冰,先开始只是脚下感觉到冰。很滑,人走在上面直打转。

  “脚底下像踩了油一般。”刚说完话,巴迪脚下一滑出溜儿下去了。

  “巴迪!”队伍停住了,叶飞回头看。见不到队员的身影。

  “我在这儿呢。”巴迪的声音来自一个深深的坑中。

  “叶飞,出什么情况了?快点回答。”队长的声音在耳机里很远的感觉,听起来含含糊糊,嘴里像含了口热茄子。

  “巴迪摔倒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她和14名士兵同时看到巴迪摔在了一个直径达数十米的冰坑中,这个冰坑很像一个深深的弹坑,绝对的深,深有5米。

  他拍着屁股,愤然的骂道:“混蛋,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大坑。”他环视着四周。“叫我怎么出去呢?”

  “叶飞,叶飞,”耳机内传来队长声音。

  “我在。”

  “发生什么事情了?”

  冰坑底下的巴迪试图和队长联系,发现耳机完全坏掉了。就在刚才掉下来时候,被摔坏了,失去了联系。他冲叶飞大喊:“我的耳机完全坏掉了。”

  ——“黑鹰”从电台频率的状况判断出巴迪的情况,他沮丧地说:“巴迪的耳机坏了。”

  “队长,收到吗?”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再重复一次——”

  “嘀——!”

  再次失去联系了,萨尔夫猛然间甩掉耳机躲过了那声刺耳的鸣叫。

  “怎么了?”

  旁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又失去联系了。见鬼!”

  耳机内再次传来莫名其妙的哭声,她索性关掉了耳机,在这冰天雪地里听这个犹如洗冷水浴十分丧气。

  巴迪试图凭自己的力量向上爬,可是冰坑太滑上不去。

  “大家把绳子拿来,我们得拉他上来。”叶飞对身后的14名士兵说。

  “叶飞,把绳子扔下来。”

  她扔下了绳子与士兵们合力将他拉上来。叶飞打开耳机,里面的声音还是清晰入耳。她轻轻拍了拍耳机对着话筒说:“萨尔夫,萨尔夫。”

  良久后传来队长的声音。“巴迪出什么事情了?刚才信号怎么断了?”

  “不知道啊,巴迪摔到一个冰坑中。”

  “他还好吗?”

  “没事了。”叶飞看了一眼巴迪。

  “你们都没受伤吧?”

  “没有,但巴迪的耳机摔坏了。”

  “好了,你们离目标已经很近了。还有50米左右。”

  在叶飞和队长说话的时候,巴迪从衣兜内拿出一个备用耳机并装备上。当他转身向后的时候看到了一些奇观。

  “叶飞!你来看看这些!”巴迪和14名士兵都惊呆了,他们不知道自己看到的该怎样来形容。

  叶飞捂住耳机小声说了一句:“什么?”

  此刻,她也愣住了。她看到眼前还有很多冰坑,几乎上百个。而冰坑周围方圆几百里能见度颇高,没有劲暴的狂风没有雪,周围相当安静。只有这些冰坑,每个冰坑内冒着白色冷雾,弥漫在四周。就像一场激烈的炮战留下的弹坑那样,场景非常壮观。

  “萨尔夫,你该看看这些场景。”

  “怎么了?”

  “可以说科考站附近全是弹坑。五米深的坑直径将近十米。”

  这么一说让机舱内的人非常震惊。“你估计是怎样形成的?”

  “队长,这里情况很怪,大风和雪削弱了很多,能见度也良好。”

  “怪事情,妈的。没有这个可能!”。

  “能判断出原因吗?”

  叶飞蹲下仔细观察那些冰坑。

  “队长,我看像自然形成的。”

  “你是说这些冰坑自己长出来的?”

  “或许发生了战争。”巴迪插话道。

  “那你认为呢,巴迪?”

  “队长——”巴迪沉思了一会儿,蹲在摔倒的那个冰坑边上用手抚摸着冰层。“表面光滑,几乎经过打磨一样。很滑,刚才我就是这样摔下去的。叶飞说的对,如果是导弹、炮弹导致的,表面不该这样平静。冰坑周围没有任何损毁痕迹,也没有迸溅的碎冰。”

  “队长,巴迪说的很对。这可是些深五米直径将近十米的大坑,能够造成如此大威力的东西绝非手雷这种步兵轻装武器啊。”

  耳机那头没有传过队长的话,显然他也陷入了沉思。

  “妈的,如果不是战斗引起的那还能是什么呢?”萨尔夫望望身后的士兵们,他们也是一脸的疑问,眼神中流露出一股子神秘。

  “叶飞,巴迪,虽然现在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一定不能掉以轻心。”

  “我知道,队长。”

  “看看弹坑是否很密集。检查一下周围,看看有没有能停飞机的地方,地方最好大一些。”

  二人继续带队伍前进,由于能见度提高,叶飞为了搜索更快些索性跟巴迪分开。她负责科考站西侧,巴迪负责东侧。

  当科考站庞大的钢架体结构粗壮结实的屋宇出现在叶飞眼前的时候,她突然感受到一种沧桑。一种仿佛见到个久违人的感觉,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她感觉自己在冰天雪地里走了很长很长时间,心中感觉很累。在飞机上的那段时间又非常期盼,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这也许只有萨尔夫放下手中的工作和心中的警惕之后才能得到答案。他才有可能说:“呜!天呢!你已经在雪地里走了3个小时。可我们的路程也就几百米的样子。”叶飞突然笑喷了,但没有让那些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七名听话的士兵们看到。她笑从何来?也许自从下飞机看到的就是一片白,感受着大风和大雪无限的折磨着眼睛和心灵。深到膝盖的雪层,脚下的冰层如擦了油一样的打出溜儿,还有顶着你的大风。就是这些,没有看到别的。也许这次是最糟糕的徒步行军,这同时也是见到点色彩之后心中如过年般愉悦的感受。其实科考站的颜色不过是铁的冰冷,和黄铜的锈色,灰色调甚至在上面找不到一点点暖色。要比起一个色调的疯狂蹂躏,这些简直太值得欣赏一番了。叶飞的心中也开始顿悟到——这些科学家还是人吗?他们到这样的极地来到底为了什么?又是什么支持着他们死心塌地的来这里工作?他们如何生活?像野人一样生吃活剥吗?没有外来供给他们是如何应对困难的?人类的好奇和问题是与生俱来的。一生中人总会围绕着很多问题来过活,可这些问题大多数都不能得到很好的解答。而我们就更憧憬问题的答案,对它更加感兴趣更加热情,从而走上一种循环的状态。他们来这儿之前就已经被军方和国家灌输了很多好奇和问题,他们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这些问题连派他们来的那些人都不知道,一切只说成是“失去联系”。就为了这四个字,21名官兵来到了世界上最冷最偏僻的角落。

  叶飞抬起头,透过镜子看到天空仍然刮着雪花,就像上帝将一桶桶的棉花往下倒的感觉。地上积着厚厚的雪层,雪层仍然可以轻松没过小腿,一路上走过的痕迹比比皆是,到处是原来松散的被践踏后的雪层,无规则的烙印着逝去的凹凸起伏。雪层上没有明晰的脚印只有一个个深深跋涉的雪痕。而眼前的建筑仿佛没有经受多大风雪的摧残,上面找不到一点伤痕。一切都完好无损的样子。就连大门前以及仓库门前都没有留下任何雪印。主楼顶上的国旗迎风招展,犹如美洲雄狮傲视迎人,国旗上没有沾到任何雪渍。但问题是科考站西侧周围也遍布着冰坑,只是面积和深度有所减少。叶飞目测了一下,每个弹坑的距离很有规律,几乎是十米一个十米一个,但分布没有规则,前后左右,但由外围也就是巴迪掉下去的那个冰坑算起,每向科考站前进一点,冰坑的数量和分布都会变大。到了科考站附近,冰坑几乎是每三米就有一个,看来西侧这边停靠飞机是不太可能了。

  巴迪负责的东边情况也不乐观,冰坑到处都是,没有大片的空间。他换了一个频道与叶飞对话。

  “叶飞吗?”

  “怎么?”

  “我这边情况也不乐观,没有降落飞机的地方。你那边呢?”

  “一样,到处是冰坑,直升机很难降落。”

  #E最新qd章3s节D&上#x酷S;匠_√网“

  “这么大的科考站一定有像样的室外停机坪。如果当初能预见这里能见度高,就直接飞到上面来观测一下,省得我们跑这么远的道儿。你说呢?”

  “巴迪,你什么时候开始发牢骚了?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叶飞突然笑了,这笑声让巴迪心中显得很惬意,这女人很少笑。“我推测,他们只是探测到科考站在这附近而已。具体位置或许连卫星地图都没有显示。你信我吗?”

  “我信你,但为什么这么说?”

  “走着瞧吧,巴迪。”

  叶飞卖了个关子,无论他怎么问也不回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